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ício » 葡語系國家齊聚花地瑪

葡語系國家齊聚花地瑪

教宗方濟各到訪花地瑪不僅僅激發了葡萄牙人民的熱情。在葡語系地區,聖母瑪麗亞在伊利亞山谷(Cova da Iria)顯靈100年周年的紀念備受崇敬,數十家教堂致敬花地瑪聖母,並預計會有成千上萬名來自非洲、南美洲、大洋洲和澳門的葡語朝聖者到來。

預計從安哥拉會有近千位朝聖者和許多宗教信徒到來,其中包括三名主教,但該國慶祝活動的高潮將在Muxima——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大的聖母瑪利亞中心,會有直接的慶祝活動。根據47歲的神父阿爾比諾·雷耶斯之言,為了慶祝葡萄牙聖母瑪利亞顯靈的慶祝活動,將在距離羅安達130公里的Muxima安裝一個電視投影系統,讓安哥拉的忠實信眾能觀看12日至13日間花地瑪活動的實況轉播。 「獻給我們基督教信眾心中的花地瑪聖母,特別是安哥拉人民心中的」,這位神父告訴《葡新社》,他自2010年起擔任Muxima 聖所的院長,來自一個墨西哥傳教士教友會。
阿爾比諾·雷耶斯表示,「所有的安哥拉教區都有一兩個或三個供奉花地瑪聖母的教區教堂或小禮拜堂,而且與Muxima聖母的情況不一樣。」「我認為安哥拉人民跟隨組織是很重要的,而且不只是我們的,是整個教會奉獻給聖母瑪利亞」阿爾比諾·雷耶斯說道。
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天主教國家,對於聖母瑪利亞的信奉非常忠誠——巴西的守護神是阿帕雷西達聖母。花地瑪在信徒的心中的地位非常特別,許多教堂致力於打造令人回味的聖殿和複製顯靈教堂(Capelinha das Aparições),如累西腓和里約熱內盧就是如此。
在里約熱內盧西部郊區的Receio dos Bandeirantes,1917年的事件將被特別銘記在世界唯一一個花地瑪聖母神殿複製品之中。這座巴西神殿的主教和神甫安東尼奧·奧古斯托·迪亞士告訴《葡新社》,這個神殿在2011年正式開放,對於巴西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他說,「(巴西) 教會處於一個歷史時刻,除了已經完成的工作,還開創了新道路。這個(花地瑪神殿)的複製品是教會正在行進的道路之一。」在12和13日,里約熱內盧的樞機大主教Orani Tempesta將慶祝聖體聖事,並將實況轉播教皇方濟各訪問花地瑪的部分情況。里約熱內盧花地瑪神殿複製品的建築是由一對天主教徒夫婦Berthaldo和Kenya Soares設計。在接受《葡新社》採訪時,Berthaldo Soares說,他在2007年時就有了一個架設神廟的靈感——當他和其他的「Tarde com Maria」天主教組織成員正前往花地瑪朝聖。
在幾內亞比紹,人們的熱情十分高漲,使得該國組織了自獨立以來的第一次朝聖之旅。在一個被基督徒和穆斯林劃分的國家裡,花地瑪是一種拉近距離的元素。組委會的Lucinda Barbosa說,「自獨立以來,幾內亞比紹的天主教會一直未能夠組織前往神聖城市的朝聖之旅,尤其是去花地瑪,但得益於人們的意願,幾內亞比紹天主教徒們將參加並出現在這次的百年慶典上,他們不僅是作為天主教徒而去,也作為幾內亞比紹公民而去。」
在佛得角,明德盧主教Ildo Fortes一行代表著佛得角天主教徒。預計會有來自全國各個島嶼的200名朝聖者。
在世界另一邊的東帝汶,許多朝聖者將去到花地瑪致敬方濟各,但他們中有一位特殊的朝聖者。瑪麗亞·達科斯塔·瓦拉達里斯在1994年回到花地瑪,當時她被指控縱容國家被印度尼西亞佔領。在國家獨立的很多年之前,瑪麗亞·達科斯塔·瓦拉達里斯跟隨一個代表團到處訪問,這個代表團中有一些支持印度尼西亞佔領東帝汶的種族融合派領袖,其中包括當時的印尼東帝汶事務巡迴大使弗朗西斯科·洛佩斯·克魯斯。這個小組被許多散居各地的東帝汶人指控是在從事印尼的活動。因此,「出現了一些政治方面的混亂。但葡萄牙人很好地接待了我們」,瑪麗亞·瓦拉達里斯在帝力對葡新社講述到,在23年以後,在回到花地瑪以「更冷靜地祈禱」和「感謝東帝汶獨立」的數日之前。
預計還會有近100聖多美和普林西比人去往花地瑪參加慶祝活動。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的主教也會隨行參加。曼努埃爾·安東尼奧說道:「毫無疑問,花地瑪有一個值得從各方面進行研究的現象,那裡出現了我們不能否認的證據。這個證據使得教皇本人,將在聖母顯靈一百週年前往花地瑪,並稱讚了兩個小牧羊人弗朗西斯科和潔辛塔——最終成為教會冊封的最年輕的非殉道者兒童。」

花地瑪的未來?

如果花地瑪聖母顯靈受到伊利亞山谷(Cova da Iria)承認,類似的現像畫面還有如撒萊特(Salette)聖母和露德(Lourdes)聖母,這些孩子們的故事的下一章應當在波斯尼亞天主教區的默主哥耶(Medjugorje)。這個小鎮每年都會接收一百萬名朝聖者,其中許多人葡萄牙人相信這裡是花地瑪信息的延續。但目前梵蒂岡仍懷疑這些自1981年以來持續至今的特別意見的真實性。
72歲的瑪麗亞·海倫娜·費納德斯已經去了三次默主哥耶,「大概15年前」,她的丈夫在書店發現了一本關於那個地方的書籍。這位來自維塞烏的葡萄牙人說,「我們在這裡看到了很多的主教堂,很多。我們是葡萄牙人,我們有我們的花地瑪,但我們花地瑪發生在100年前。在這裡,有和我們一樣的聖母瑪利亞顯靈。我們有幸兩次在那裡看到了衪顯靈。」
對於從2002年開始去默主哥耶並陪同了多位朝聖者的神父卡洛斯·麥里多而言, 「這個地方的神奇之處是真的能感受到聖母瑪利亞的存在」和「是偉大的信仰之地,非常強烈」,並解釋說,梵蒂岡可能不會承認默主哥耶是聖地,雖然有定期的「顯靈」。「在經過(梵蒂岡)通過後,當然會有更多朝聖者。然而儘管現在這裡還未經準核,還是有會有朝聖者繼續到來」,這位神父教士說,戴著Kricevac山(即「十字山」)的白色十字架,在清晨5:30陪同了一隊50名葡萄牙人攀爬了十字山高500米的陡峭山坡和岩石後。
在方濟各神父德拉甘·魯西奇卡看來,默主哥耶(Medjugorje)也是繼續花地瑪信息的一個途徑。「所有這些顯靈之地都有相似之處,都是出現了苦修、交流信息和另外更虔誠的通向基督耶穌之路的一種生活方式的地方」,這位牧師說。
神父卡洛斯·麥里多也認為花地瑪和波斯尼亞地區之間存在聯繫。 「在1991年8月25日的信息中,祂(聖母)說,『我會結束我在花地瑪開始的事物。』這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被祂提及過的土地」,這位牧師表示,並解釋說,聖母在葡萄牙承諾說:「純潔的心會勝利。」
在默主哥耶經營了一家旅行社28年的老闆Davor Ljubic因工作去了花地瑪「15次以上」,並解釋說,在5月13日,波斯尼亞將舉辦一場獻給花地瑪聖母的彌撒。「默主哥耶與花地瑪的根本區別在於默主哥耶還生機勃勃,因為那些先知還活著,沒有哪裡的信仰像這裡這般虔誠」,這位旅行社經營者說。 1981年聖母作為「和平女王」出現,從那以後,已經向六位先知連續顯靈多次,這個現象至少每個月都會重複出現。
天主教對這個現象持懷疑態度,甚至已經解僱與這個情況有關聯的一個神父。近年來,羅馬一直有派遣使團來評估那些「顯靈」的規範合法性,但到目前為止相關仍沒有定論。

澳門加入慶祝活動 

前澳門耶穌會負責人Luís Sequeira認為,冊封弗朗西斯科和潔辛塔為聖者和教皇方濟各去花地瑪都是給葡萄牙人的「一個偉大的禮物」。「今年我們有教皇來到花地瑪和冊封兩個孩子」,這位牧師說。這位耶穌會成員坦承自己「非常高興」梵蒂岡認可了那兩個葡萄牙孩子的「德」。他說,「這個選擇……人們不是很明白為什麼,但上帝有祂的方式。」
對他而言,澳門花地瑪聖像巡遊吸引了非常多的人,是該特區最大的天主教公開活動。「毫無疑問,規模最大的(天主教)宗教活動是花地瑪聖母的。巡遊是參與者數量最多的活動,不僅有澳門本地人參與,還有來自香港、(中國)內地和周圍的一些國家,如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的人,包括一些來自菲律賓的團體」,他說,並強調也有在外地生活的土生葡人「這時候,回來這裡」。
澳門有近64.5萬人,其中天主教徒應該有3萬人。澳門花地瑪聖像第一次巡遊是在1929年進行。今年是聖母顯靈一百週年,澳門的活動將「更為盛大隆重」,「比平時更大」,這位耶穌會士表示,他還是花地瑪聖母教會的教士助手。主要的特別之處是彌撒和九日祈禱將在澳門主教座堂進行,而不是在聖老楞佐堂,像以往先巡遊然後移動到主教座堂。在主教座堂有我們澳門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花地瑪聖母形象之一,上面刻著「Rainha do Mundo, Mãe de Portugal, Amparai Macau(世界的王后,葡萄牙的母親,保佑著澳門)」。
在Santo Agostinho教堂的耶穌會士住所,這位牧師稱讚教皇方濟各和他與北京在對話上做出的努力,但他預計天主教教會和北京之間的關係不會出現一些根本性的變化。他總結道,「短時間內我不會立即看到。中國人民總是緩緩前行,必須確保非常安全。不要忘記這在中國大陸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那裡仍然有落後的馬克思主義思想,特別是(中共)黨的制度。」

《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道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