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梵蒂岡10月續簽協議 有人歡喜有人愁 - Plataforma Media

中國與梵蒂岡10月續簽協議 有人歡喜有人愁

梵蒂岡與中國兩年前簽下歷史性協議,重啟北京與羅馬教廷間的對話,為近70年的外交分歧畫上句號。然而,教廷內部的爭議聲從未平息。羅馬已表明希望延續協議。教廷保證,2018 年9月22日簽訂的臨時協議加強教宗的權威性和促進天主教的全面統一,但教會內仍存有很大分歧。批評者認為,協議令教會變相從屬於中方,更將中國天主教徒置於危險的境地,加劇當局對教徒的逼害。

這份臨時協議的內容至今很大部分仍沒有對外公開,協議所定的2年期限,已在上週初屆滿。梵蒂岡亦把握時間,宣佈希望與中方續簽臨時協議。中國的立場仍未公開。教廷國務卿、樞機伯多祿· 帕羅林近日接受《晚郵報》(Corriere della Sera)時表示,該份備忘錄應於10月再簽訂,並將延續過去兩年的模式,以臨時性質的方式生效。他表示「中國教會生活的正常化」仍然是該協議的主要目的,以及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人對教宗的權威的認可。

協議允許由中國 天主教愛國會選出中國多區的主教,後再由教宗批准和任命。意大利最大通訊社安莎社前駐京負責人、現中國人民大學梵中專家郗士(Francesco Sisci) 認為,新主教的任命應會是協議的最大重點。他反駁對協議的批評,強調這是自半世紀以來,中梵雙方的首次共識。

他對《澳門平台》表示:「雖然結果不算『突出』,但協議具有多個正面點。教宗任命的7位主教獲北京承認,還有兩位由雙方協商得出的新主教。但最重要的是,這是70年來中國天主教與教宗的首次融和,裂痕亦正逐漸修補」,而且對未來而言,還要討論和協商選出近40個區的新主教,如果現在驟然停止討論 是相當不明智的,保持對話起碼能取得 一點成果。美國聖母大學由聖十字會創立,該校政治學教授Peter Moody認同,協議帶來的變革,但直言這份神秘協議有著令梵蒂岡陷入幻想的魔力。他是中國政治的專家,指出羅馬教廷對中國政府逼害天主教徒和其他宗教成員的做法視若無睹:「教會官方對協議的期望是重 新和加強調解所謂愛國教會和地下教會的分歧,儘管這似乎更加劇了兩者間的鴻溝。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不直接與協議有關,是兩邊群體以至其他宗教團體的自由,要知道現在的限制可是越來越嚴。」

Peter Moody續指,協議本來是預防性質:「從我看來,延續前份協議的一 個可能原因很大機會是由於中國信徒的處境日益艱難,而協議將能很大程度上遏止情況進一步惡化,但還尚未有證據證實這個假設。」他亦是《保守的思想在當代中國》作者,他表示:「如果到最後梵蒂岡退出協議,便很有可能為中國天主教徒遭受更大打壓提供藉口,可以說是騎虎難下。」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批評中國政府干預教廷決策及打壓中國天主教徒

出發點是好的…

其中一個對教廷寬容最大的批評是,自中梵協議簽訂後,中國天主教徒遭受的迫害明顯有增無減。但這並不是唯一的爭議點。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是批評教廷的最大聲音之一,直言教宗方濟各漠視中國當局在香港、西藏或新疆等地侵犯人權的行為。《亞洲新聞社》主任Bernardo Cervellera神父認為,協議令中國天主教徒無論是否地下教徒,皆成打壓的對象。他回覆《 澳門平台》時表示:「協議雖然無產生任何成果,但構成了與中國的聯繫,而這一聯繫是教延希望擴大的,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所指的在協議簽訂後中國宗教自由再收窄是確實的,我們(《亞洲新 聞社》)每日都有相關的報導。中國政府正利用協議來打壓國內的天主教團體,不論是愛國教會還是地下教團。」

他又提到蓬佩奧早前在美國宗教雜誌《第一要務》(First Things)上發表的文章,蓬佩奧在文中直指,羅馬教廷與中國達成的協議威脅着道德權威。蓬佩奧本週到訪意大利,但梵蒂岡以大選期間不與外國首腦會面為由拒絕接待他。美國大選將於11月3日舉行,但同時亦是華府公開批評教延對北京政策的時期。

《信仰通訊社》亞洲事務記者Paolo Affatato認為,美國政府的立場並非完全意外:「美國不喜歡協議是由於從地緣政治而言,這個協議是有利中國的。 而在當前劍拔弩張的全球情勢下,這一 步對美國來說並無優勢,但梵蒂岡並非很多人所希望的西方大勢力。」他接受 《澳門平台》訪問時表示,相信中國天主教徒和教團高層歡迎續簽協議,但明言梵蒂岡應遠離所有會影響其精神獨立性的一切。他表示:「天主教信仰是全球的,也正是『天主教』的教義所在。那不是一個特權或西方強國的跟班。教廷致力調解宗教紛爭,甚至是其他任何性質的糾紛。就看這一策略在與伊斯蘭關係中的作用,儘管許多人認為會出現文明衝突,但宗教性質的協議不應被工具化,更不應在政治和地緣政治上存有重量和考量。」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English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