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危機「入侵」巴西 - Plataforma Media

委內瑞拉危機「入侵」巴西

成千上萬的委內瑞拉人寧願逃往巴西一個較貧困的州,也不願留在危機中。數百名孕婦希望在巴西產子,需要醫療保健的孕婦填滿邊境醫院。在一些城市的街上,西班牙語像葡萄牙語一樣隨處可聞。
羅賴馬州聯邦大學(UFR)國際關係教授Carlos Jarochinski認為,這種移民潮的影響在羅賴馬州首府博阿維斯塔顯而易見,表明巴西需要重新考慮與委內瑞拉邊界的公共政策。
他指出:「委內瑞拉移民第一個影響是我們必須重新思考邊界問題。」他補充說,「在關於邊界與毒品和武器販運等社會問題的聯繫方面,巴西採取一種非常消極的對話方式,很多時候並沒有意識到這些領域有人員流通。」
位於亞馬遜流域的羅賴馬州及其首府博阿維斯塔已經接收了3萬至6萬名委內瑞拉移民,他們希望找到替代方案,逃避飢餓和委內瑞拉嚴重的社會和經濟危機。大量湧入的移民在2017年年底引起國際組織注意,當時地方當局宣布該市的部分地區進入緊急狀態,西蒙·玻利瓦爾廣場就是其中之一。這片區域成為數百名具有臨時難民身份的委內瑞拉人的營地,他們缺水缺糧,只有少量財物。
Jarochinski表示,巴西與委內瑞拉邊界近年的動態逐漸改變。「委內瑞拉人來到巴西分為了三個階段:首先是往返,即是他們來巴西工作或購買產品,然後返回委內瑞拉。在2016年左右,他們就停留在這個地區和邊境。現在我們看到所謂的過境現象,即是這些人從博阿維斯塔入境,然後到巴西和拉美其他地區。」
這位研究員指出,儘管每天有數百名委內瑞拉人進入這個巴西地區,但是不必擔憂移民危機的出現。「當你將巴西這個擁有2億8千萬人口的國家與羅賴馬州可能存在的6萬名委內瑞拉人比較時,你會發現移民的數量微不足道。」

無助的難民

據稱約有700名委內瑞拉人在巴西羅賴馬州首府博阿維斯塔一個廣場上生活。他們對巴西政府承諾的人道主義援助非常失望。住在西蒙·玻利瓦爾廣場的臨時棚屋區的男人、女人和兒童都乏缺自來水、食物和衛生設備,情況危險,儘管他們感受到一些熱情。
定居巴西十年的47歲導遊Javier Elias Leon說,「巴西的政府、總統和部長都來過這裡講話,但是從來沒有為居無蔽所的委內瑞拉人們做過任何事情。」他批評:「我見過很多部長來這裡講話,但沒有人為委內瑞拉人做過任何事情,他們說會給你一個避難所,但這裡不是避難所,他們拆東牆補西牆。」
特梅爾曾在1月承諾向具有難民身份的委內瑞拉人提供人道主義援助,但這個承諾尚未實現。如果沒有非政府組織的支持,局面將會更差。
47歲的退伍軍人Angel José Sandoval是自發到廣場提供協助的組織的領導人之一,他列出所有在廣場上過夜的委內瑞拉人的姓名和相關資料。
Sandoval表示,「我們感到沮喪和失望,因為我們發現,政府向我們提供的所謂幫助,最終都被證明只是一個承諾。」他批評國際社會未有向巴西政府施壓。他說,「我們清楚知道自己不是巴西人,不能向巴西有任何要求。但是國際法保護我們,我相信將會得到等待已久的協助。」
40歲的土木工程師Cristian Rodrigues一周前抵達巴西,表示他的狀態令人失望,他亦十分焦慮。對他而言,最重要的是找到工作。他說:「我們拼命解決我們的問題,但這並不容易,因為我們正在進入一個與我們的法律極其不同的國家。」
他承認,「我知道我們必須對協議和文件多點耐性,但我們希望在不必背棄國籍的情況下,擁有與巴西人一樣的工作自由。」
2月份,巴西總統米歇爾·特梅爾到訪博阿維斯塔,宣布成立委員會幫助委內瑞拉移民,當時承諾「不會缺乏解決這一人道主義問題的資源。在羅賴馬州的問題解決前,我不會休息。」
然而,援助速度緩慢,捐贈的食物無法在西蒙玻利瓦爾廣場定期發放,社會問題亦越趨嚴重,巴西人和委內瑞拉人衝突頻繁。難民背景的多樣性加劇這種情況。他指,「玻利瓦爾廣場上存在一些沒有秩序,低俗和不適應環境的人,但我們這里大多數人都是誠實且勤奮。」

卡洛琳娜·得雷—《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23.03.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