楚河漢界終自有分曉 - Plataforma Media

楚河漢界終自有分曉

我早在七月時便預言,全球的人民和政府最終要選擇立場究竟站在哪一邊,不消良久,兩個月後會自有分解。

9月1日,面對台海緊張局勢,美國與台灣私下簽訂一項的雙邊合作協議; 9月20日,美國警告梵蒂岡切勿與中國續簽協議;9月25日,駐葡美國大使館警告表示,葡萄牙必須在北約盟友和中國之間作出抉擇;10月6日,提倡冷戰2.0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問日本,並與印度和澳洲外長展開「四方安全對話」。

這些國家圍在一起是討論全球暖化問題嗎?我總覺得這場世界大戰將在五年內降臨,這留待下次有機會我將再深入討論這方面的主題。這次,我想談論的是,除了我們將要面臨這種人人可見的必然性選擇外,我更想知道的是我們將是如何選擇,因為這一切將很快便會發生,最後沒有人會沒有時間或興趣,記得我們是如何選擇的過程,即使不願意選擇,局勢的緊迫也終迫使我們作出了抉擇。即便說再多也不會阻止發生這件事情,但至少我希望在這個過程中讓自己盡量保持清醒。5G技術時代即將降臨,特朗普押注了所有籌碼希望爭取美國大選連任,光是這些,便足以令我們每個人看得咬牙切齒。

不用多久,很快就可以看到像我在上週評論所說的,美國將承受荒誕的惡果。在面對疫情下,特朗普不是美國這場荒誕劇中的唯一主角,但無疑是在媒體鎂光燈下曝光率中最高的角色。他先是否認就疫情撒謊,後來又忽視疫情的嚴重性。在過去的幾個月中,他信口雌黃,千方百計挽救自己的面子,到了最後不得不出手拯救美國衰落的經濟,他自己的面子和美國的經濟,是他目前最令他擔心的兩件事情。

我在評論中曾寫道,越是沒有學識的人是言之鑿鑿,而特朗普是最佳例子,在他任職期間,發表的荒誕言行堪稱典範。他總是在社交媒體上口出狂言,總是用「我早就知道、我已經可以做到、我現實了⋯⋯」作為開場白。在他確診感染後,這麼話述出現了一些細微的差別,他現在說:「讓我們一起克服這個難關」。我不知道他是否在感染新冠肺炎後倖存下來,但是我想,倘若他能康復活著,他會比以往更加自大,也就是說,他將以更大的口氣說「我早就知道……」。

這樣一來,對於反對者來說他變得荒誕,對於支持者來說他也更嘖嘖稱奇。然後顯然地,他的忠粉追隨者將會更誓死跟隨著他的方向,繼續加劇美國現今的社會分裂,並當眾打臉那些天真以為他確診了就會動搖了他在大選中的勝出的機會,就如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當初確診了也一樣勝出大選。

也許知道一些盲目瘋狂的支持者會將他推舉描繪為一位有遠見的智者,甚至聖人的模樣,誰人能料?我沒有質疑他確診消息的準確性,但這個確診消息為他帶來一個重大的扭轉節點,事實上,他的目標遠遠不只是勝出這場總統大選。倘若拜登亦不幸被感染確診,那便沒戲了,現在特朗普可以營造出一副受害者姿態,高舉著犧牲自我的旗號,吸納更多的同情和支持。但是,無論他在大選中的策略是否成功,亦不會改變世界佈局變改的進程,是特朗普勝出或拜登勝出,充其量也只能加速或推遲這個世界局勢的出現。無論誰最終坐上寶座,楚河漢界終自有分曉。

*音樂工作者和《澳門平台》形象大使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