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ício » 「推動政改建基於選民的質素」

「推動政改建基於選民的質素」

在2013年首次嘗試參與直選的洪榮坤律師,在本屆的立法會選舉再一次的以獨立組別的姿態,帶領年輕的團隊準備參選。有著福建移民背景的洪榮坤,跟本報評論了現在的立法質素,也述說了他想要帶動政制改變的理念和對本地鄉會協選文化的反思。
澳門平台:你在2013年第一次用獨立的姿態去參選,這一次也採取同一個策略,為什麼呢?
洪榮坤:簡單來說,要解決社會問題,唯一比較直接的方法就是進去立法會。因為我們看到政府曾經有法務局和法改局,導致立法拖慢了很多。後來這兩個局合併,再加上我們的立法會議員中有法律專業的人不多,有些沒有太多法律經驗的人對於立法技巧或者速度有點延誤。而現在的法律好像拖累了經濟的發展。
澳:為什麼說拖累了經濟的發展?
洪:因為澳門高速的經濟發展應該要有法律去配套。但現在是相反的情況:法律跟不上社會發展的情況。例如說現在的採購法和財政預算綱要法,其實這些法律該早些出台。現在有高官受審,部分也反映了採購法本身的問題,像何超明涉貪的情節正在受審;之前政府各項大工程為何超支那麼嚴重,其實這也是由於法律沒有更新,而在沿用舊法的情況下,沒有規管,政府就亂花錢。當然也有很多牽涉民生的事情,包括沿用了21年的刑法典未必配合到現在社會高速發展……
在民事上,我們也看到有一些議員提倡的租務法,在我們從事的實質工作上也是無法打擊非法旅館的。另外沒有辦法去實現的就包括所有的租約要驗筆跡,其實這些簡單來說,在澳門如果每天多了三百人要去驗筆跡的時候,我相信公證署是完全做不來,也從而拖累了我們的經濟效益。
現在立法的人就在辦公室裡面思考法例,但立法後就水土不服──就像土地法和海一居的問題。
澳:立法會的結構沒有什麼根本上的改變,即使你能晉身議會,你覺得你能為立法帶來什麼影響?
洪:入了立法會的確不能完全改變立法會的情況。但其實最重要的是要去改變現在的政治體制,因為這才是去改變社會的最好方法。但礙於每一屆的立法會選舉, 大家都知道是要愈有錢才愈有機會選到,這個情況導致了一些市民認為選一個議員是有些利益關係;他們不會想到選一個議員是要去改變社會經濟的情況和法律環境。即使進去了議會,其實我可以利用自己本身的專業,去提交一些我認為需要修改的法例。
澳:你說,你想要推動政改,怎麼推動呢?
洪:今年我們想推動的就是勸選民:誰給你錢或利益去投給他,你就不要投給他。這也是我們在宣傳期的時候會這麼宣傳。如果候選人本身有能力,就不會給錢人家去投給他,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推動政改建基於選民的質素;如果選民的質素沒有辦法改變,那麼推動的政改也沒有意思。
澳:你有觀察到已經有好一些賄選的行為嗎,或是有好些人在踩踏著賄選的灰色地帶?
洪:簡單來說,現在每星期基本上都有旅行團:號召在拱北集合,然後出發。已經有不同的組別和社團在做這件事。今年很大的程度上,賄選的基地都搬到珠海,逃避執法。當然,今年好一些的就是你會看到社團發敬老金的情況比上一屆少。
澳:在政改方面,你還想推動什麼改變?
洪:在間選功能組別方面,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像製衣工會,現在在澳門還有許多製衣工人嗎? 沒有,但製衣工會還是有間選人票。現在經濟的模式轉變了,有些組別已經失去了間選的意義,但他們仍然存在,這也是間選需要改變的部分。
澳:除了政改之外,你的團隊還想推動什麼?
洪:有很多事情,包括房屋政策,比方說經屋法的問題,必須修改,我們現行的經屋資源沒有辦法有效的讓真正需要的人擁有經屋。現在有好些輪候經屋的人不是基於住屋需要,而是投資。我想修改經屋法最主要的是,這些土地資源用完就沒有,所以經屋應該不可被賣入私人市場,只可以出售給經屋輪候人。或者是在做契之後,不可出租。另外,如果你買了私樓,必須把經屋交出來給下一手的人,因為你已經沒有需要去運用這個社會資源了。
澳:你是不喜歡這種鄉會的文化,又或是你不想標榜自己是來自福建的身份,所以選擇了獨立的資態去參選嗎?
洪:我一向都不喜歡鄉會協助選舉的那種文化,因為這樣是沒有辦法去推動社會發展的。而且這種文化影響了澳門所有的鄉會,這個是福建社團開始帶出來的,之後就有江門同鄉會的出現,以後不知道還有什麼同鄉會出現。現在你看到很多同鄉會成立了,這個文化帶動了鄉會派錢:敬老金也好,獎學金也好,褔包也好,或者去叫一些老人家聚會。這變成了一個長期利益輸送的文化。雖然涉及的不是很多錢,但長期這樣利益輸送,導致有些鄉會可以左右到人頭的變動,譬如以福建社團來說,哪一個候選人可以帶上去,他們基本上可以安排支持那個候選人。

少華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