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工作珠海生活(仍然)是有利選擇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工作珠海生活(仍然)是有利選擇

租金高昂是許多在澳門工作的人選擇在珠海生活居住的主要原因。經濟學家Albano Martins警告,珠海較有吸引力的租金優勢可能不會持續很久。
Wendi Song、David Fan和Manuel Silva都是在澳門工作,但住在珠海。他們在經過仔細的計算後最終做出了這一決定,主要原因是珠海的租金是澳門的一半。在關閘這邊的生活只是他們繼續留在廣東省的理由,儘管每天都要往返澳門珠海邊境。
四年前,設計師Manuel Silva在意識到珠海房屋的性價比比澳門高得多後決定搬家。他說:「我們不想把我們的錢或者說大部分的錢都花在租金上。」
租金昂貴也是《品HighLife》等出版物的撰稿人Wendi Song在澳門居住七年後選擇搬走的原因。和Manuel Silva一樣,她在華發新城公寓租了一間三居室,租金是每月四千元(約四千八百澳門元)。從那裡到離拱北口岸約十分鐘的路程,然後每天需要花費二十分鐘過關,然後上班。她表示,訣竅是避免高峰時間段(早上八點到十點,晚上五點到八點)。「這裡各個方面的花費都會便宜一些,所以我的生活質量更高了。」
Jorge Vale在珠海生活時也有一樣的感覺。當他搬家時,他也選擇了一個新的三居室。我也住在華發新城公寓,小區裡配有游泳池、綠化帶、山景和水池。每月繳付四千人民幣,不需向地產中介繳交三個月租金和佣金,而在本澳,這通常都是首次簽署租住合同時發生。而他之前在澳門北海名居的一間三居室公寓的月租約為八千港元(約八千二百澳門元)。他回憶說:「在一兩年的時間裡房租翻了一番,房東已經把租金漲到了16,000。」
再看向David Fan的例子,即使是他開始在澳門工作之後,也從未放棄住在珠海。他意識到住在珠海是個好選擇,因為澳門一居室的價格遠高於每月2300人民幣(約二千七百百澳門元),而他在珠海的公寓距離邊檢口岸只有近二十分鐘的步行路程。

並非只是租金問題

所有人都表示,除了租金之外,珠海的生活成本也較低;大多數的服務(如公共交通、餐館、超級市場、互聯網和電話)都比較便宜。David說:「在珠海生活要便宜、有利得多。」
這位在澳門工作了五年的音響技術人員(28歲)非常喜歡珠海能用手機支付所有的費用,能直接在淘寶網站(類似於eBay和亞馬遜)上購物,他也很享受該城市的共享單車服務。
Manuel Silva還提到了探索深圳或中山等鄰近城市的機會。他強調:「我們不會只局限在珠海,還會去到其它鄰近城市,這使得這邊的生活變得更加精彩。」
「行動自由」對於Jorge Vale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優勢之一。能夠乘坐公共汽車和船,登上一個「夢幻般的」島嶼,或者乘高速列車去到廣州……這些細節方面都是讓他年年留在珠海的原因。「但最讓我驚訝的是人們的開放。很容易交到朋友。珠海是一個很棒的城市,有很多文化活動和服務。我真的很喜歡那裡。」
如果內地當局沒有拒絕續簽他的簽證,他可能還會在那裡。這位製片人和電台的主持人說:「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意識到政策有了變化,內地收緊了對去到那邊的人的管控。我作為媒體界的成員,儘管不是記者,但我還是被拒絕了。」

並非十全十美

需要跨越邊界似乎是致命的缺陷所在,但每個人都認為瑕不掩瑜。Manuel Silva說:「強迫我們進行時間管理,這是我們在澳門時通常不會做的,但現在時間成本已經很低了。」由於他是為自己工作,所有他能夠擺脫更擁擠的時間表。
在談論不利條件時,他列舉有:一些產品的品質不好,如肉類,這讓他放棄在那邊吃飯;獲得簽證和過關時需要排隊。他說,「如果我們能有一個綠色通道就好了,像在澳門那邊那樣。」
而David Fan認為,珠海比澳門要髒,更加不安全,並認為澳門人「更有禮貌」。儘管如此,他也不想搬離。他說:「對比優勢和劣勢,我還是更願意住在珠海。」

關注珠海

經濟學家馬浩賓(Albano Martins)警告說,這個狀態可能會結束。他預測,「由於此前珠海是一個較不發達的地區,經濟成長較少而土地面積又很大,所以價格偏低。但是,市場壓力的上漲也將推高珠海的價格。」
馬浩賓解釋說,選擇在珠海居住的居民有兩種:看重生活質量要的和那些「沒有太多選擇空間」的人——因為儘管在澳門工作珠海生活有一系列「麻煩」,如過境通關、在不同的司法管轄區生活等,但他們的薪水讓他們別無選擇。
對於那些喜歡在澳門生活但為了省錢而住在珠海的人來說,前景並不樂觀。他說,「與統計結果所顯示的相反,澳門的租金將會上漲,因為它們與房地產業的發展有很大的關係。」
他指出,原因在於博彩業。「是博彩業推動了房地產業的發展。」
事實上,博彩業的復蘇使得房價和租金再次上升——在2015年開始歷經一段下滑期後。他指出,「博彩業恢復後,房地產業復甦。博彩業的恢復創造了更多的財富。有更多的賭客到來,更多的人有興趣購買房屋來出租或者轉賣。」
為了遏制投機行為,政府實施了一些措施,例如移轉不動產特別印花稅,如果不動產在兩年內被轉賣,房主必須繳交交易額10%至20%的費用。馬浩賓認為,這項政策只能從更長期的角度看到結果。他表示,「必須仿照中國內地的做法。 購買者只有在五年後才能出售。沒有人會希望他們的流動資金,或者說他們的錢,在五年裡都只是一個鋼筋混凝土。」
這位經濟學家表示,如果目標是遏制投機,他不明白為什麼澳門行政機關不針對房主們關閉房屋以等待出售或租賃市場的最佳階段來採取更有效的措施。他說͞,「政府不能阻止他們,因為房子是他們的,但可以進行懲罰。」
在馬浩賓看來,處罰可以採用增加財產稅的模式,針對一些沒有人住的住宅且沒有「當局承認的不進入市場的合理理由」的情況。
馬浩賓還認為,馬浩賓還認為,政府應該為無力購買房屋且不符合公屋標準的居民提供更多的支持。加大對非永久居民的補貼住房貸款政策,政府當局承擔一部分利息,這是他的其中一項建議。目前,補貼利息的目標對象僅僅是不少於21歲,遞表前三年沒有買樓的本澳居民。
在給本報的回覆中,經濟財政司司長辦公室重申,政府不會採取進一步的房地產業價格管控措施,因為目前還不知道知道減低房貸比例的限制的影響。減低房貸比例的限制是行政機關打擊房地產投機行為的最新措施。總的來說,除了首次買房的人外,其它購買第二套及以上房屋的居民和非居民的房貸比例限制至十到二十個百分點。
馬浩賓說:「在澳門,相關決策總是更偏向於政治性而非經濟性。」他認為政府不能再等了,如果價格再次上漲就必須採取「嚴肅的」行動。
他補充說,本地市場的問題在於房屋很容被買賣。「減少一個房屋的過手次數意味著減少投機行為的數量。唯一方法是延長交貨時間,讓市場冷卻。售賣消失了,壓力就要低得多。」他堅持道。
這位經濟學家回顧了2003年,強調今天一平方米的平均價格是當時的15.74倍。他說,「一間在2003年的第二季度時價格為一百萬的房屋,現在的售價超過一千五百萬。」他提醒道,「這是荒謬的,但問題不僅僅在於房子的價格。它扭曲了市場價格。一平方米水泥建築的價值比重要性極高的水泥要高得多,而後者價格並沒有上漲。這是最嚴重的。」
蘇爔琳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