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得角:垂死的舊城 - Plataforma Media

佛得角:垂死的舊城

自佛得角確診首宗新冠肺炎至今近四個月。舊城(Cidade Velha)是佛得角唯一的世界遺產,但現在卻處於垂死邊緣,沒有遊客到訪,儘管商舗逐漸恢復營業,但未來仍充滿未知之數。

Carlos Alberto Martins Nunes,人稱「小白」的他駕駛着小型客貨車「Hiace」行走舊城—普拉亞—舊城的路線已有25年,這兩個城市中心相距12公里。
但自3月起,佛得角出現首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令他的生活出現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除了遊客人數大減,車上座位亦要從15個減至9個。
他向葡新社表示:「一切都好複雜,太難了。我們已停工近3個月,當我們再次開始時,結果人們卻不敢外出旅遊,這太糟糕了。」小白慨嘆,舊城區中心以往每年接待約10萬名國內外遊客。
小白是舊城10名小型客貨車司機的其中一位,也是聖地亞哥大里貝拉縣(Ribeira Grande de Santiago)30名小巴司機中的一員,他們的生計都受到新冠肺炎影響。
「以前做小巴司機能『搵到食』,但現在只是夠應付開銷」。這位舊城區居民表示,當局並沒有提供任何支援,所以只能節衣縮食,如不交銀行及保險費用,希望以此維持生計。
「若然還是無遊客,情況會變得更複雜。」他認為雖然生意有所改善,但不會很快就得到好轉。
Penedinho餐廳經理Luciano Semedo Vaz Barbosa亦認同小白的講法。這間餐廳是舊城海濱四間餐廳之一、也是聖地亞哥島上解除部分限制後,其中一間恢復營業的餐廳,但店面實際上還是「門可羅雀」。
他表示,疫情大流行已影響所有的食肆,由於餐廳的主要顧客都是來自慕名參觀200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的舊城的遊客。
「我們的生計依賴遊客,但新冠肺炎下生意難做。」他們一個月前重新營業,原本希望起碼在週末會有些顧客,能夠應付開銷。
他稱:「舊城已處於垂死邊緣,只為了不說這裡是死城。」即使是首都普拉亞的市民都不願來,因為擔心受感染人士曾到過這裏。
《葡新社》問到,即使顧客少,但會否繼續經營。Luciano Barbosa回答前深呼吸了一下,並說越來越傾向停業,皆因收入已不足以支付3名員工及水電費。
「開店了就全部都是開支。」並稱希望加入停工政策,這是一個由政府推行的政策,員工將收取基本工資的70%,且由僱主和國家透過國家社會保障基金以平分方式共同支付。
Luciano Barbosa續說:「如果繼續這樣,我們肯定會停業。」
舊城內另一個必去景點位於Rua Banana的文化中心,是葡萄牙人在非洲大陸上建造的最古老建築。該文化中心已暫停開放逾3個月,館長Elisabete Cardoso直言「正處於非常艱難的時期」。
除國內外遊客外,中心還接待學生參觀和舉辦各種活動,包括本地工匠的展覽、會議、工作坊和社交聚會。
Elisabete Cardoso說:「看見大門緊閉,場地空空蕩蕩,十分悲傷,因為既沒有本地人,也沒有遊客來到。」她提及,場內現正作為市議會和本地機構的臨時會議場地。
她表示,中心已製定了應急預案,並採取必要的措施和協調方案,務求盡快開放場地,讓本地藝術家和其他人士的生計得以保障。
截至本週中旬,佛得角累計19宗新冠肺炎死亡個案及1,724宗確診。

(葡新社)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