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下的抗疫工作與多邊主義 - Plataforma Media

國慶下的抗疫工作與多邊主義

和平外交已經成為中國越來越常用的外交策略。自今年一月以來,由武漢確診首宗新冠肺炎案例到全球疫情爆發,華府針對中國挑動起貿易戰,中國一直遭受到美國特朗普政府窮追猛打。恰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1週年之際,《澳門平台》訪問兩位學者,嘗試從他們的角度分析過去12個月內所發生的變化。

歐洲研究中心主席麥健智(José Sales Marques)認為:「事實上,去年所發生的事情,是過去所有發生事情集合而成的結果。」他斷言:「近幾個月來,中國和美國之間,以及與歐盟之間,在不同議題的取態上,存在明顯的差異。」

「彼此疏遠是由於新冠肺炎疫情下引起的結果。各國對於疫情的發展,以及將要如何應對疫情,特別對於美國而言,皆不同的理解。特朗普政府非常糟糕地處理了這個問題,結果計算失利,將一切事情歸咎於中國。」麥健智稱:「在有關歐洲的議題上,正如經濟學家所說,布魯塞爾與北京之間需要處理的問題,是與歐洲能否順利公平地進入中國市場,以及中國的資金以何種方式進入歐盟,即是與中國資金在進入歐洲公司時是否存在甚麼限制等方面有關。」

然而,麥健智認為,儘管歐盟對中國在歐投資的實際金額或許有些錯誤理解,但最終這一切都是會發生的。他憶述:「在投資最高峰的時期,中國的投資額約佔6-7%,然而,從2017年起,到現在,投資額都有顯著的下降。」

另外,麥健智亦指出,中歐之間還存在價觀念上的差異,也就是關於尊重人權方面的理解,近期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中國與香港之間出現的矛盾衝突事件。他說:「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中歐兩邊在多邊主義、全球治理,以及氣候問題等議題上,仍存在合作的可能性和需要捍衞的共同利益。」

麥健智分析:「與此同時,中歐雙邊關係的外在因素開始起著一定的作用,也即是美國在新一代移動通信,5G技術等問題上,對歐洲施予的外在壓力越來越大。」他說:「盟友之間直接互通,所有國家都不會自動拒絕和接受美國強行施加的意願。以葡萄牙為例,葡萄牙正在討論有關的自身定位,並在歐盟的協調之下完成,保證選擇一個對自己國家最佳方案。 這意味著,歐洲各國對中國5G技術的反應並不盡完全相同,各有取態。一些歐洲國家希望在這場局勢下為自己國家謀取最大的利益。」

麥健智呼籲:「在過去,反華投資的立場已經在其他盟友國家(即日本)身上發生。這意味著,全球一體化只是表面上發生的,實際上各國還是需要關乎自身利益的。」他指,在特朗普擔任美國總統期間,一直推動著一股非常強大的反全球化力量。就此,他留意到,確實在過去一年裏,「這些國家之間漸行漸遠。」

另外,他亦指:「中國證明其抗疫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一方面,這是由於許多人的共同努力和工作成果,另一方面,由於中國獨有的政治制度和領導地位。」他強調,西方社會對於如此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仍有所保留。毫無疑問,中國政治制度的確仍有許多缺陷瑕疵,西方社會普遍認為,民主和議會制度是目前最好的社會管治方式,但是各國之間仍有不同的觀點上的差異。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今年所發生的事情,讓各國劃地為界,使得這些世界觀不同的地方之間的差異更為明顯。

麥健智說:「要讓大家走在同一條道路上,需要放下成見的對話,否則這些分歧將永遠存在。然而,問題在於:在實現這個理想之前,各國應如何維持和開始這個對話呢?」
麥健智隨後回顧了近期中歐之間的虛擬首腦會議,會議當中「北京強調關係必須建立在和平共處,互利合作的概念上。」

麥健智認為:「這樣的雙邊對話,必須基於非常清晰的前提下。」他總結令人擔憂的事情是:「現在世界各國人民彼此疏遠,各國人民與地球未來的發展,需要開展任何積極的對話,以拉近彼此間的距離達致平衡,這是根本的需要。」

香港學者和政治評論家盧兆興認為:「中國為保持多邊主義以及對其他國家的承諾,採取的是對外自由的方法,而在國內政治上,北京則採取了強硬專制的手段,例如對香港、西藏和新疆等地區的壓制。」他指:「中國希望維持國內政治穩定,而是對外則承諾相對自由的多邊主義。」他說:「這種風格和模式與美國恰好完全相反,美國內部是西方一直推崇民主開放主義,但是在美國外部,在特朗普政府的領導下,就變得非常保護主義。」

盧兆興認為:「中美科技貿易戰加劇了這兩種政治模式之間的鬥爭。」他補充:「然而,與中國面對新冠肺炎在境內爆發後,直接實施的有效封鎖不同,美國未能妥善應對疫情,因此,這使美國的管治模式正迅速失去民心;相反,中國的管治模式正迅速擄獲支持。中國這種外部自由多邊主義內部威權主義的發展,正成為美國模式最大敵人。」

他認為:「中國對內是一個專制政權的國家,國家主席習近平透過這種方式反貪,實行民主集中制,打壓抗議活動(例如香港反國安法事件),嚴格控制新疆、西藏等少數民族邊境地區等。」他解釋:「這是因為習近平希望集中精力實現中國夢,成就大國崛起。」

盧兆興認為:「中國的經濟復興已經開始,但對私營企業有更多控制,是希望在刺激與外部流通相互作用的內部流通。國內消費受到當地旅遊業的刺激,這種中國策略非常明顯,增長率降至5-6%左右。」

盧兆興總結:「中國在政治上將保持穩定,但隨著習近平年紀漸老,以及李克強總理將在未來卸任,之後繼承的決策者,可能將會更激進。」他認為:「接任李克強、習近平的後起之秀,在未來五年的日子裏的挑戰,是持續的和平政治。」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