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與華府限制中國資本 - Plataforma Media

北京與華府限制中國資本

中國對美國直接投資在2017年下降了35%。隨著住房資產被控制和目的地國的競爭日益加劇,預計該投資今年將繼續下滑。

2016年,中國投資者在美國創下了全球最大商業資產市場的記錄,投資額達到了452億美元;而去年,中國對該國的外商投資出現重挫,跌幅達35%,金額僅為294億美元。
根據監測中國向美國和歐洲資金流動情況的諮詢公司——Rhodium諮詢公司的定期監測,2017年美國企業股票購買交易的數量從177下降到了141;同時下降更明顯的是對尚未完成的未來收購公告——較2016年減少了90%,購買意向的總額為87億美元,是過去六年來的最低水平。
根據榮鼎諮詢,已經完成和正在進行的業務數據首先反映出自2016年底起北京金融監管當局實施的中國反資本流出措施。其次,在特朗普執政第一年,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經濟對話視角反轉,對外投資封鎖機制的加強伴隨著新的貿易保護措施,例如美國最近對進口太陽能電池板和洗衣機徵收高額關稅。
該公司上周公布的報告稱,「這種下降大部分是由於北京對資本外流的嚴厲監管,但美國監管障礙日益加劇,尤其是在獲得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許可方面遇到的困難,對於中國投資者來說是第二重擊。」
如果投資的來源和性質沒有變化,90%繼續由私營公司發起投資,幾乎所有投資(98%)都與購買現有資產的股份有關,數量的下降很明顯,主要體現在最受北京和華盛頓制約的活動領域。
2017年企業收購娛樂場所投資額僅為5.24億美元,上一年則升至47.8億美元。房地產和酒店業投資也從165.2億美元下降至104億美元。
這兩個行業受到北京採取的打擊外商「不合理」投資新體制限制,該體制對其採取額外控制,引導中國銀行監測信貸對某些中國公司資產負債表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中國最大的國際資產購買者的負債能力也受到海外子公司所受限制的制約。
受資本外流管制措施的影響,萬達集團終止收購迪克•克拉克製片公司,中國鑫科材料終止收購沃太奇影業。
但一年內,很多其他業務由負責監管外國投資安全的美國政府機構CFIUS宣告落空。最近一個封鎖中國資金的案例是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螞蟻金服被禁止收購速匯金(MoneyGram),因為擔心美國公民數據的安全。
2017年,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開始考慮評估投資計劃的新風險,包括與技術轉讓和數據保護有關的風險。
預計今年將加強審查和監管壁壘:美國國會將對去年8月提出的「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進行投票,特朗普政府提交了新的「國家安全戰略」,其將中國重新定位為美國的戰略對手。
另一方面,在中國,雖然對資本外流的擔憂暫時較小,但面對美元持續上漲,預計會加緊管制。
榮鼎諮詢總結道:「中國對在美國擴張投資的貿易需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但北京的監管障礙不會減少,而且美國的監管障礙幾乎肯定會增加。」

紀美麗  26.01.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