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創企業有新空間 - Plataforma Media

初創企業有新空間

澳門青年創業孵化中心已開始在新設施內運作。近40家企業申請使用這一如今由政府企業澳中致遠投資發展管理的新空間。
服務初創公司的澳門青年企業孵化中心位於皇朝區。新辦公地點於兩週前開放申請。申請入駐的38家企業中已有15家獲批准。其他企業仍在等待評估委員會的批准。
該中心創建於2015年,在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IPIM)辦公兩年多的時間,現在有了自己的空間。其仍屬經濟局管轄,但該辦公地點和項目管理則交由澳門政府企業澳中致遠投資發展公司負責,行政當局與該公司於10月18日簽署關於管理該中心的協議,前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為該公司董事長。
「我們希望為本地企業家和有意在澳門投資、開啟業務的非澳門企業家提供更多商機。」 澳中致遠投資發展公司總經理 Wilson Lam解釋說。
為了入駐創業孵化中心,企業必須提交一份提案。 Lam表示,目前沒有任何限制,只要業務符合澳中致遠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的標準。 「我們所特有的是成功的潛力,不論是產品還是服務。」
一旦獲批准,企業家將可以免費試用這一辦公地點六個月,試用時間是一天24小時,一周七天。試用期每次可以延長六個月,最多兩年,只要業務在增長而且澳中致遠投資發展有限公司認為有繼續支持這些企業家的理由。除空間外,該中心還提供諮詢和推廣業務,以幫助開展、鞏固和擴大業務。 「可以向我及其他員工詢問建議,我們的員工各自擁有不同的經驗,例如,我是品牌設計師,做生意很多年了。」 Wilson Lam補充說,他同時也是文化創意產業商店澳門佳作的所有人。
這一空間有禮堂、會議室、帶花園的露台和公共大廳。是每家企業都沒有私人辦公室的開放空間。這一設計並不是隨意的。 「是一種鼓勵企業家感受不同地點並互相交流印象的方法。」執行董事Carlos Lam解釋說。
而Wilson Lam認為,考慮這一空間和企業家形像都是與該空間有聯繫的,這種接觸將會自然而然地發生。即便如此,他強調,該中心也將促進企業之間的接觸。他舉例說,「我會深入了解各種業務,了解每位企業家的優勢和需求,將一些需要幫助的企業家和另一些可以提供幫助的企業家聯繫起來。」
孵化中心還將舉辦工作坊、業務介紹會以及與澳門、內地及其他地區的潛在投資者的會面活動。

通向內地的大門

Carlos Lam表示,幫助想要進入其他市場的企業家,如中國內地,是該中心的目標之一。其想法是探索澳中致遠投資發展有限公司與中國內地的孵化中心建立的聯繫——例如廣東、香港和澳門位於南沙的青年創新工作坊;還有位於南沙的創意、創新和創業園區;澳門橫琴青年創業谷;和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執行董事稱,「我們希望更多地與這些創業孵化器溝通。了解彼此的項目。」
與孵化中心的合作還延伸至其他國家,如葡萄牙。 2月,繼包括經濟局局長戴建業、澳中致遠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副總裁、議員崔世平的本地青年企業家代表團訪問葡萄牙之後,澳門與葡萄牙初創企業中心建立了新的合作。 Carlos Lam說,「我們希望派企業家去葡萄牙,讓他們了解那裡正在發生的事情以及該國的業務模式。」
孵化器是初創企業的墊腳石,Wilson Lam對此毫無疑問。他強調,「在面試階段,我們嘗試幫助他們了解其業務是否有意義,這非常重要。如果我們認為沒有未來,就會向其解釋為什麼無法運作。如果我們接受了,就會向其他人介紹該業務。我很早就開始做生意,當時沒有任何援助。現在則有來自政府的幫助,有人幫助推廣業務及與可能投資的人會面,這很好。」
Carlos Lam補充說,通過獲得免費辦公地點和幫助解決出口業務障礙的支援,企業家可以節省開支。他表示,「與我們合作的中國內地的孵化器不是私人的,屬於一個省,某些甚至是國有的。我們可以幫助他們處理法律和產品稅率等問題。」
根據這位負責人,企業家主要關注的是商機和尋找投資。他強調 ,「這也是我們現階段所做的。我們將邀請其介紹業務,因為我們有來自澳門和中國內地的有意投資初創企業的投資者及基金。」

高期望

Bigui、澳門維京影業音像製作公司負責人Duzh是孵化中心裡的企業家之一。他十年前離開北京來澳門投資,而且並不後悔。他指出,「北京是一個很大的城市,中國是一個很大的國家。很難找到援助。」
在得到政府向中小企業提供的津貼後,他最終根據經濟局的建議在孵化中心成立了第一個辦事處。這位青年企業家表示,「我來自北京,我感覺到企業和我都需要了解更多人。這是實現這一目的的方式之一。孵化中心擔任的是中介者的角色。我們可以彼此交談,了解其他業務和可以合作的人。我可以獲得更多資源,因為這裡會舉辦各種活動,也會有新人出現。當然,最重要的問題是從孵化中心獲得更多投資的可能性。」
與其他企業聯繫是孵化中心的跟我遊澳公司的動機之一。負責這一線上休閒體驗銷售公司的Marco Rizzolio表示,「這裡會有很多中國企業。現階段,我們是中心內唯一的來自澳門的葡萄牙企業家。重要的是與中國企業家接觸,這是在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辦公時所沒有的。」
跟我遊澳公司於10月在澳門國際貿易投資展覽會創建,是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孵化中心轉移到這一新辦公地點的企業之一。他強調,「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過去提供空間和服務,例如商業配對,但並不是非常主動。現在的孵化中心已經和我們所了解的美國或歐洲孵化中心一樣了。其擁有令投資者和企業評估我們的項目的計劃,如業務和市場營銷方面,並幫助加速企業發展。」
這種支持加上省下來的開支使得Marco Rizzolio確認該中心「是很大的支援」。「一間辦公室至少花費1萬澳門元。其次還節省了推廣和市場營銷開支,我還無法估計具體省了多少,還有他們提供的援助。我無法量化,但實在太多了」。
Duzh表示同意。還有政府向中小企業提供的援助以及較北京而言澳門對於文化行業的「更多關注」使得他們留下,現在,他們希望澳門成為該公司的總部,並在內地開設辦事處。他強調,「我覺得在澳門建立企業有很多好處。政府提供很大支持。」
這位製片人表示還沒有發現進入澳門市場的巨大障礙,但他強調如果進入內地市場則沒有這麼便利。 Duzh認為,競爭和文化使得本地業務很難遷移至中國內地。他評論說,「尋找中介者或獲得合作夥伴是非常重要的。」澳門某種程度上與內地有些隔閡。他建議,「建立雙方的聯繫很重要。」
儘管澳門有一些缺陷如「人力資源匱乏」、「市場小」及「人口少」,但這位製片人表示,澳門有拓展文化領域和「做大事」的「巨大潛力」。他認為,「澳門可以成為很大的品牌。需要像我們一樣的企業。北京不像我們一樣需要我們。因為已經有知識分子拓展了那裡的市場。」
蘇爔琳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