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ício » 昂貴的石油迫使人們花費更少

昂貴的石油迫使人們花費更少

石油行情高出政府的預算價格,將使得安哥拉公職人員的薪水因生活成本上升而失去的部分得以恢復,僅2017年的部分,因為「花費更少」成為必須履行的義務。

4月底在政府於內閣會議上批准「逐步增加」收入後,財政部部長阿徹·曼格拉(Archer Mangueira)表示,「2017年,公職人工在國家預算中所佔的份額將有所增長」,最終,最低工資的增幅將達到15%,因為這是行政機關今年預測的通脹水平。 2016年,由於該國經歷的經濟危機,安哥拉通貨膨脹率超過了40%,公職人員的購買力喪失,且仍未恢復。政府2017年的財政預算中,16130億寬扎(88億歐元)用於支付公共行政部門的薪水,較2016年增長3%。
今年的大選定於8月23日,在大選年,僅石油原油的價格就超過46美元 —— 政府對於今年的官方預測,將使得這一措施得以實施。 1月,安哥拉每桶石油的出口價格平均為51.1美元,2月上漲至52.8美元,三月份回落至51.7美元。
2017年,安哥拉開始領導非洲石油的生產,每日石油原油產量超過160萬桶,略低於上年所創的紀錄,由於石油生產國之間減少供應的協定。
索拉納·多斯桑托斯是國家民航部門的工作人員,她表示,政府宣布增加工資令困難「最小化」。她每月10.2萬寬扎(560歐元)的薪水,在危機時期花費得較少,放棄過去高昂的開支。
「因為這場危機,我不再做很多事了。我開始更加理性,高昂的支出減少,僅把錢花在必要的費用方面」,她強調。自2014年底,安哥拉開始處於嚴重的經濟、貨幣和財政危機中,這是石油收入減少的後果 —— 石油收入是安哥拉經濟的支柱 —— 反映出人口的社會經濟狀況和購買力。
衛生部門的公務員賈努里奧·阿爾貝托·潘祖以第一人稱敘述了這種現實,他說他每月收入6.8萬寬扎多一點(375歐元)。問題是,隨著2016年的危機開始,價格上漲40%,而今年,根據政府的預測,預計將再度上漲15%,但賈努里奧的工資多年不變,很少準時到戶口。他傾訴指,「這些增長會帶給我新的東西嗎?首先,我們沒有按時收到工資,如果按時收到了,又沒有收到所有的部分。如今,在羅安達,一切都需要錢,我沒有太大期待。」
賈努里奧有一個孩子不受教育系統照顧,危機開始後,由於沒錢付學費,他只好將家裡每月的開支「減半」。
他講述,「之前,我們還可以解決。我們會購買可以應對一個月的食品。如今,我們只買一點點食物,勉強生存。」
安杰拉·塔瓦雷斯說,她對這次薪水增長沒有太大期待,它只會恢復2017年喪失的部分購買力。「對我而言無所謂,我不相信我的薪水會有大幅增長。我仍然會調整,以適應現實,我現在開始花更少錢」,她強調。這位公共行政部門的工作人員,和成千上萬的同事一樣,只是希望不要重複2016年的情況,由於進口困難,基本生活用品價格飛漲。
對於工資增長通過批准,國家安哥拉工人工會聯合會聯盟秘書長曼努埃爾·維阿熱遺憾地表示,這次調整「低於通貨膨脹率」,考慮到只有最低工資的漲幅較大。
他說,「意味著人們有更多支付手段,意味著人們的消費將增加一點點,但他會有所損失,因為這次調整低於預計的通貨膨脹率,但我們必須承認這是一次實踐。預計的通貨膨脹率是15%,任何調整都在這一範圍內進行。」
國家的最低工資也會有所增長,該工資由國家劃定,不同部門有所不同。
在農業部門,自2014年起,最低工資固定在15003寬扎(82歐元),而在交通、服務和製作業,最低工資為18754寬扎(103歐元),貿易和採礦業則為22504.50寬扎(124歐元)。
財政部部長阿徹·曼格拉確保,「我們的議員正在議會討論這一話題,作為部長,我只是執行議員所說的。最低薪水是國家協商的結果,而不是一位部長或公民的意見。」
根據公共行政、就業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安東尼奧·皮特拉·尼圖公佈的數據,2016年,安哥拉公共行政部門僱傭360380名員工,較前一年減少3%。
根據這位官員,2015年,安哥拉共有372873名公務員,一年內下降至12493名。
自2014年底,由於石油出口收入下降,安哥拉處於嚴重的經濟和金融危機中,政府通過多項緊縮措施,包括公務員重新登記計劃,消除所謂的「幽靈員工」。
安哥拉公職人員中,近49%是教育部的僱員,包括教師,而衛生部的僱員佔14%。

 

 保羅·胡利昂和多明戈斯·安東尼奧·席爾瓦—《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道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