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後孰好孰壞? - Plataforma Media

選戰後孰好孰壞?

蘇鼎德(Éric Sautedé)估計,天鴿橫過本澳的影響或為嚴厲批評政府的候選人帶來助力。António Katchi不認同。但他們都有一個交匯點,就是:由於政治制度的「不民主」,選舉幾乎不會有改變。

早在一個月前,蘇鼎德就說過下屆選舉不會有任何改變。本澳遭遇近50多年最強的颱風天鴿吹襲後,使他改變了這個想法。他稱:「因為政府在天鴿管治上的無能,我認為極有可能由單純的調整中看到改變。」
蘇鼎德深信天鴿加大了嚴厲批評政府的候選人獲選的可能,減少了支持政府的候選人的可能。他預料:「人民失望透頂,甚至對崔世安的管治感到憤怒。有相當可能,是挑戰政府的候選人的契機。」
分析師António Katchi則較為悲觀,他稱:「我看不到新一屆立法上會有任何顯著改變。」與蘇鼎德相反, Katchi 認為天鴿堵塞了改變的門戶,因為其使到選舉競選活動更難舉行。
「還有一個月到選舉,候選人就有如失踪了一樣,媒體也幾乎沒有談及選舉,也沒有實質地談及任何組別或候選人,人們缺乏適當時機,不適應這個異常情況。」他說。
他批評選舉祇有15天的宣傳期,又指天鴿或「轉移了」影響力,而且,可看到法律規定的「限制」,他提到:「颱風在禁止宣傳期間發生,當中不能從事法律概念上的『選舉宣傳』。」
對蘇鼎德而言,風災破壞了行政長官及其班底的形象,情況有如2014年崔世安在參選行政長官前三個月,嘗試通過給予主要政府官員補貼的離補法案一樣。這個法案引發了本澳自主權回歸中國以來最大型的抗議。
他稱:「政府在回應重大問題時相當失敗,沒有作出應有的回應。」對他而言,政府在多一個重大行動上失職,正是颱風天鴿事件,或會令反對派獲更多票數。

誰進誰出

蘇鼎德認為,假若8月23日的颱風吹襲是市民改變對政府看法的「轉折點」,那麼,對某些政客而言,有其他問題破壞市民對這些政客的信心,而這些政客本應代表市民發聲。
他談到某些議員所有著的私人利益對澳門而言太多了。「有相當多可能的是,某些代表商界的議員,如梁安琪、陳美儀、麥瑞權、曾志龍(沒有當選,現時是施家倫組別第二候選人)和鄭安庭或將被取代。」
然而,蘇鼎德預料,有些人獲中央政府支持。他稱:「一部份要看北京的取態。一方面,是民望;另一方面,是幾十年來相當忠心的人所帶來的利益,即使他們一直以來都不太稱職。」
他又預計,本澳立法會直選會議席將有更多改變,他提出了7個強勁候選人的名字:邢榮發(何潤生組別第二候選人,屬街總的群力促進會)、林玉鳯(第三次參選的候選人,屬公民監察)、蘇嘉豪(學社前進第一候選人)、曾志龍(施家倫所屬民眾協進會第二候選人)、關偉霖(梁安琪所屬澳門發展新連盟第二候選人)、林宇滔(傳新力量第一候選人)、周銹芳(博彩員工最前線第一候選人)。
33個議席當中,僅有14個是由直選產生。上屆直選議員當中,只有關翠杏和陳明金二人沒有參選今屆選舉。他分析到,「這些新面孔中,有4個以上嬴得選舉是非常困難的事。」
蘇鼎德看重上屆選舉大嬴家的政治力量,其與福建社群有很強連繫。「陳明金議員分散兩組。這是保障獲取三個議席的方式,2013年時贏得三個議席可謂是意外。」
分而治之亦是街總和婦聯的策略,這次兩個社團分拆名單參戰。2013年時,黃潔貞作為街總第二候選人當選,現在她是美好家園聯盟第一候選人。競爭很激烈,考慮到本澳投票的選民有一半以上,分組或意味著選舉更易獲勝。蘇鼎德指,「考慮到上屆選舉帶來的幫助,這是聰明的策略。」
對António Katchi而言,他看不到下屆立法會的組成上有「顯著改變的信號」。
他首先以7位官委議員、12位間選議員作分析。他諷刺到:「可肯定的是,不要期望政治上有任何改變。或許面貌換了,但立場卻換不了。」
有關直選議員方面,António Katchi把戰事劃分成兩個板塊:維持現狀的候選人──他們擁護何厚鏵、崔世安政府提出的政治體系、經濟制度和政策;「傾向反對」的候選人。
如果「保守派」的板塊中發生變化是「無關重要」的話,對António Katchi來說,這些改變在受嚴厲批評的反對派板塊中則具有某些影響力。
對他來說,與「反對派」候選人有關聯的奮鬥目標如政治制度民主化、保護公民權利、維護和擴大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保障勞工利益、保護環境和歷史文化遺產、尊重社會多異和包容少數社群,如LGBT群體(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易服癖者,變性人和跨性別者)。
他稱:「大部份反對派對這些奮鬥目標的努力或幫助是非常多。在政治上來說,反對派比起保守派充滿著多樣化。」

制度的錯

本週日或會是帶來改變的一天,但絕不是這個「不民主的制度」。蘇鼎德稱:「如果我們好好思考的話,全面審查選舉前的民意調查可明顯看出這個制度是有怎麼樣的缺陷。」
對於政治評論員的他而言,「立法會將有的影響一如以往地少」,因為在澳門運行的是一個「行政長官控制全部或幾乎全部」的制度。
António Katchi同意立法會的地位「相當低下」,因此,他認為立法會以外發生的事情更重要。他說:「社會進程、政治和經濟發展、階級鬥爭、立法會外的大人員流動遠比立法會上的面孔和政治色彩更重要。」
「不民主」制度、缺乏政治宣傳報導,以及選民較少青年人使到今次選舉出現改變的預期不大。蘇鼎德表示,「如果我們留意選民的話,青年人佔數比 2013年少。29歲以下的公民只佔選民的16%,而2013年是19%。」

 

卡塔琳娜·比特斯·蘇亞雷斯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