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離岸業務廢除在即引爭議 - Plataforma Media

澳離岸業務廢除在即引爭議

澳門立法會於10月18 日一般性通過了廢除自1999年11月生效的離岸業務法律制度。特區政府稱廢法的提案是基於配合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有關消除稅基侵蝕的工作以及對歐盟的承諾;然而有離岸公司僱員不滿政府的廢法過程草率,亦有專業人士認為此舉措將削減澳門對外來投資者的吸引力。澳門政府的廢法提案 – 亦即《廢止十月十八日第58/99/M號法令》法律草案 –
建議現有的離岸公司可繼續從事離岸業務至2020年底;而自2021年1月1日起,仍未終止的從事離岸業務的許可將自該日起失效。法案同時建議在生效日起,離岸機構所取得的動產或不動產不再獲豁免印花稅,而其新來澳定居的領導人員及專門技術人員亦不再享有職業稅的稅務優惠。
廢法的提案首由行政會於今年的9月22日公佈。對於澳門一家離岸公司任職逾十年的Winnie Liu (化名) 來說,政府廢法的過程 “非常草率”,且認為政府對於此工作對外界的說法亦前後不一。
“法案的理由陳述說政府已於2017年11月30日及12月18日致函歐盟承諾在2018年內完成廢止離岸業務法律制度的立法工作……既然如此,為何政府在今年1月的時候還在發新聞稿說會完善離岸業務法律制度呢? 這不是自打嘴巴嗎?” Winnie Liu 對本報說。她所提到的新聞稿是由政府發言人辦公室於今年1月23日發出,內容為特區政府歡迎歐盟將澳門剔出避稅天堂黑名單。
據行政會稱,澳門現有約360家離岸公司,僱員約有1700名。行政會發言人梁慶庭曾稱,法案將設有過渡規定,政府也歡迎這些公司繼續在澳發展非離岸業務;而 若離岸機構在從事離岸業務的許可失效之日起九十日內,更改商業名稱及所營事業,則無須繳付有關之稅項、費用、公證及商業登記手續費。

員工的焦慮

“不論過渡期是一年或是一年半,他們[離岸公司]始終都會離場。” Winnie Liu 對離岸公司即使轉變為在岸企業,其就業前景也不感到樂觀。“澳門的有限公司監管其實是很寬鬆的,他們可以是不用請人的,也可以不用租用獨立的寫字樓……我們希望可以達到三贏: 政府因為要跟國際接軌,一定要廢除這個法例,但可以有些什麼措施保護這些[離岸]公司留下來,但可以不容許他們擴充或轉股東。”
她也提到,一些年資較長的離岸公司僱員對廢法尤其憂慮。就這件事,她們有尋求過澳門工會聯合總會的協助。
“我們的焦慮是這兩年我們不知道公司什麼時候走; 就算看到另外一份適合的工作,但我們現在的年資很高,如果要現在離職,[離岸公司僱主]要賠十幾廿萬,甚至不止。如果我走,就是自動離職,也就沒有這份賠償…而到新公司的話就要重新適應。” Winnie Liu 說。
工聯的議員李靜儀、梁孫旭、林倫偉和李振宇在立法會於10月18 日一般性通過了廢除離岸業務法律制度時聲明說,政府事前未與業界進行充分溝通,亦未公佈配套措施,致使離岸公司僱員焦慮不安;他們要求政府編訂預案,應對法案生效前後可能出現的問題,例如跟進公積金和遣散費等勞動權益保障工作、主動瞭解相關僱員的工作狀況和期望訴求等。

削弱吸引力

有本地法律及會計業人士認為縱然政府是基於國際組織的要求而需廢除離岸法制,此舉對外資的吸引力將造成一定的影響。
力圖律師事務所資深合夥人及律師高彼濤(Pedro Cortés) 直言,他不認同政府廢法的舉動,並說現有的離岸機構 – 無論是其公司登記、背景及其實益擁有人(ultimate beneficial owners) – 都有受到澳門貿易及投資促進局的嚴謹監管。
“離岸制度的存在不等於他們做的都是違法的事情,縱使這可能是國際組織的想法。” 高彼濤對本報說。他亦指出,政府僅於去年9月更新了獲准於在澳從事離岸商業及輔助服務業務的清單,當中新增了中國與葡語國家商品及服務貿易。
“現在,僅於一年後,政府在提出廢止離岸業務,這並不合理……這個提案是撇開了澳門一直提倡的經濟多元化的理念。” 高彼濤評論說。
澳門註冊會計師公會監事長陸丹青表示,現行離岸業務所享受到的所得補充稅的豁免,以及其領導及支援技術人員可享有的三年的職業稅的豁免都對外資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我們相信有不少公司來這是本著那些稅務優惠來的……但澳門近年的取向是隨著參加國際組織,變得更為透明化,要保持形象。所以這件事情[廢除離岸法]是大勢所趨,不是說政府是主動想要去這樣。” 陸丹青向本報評說。她亦關注到在廢除離岸業務法下可能產生的稅務問題。 “如果[公司]由離岸變成在岸,因轉名而引起其持有物業的不動產轉移印花稅,我們希望可以有一個豁免。” 陸丹青說。
澳門大律師梁永本則認為,澳門政府應關注及考慮於過去離岸公司法律制度生效下,在澳註冊的離岸公司是否達到設立法例時的目的及是否為澳門帶來相關經濟成果。“如果是, 可以考慮優化有關法例以達致符合相關國際組織的要求,如果是否定的, 則有關法例沒有存在必要, 可以廢止。”他對本報評說。

 

少華 26.10.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