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數十人死於凶殺 - Plataforma Media

北部數十人死於凶殺

5月27日,莫桑比克北部村莊Nangamede和Monjane發生10宗凶殺案,引發公眾對9個月前在莫桑比克北部Cabo Delgado森林暴力事件的擔憂。今次有受害者被斬首,消息傳遍全球。 調查人員警告,當地的犯罪網絡比國家機關更加活躍。

五月最後的一個周日極其血腥,案件都是由同一群人士犯下。他們曾於去年10月曾包圍Mocímboo da Praia村莊兩日,襲擊警察局並殺死兩名警員,自此村莊屢遭持槍支和砍刀的陌生人洗劫。由於當地偏僻,死亡人數難以確定。當地沒有電力、瀝青、基礎設施和安全部隊,居民只能盡力自衛。他們買了很多弓箭,很多人因為害怕而在晚上離開家門到附近的樹林睡覺。自5月27日以來,Nangade、Palma、Mocímboa da Praia、Macomia和Quissanga等地有多宗致命襲擊案,截至六月底已有35到40人死亡,包括平民、公務員和叛亂分子,數以百計的房屋被燒毀,至少2,000人離開了村莊,前往地區首府、伊博和馬特莫群島在親戚朋友家中避難。
除了在Mocímboa da Praia村發動最初襲擊的近30名男子中有人表達過強推伊斯蘭教法的意願,作案者未有提出任何要求。這些男子是該村一間新清真寺的成員,該寺否認國家的存在,成員不帶子女到傳統學校,要求女性穿著罩袍,以多種方式限制施個人自由。
地區首府Pemba和Montepuez的穆斯林領袖Nassurulahe Dulá和Saide Bacar指責「境外宗教領袖」2014年起設立這些新的清真寺,煽動在飽受貧困和飢餓、「感到被政治權力和社會邊緣化」的底層人民,他們通常住在兩個民族(Mwani和Makkonde)之間有摩擦歷史的地區。
受襲地區之一帕爾馬的一名穆斯林工人供稱,這些事件與宗教無關。他生於靠近受襲村莊的Olumbe村。他指這是一種用錢買支持的行為。他說在自己身處的的Mwani民族社區,有一些新伊斯蘭領袖一邊資助商業活動,另一邊廂會要求受資助者忠於他們建立的清真寺。
他們曾說:「如果在這個新的清真寺禱告,我們會給你們錢做生意,提供幫助 」。但並非所有獲得資助購買新漁船或卡車(作非法運輸)的人都會接受命令、充當臥底。根據推測,其中一些命令涉及拿起武器並搬到叢林的營地。
今年5月,JoãoPereira、Salvador Forquilha和Saide Habibe在該國首都馬普托發表了一篇關於「莫桑比克北部伊斯蘭激進化」的初步研究,指出有關資金來自在德爾加杜角地區非法販運木材、紅寶石、象牙和煤炭。「集團領袖參與」這些犯罪網絡,同時為其他境外組織提供資金。João Pereira指出,這些境外組織包括剛果、索馬里、肯尼亞和坦桑尼亞的民兵組織,資金亦會用於購置武器。
總部在日內瓦的全球倡議組織4月發表一篇文章,指出由南亞到歐洲和南部非洲的海洛英販運會經過德爾加杜角,這些襲擊的目的或者就是控制這條路線。文章作者Simone Haysom認為,德爾加杜角的一些邊緣化群體「多年來一直注意到邊境和港口如何被所有種類的違禁品滲透」,可能想分一杯羹。根據該組織的照片,當地的犯罪網絡比國家機關更加活躍。
過境莫桑比克的鴉片運輸路線出現了至少20年,犯罪網絡涉及販毒和政治精英。今年7月,受歐盟資助的Enact計劃公布《海洛因海岸》報告,指出販運者由於在非洲北部遇上極多困難,因此轉向南方的莫桑比克。
多人被捕,很少訊息
5月6日,莫桑比克警方宣布在坦桑尼亞邊境附近的Nangade村拘捕三名女逃犯。她們是襲擊村莊的武裝分子成員。對當局來說,搜捕在森林的逃犯是一大挑戰。
5月27日的襲擊殺人事件後,莫桑比克警方指作案的是少數抵抗分子,聲稱該組織已被瓦解,自2017年10月起已經收押數百人。
警方發言人Inacio Dina稱「這群集團已基本被瓦解」,最近的罪行是「試圖獲得關注的絕望反撲」,不認為這種暴力升級代表德爾加杜角的保安形勢會更加嚴峻。
但是,除了12月份保安部隊公佈了兩個姓名(Nuro Adremane和Jafar Alawi)外,當局就再未公布其他資訊。兩人被懷疑是最初Mocímboa da Praia襲擊案的組織者,曾在坦桑尼亞、蘇丹和沙特阿拉伯研究教義和接受軍事訓練。

路易斯·豐塞卡—《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06.07.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