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婦勸退:失敗婚姻的萬能藥或具利潤的職業 - Plataforma Media

情婦勸退:失敗婚姻的萬能藥或具利潤的職業

「小三」是互聯網上廣為人知的貶義詞,指的是第三者對婚姻的干擾。由於大多數 「小三」都是女性,他們也被稱為「情婦」。
這或許是很難想像的,這樣一個輕蔑的稱呼已經催生了一個新的職業──「小三勸退師」或「情婦勸退師」。如果在搜尋引擎輸入以上關鍵字,將出現大約80,000個結果。這個日漸發展的職業最初在上海、成都和深圳等大城市啟動,目前已傳播至整個中國;證明了相當鮮明的現象。
由於飆升的離婚率,催長行業的蓬勃發展
2015年10月在上海舉行的第二屆中國婚姻家庭諮詢服務行業高峰論壇期間,主辦方維情國際婚姻醫院情感診所為婚姻家庭諮詢行業制定,特別針對勸退小三服務的框架。該集團還開通了全國的投訴熱線,設立小三勸退的培訓課程,學費高達30萬元人民幣。
流行語「小三勸退師」已與中國在過去12年穩步上升的離婚率不可避免地緊密聯繫著──根據調查顯示,八成的婚姻失敗是由於「情婦問題」。
維情集團總裁舒心指:「我們公司從成立以來一直都在做『小三』勸退的諮詢和服務工作。」據他介紹,該集團旨在幫助那些發現自己丈夫出軌,想保護婚姻的婦女。他說:「這是婚姻中的『商機』。」

如何勸退小三

二十八歲的康納是深圳一家公司的老闆,幫助離異夫婦復合。自2012年起,他的員工開始為感情破裂邊緣的配偶和情侶服務,即是勸退第三者。
他們的方法是為第三者創建新的朋友圈,而她容易放棄充當別人婚姻中不太光彩的角色,因為她將尋覓到更佳人選。

無獨有偶,在重慶,羅榮也一直努力挽救婚姻,他說他僱用高富帥使小三轉移目標。「我會想出不同方法來『破壞』我客戶丈夫和小三的關係,但絕不會採用跟蹤、偷拍、威脅等違法手段來趕走小三。」
隨著這個趨勢,一些所謂調查公司、偵探公司以及諮詢公司等長期游離於國家法律和監管的邊緣地帶的企業,趁勢改行,轉型成為「小三勸退公司」。
在這個蓬勃發展的行業,維情集團受媒體密集報導。
據該集團首席諮詢師明麗指,自公司創辦15年以來,他們已拯救了5136段婚姻,阻止了5859段婚外情,並分離了6270名小三。據計算,他們已幫助1.65對夫婦再婚,拯救3.65個家庭,假設全年無休,每天可拯救一段婚姻,勸退1.5個情婦。
他們有四個主要方法勸退小三:幫助她們找到更好的男性;安排工作或生意讓她們離開;請她們的父母或朋友勸說他們;讓她們發現自己「男友」的不足。
要挽回一段姻緣,他們常常需要具不同背景和獨特風格的演員所組成的團隊。通過勸服、施壓、催眠或引誘等手段,往往需要六至八個月,收費30萬至60萬元人民幣的費用。
明麗說:「我們的目標是構建和諧社會,弘揚正能量。」

邊緣職業 備受爭議

劉偉民是廣東省婚姻家庭諮詢師協會會長,出席了為設立「小三勸退師」行業標準的第二屆中國婚姻家庭諮詢服務行業高峰論壇,,他指該職業「簡直是胡鬧」。
在劉偉民看來,這個稱號是對女性的歧視。沒有證據判斷某人是第三者就有誹謗的嫌疑。此外,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還沒有發出「小三勸退師」的執業資格證書。
明麗接受記者採訪解釋指,大多數勸退師實際上是專門從事婚姻家庭諮詢,他們必須持有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頒發的婚姻家庭諮詢師證書。
陳一筠是著名的婚戀專家和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是舒心的老師。儘管他們私交甚好,陳澄清指「小三勸退師」不是名正言順的職業,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也不會核准專業資格。
然而,舒聲稱「小三勸退師」只是被媒體大肆炒作的概念——其中大多數實際上是愛情和婚姻家庭諮詢師。只要有能夠防止小三插足別人家庭的能力,他們並不需要資格證書。
劉說:「這一過程涉嫌侵犯第三者隱私權,從民法通則來講,職業行為要遵守法律秩序和公序良俗,而用扮演角色、隱瞞自己真實身份的方式,屬於民事的欺詐行為,是無效的,不為法律認可的。」
此外,劉說,「小三勸退師」收取高昂的費用會嚴重損害市場,並會因而損害行業行規。陳也同意這一觀點,指出培訓要30萬元學費,「小三勸退師」儼然成為暴利行業。所以,他們勢必使用一些不合法的方法甚至詐騙。
除了行業行規的擔憂,亦對「小三勸退」有憂慮,就是只指出症狀而找不到根本原因。據陳表示,第三者可能是婚姻關係破裂的原因,也可能是婚姻關係破裂的結果,所以對婚姻家庭諮詢師而言只去盲目勸退「小三」是無意義的。
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理事、中華女子學院女性學系教授、中華女子學院婚姻家庭諮詢中心主任羅慧蘭說,婚姻家庭諮詢包括婚外情諮詢,但是有一套自己的職業道德和職業規範。目前「小三勸退師」用到的方法多容易觸及法律的底線。 「所以,「我個人不認同所謂『小三勸退師』和婚姻家庭諮詢這一職業有任何相關的地方,對於促進婚姻家庭和諧也沒有實際意義。」
劉偉民說,婚姻家庭諮詢行業最重要的價值體現在公益性和社會性,其次才是市場。「婚姻家庭諮詢的初衷和使命是要用愛心幫助有困難的家庭走出困惑,構建和諧幸福的婚姻家庭關係,促進家庭和諧和社會和諧,這種使命任何時候都不能違背。」

20110828132338569

小三勸退顧問公司

對大多數中年男性而言,反感的大膽企業家──舒心,是「維情公司」的創辦人,該公司專門幫助婦女和消除小三。
在59個城市設有相關辦公室,並有320名員工,該企業成立已有16年,秉持「挽救受外遇威脅的婚姻」的理念。
使用最多的方法包括融入「小三」(意思為第三者)的朋友圈。
今次情況是,舒的公司職員要冒充小三鄰居或到小三的公司工作。
舒向《葡新社》描述指,在第一次接觸,逐漸取得信任後:「他們一起旅遊、購物、交換禮物」。
最後,需要勸退「小三」以完成委託服務:「我們的人員令她感到慚愧;向她解釋指她正在拆散別人家庭,而她的關係亦沒有將來。」
舒成為受尊崇的婚姻守衛者前,在雜誌上曾提供過類似的感情建議,在離婚法生效後他決定開設現時的顧問公司。
舒說:「在我們父母的年代,當婚姻出現問題時,會向家人、朋友、老闆或同事請求調解。」
僅有少數的案情是丈夫兩人不和解,離婚取決有關「單位」上司的批准。
該實體當時負責向工人提供基本用品和住處,而工人幾乎大部分的事情都要先得他們的允許,展現出在毛澤東「時期」國家干預的特點。
續指:「今時今日,中國人放棄成為「單位人」而成為一個自由人,當婚姻出現問題時,第一個反應是與朋友交換意見。」
微笑著敘述:「有人早上結婚,中午就想離婚了。」
企業的好形勢不讓人感到詫異:顧問收取360元時薪,當服務完成後報酬不低於3萬6000元。
有時,是花心客戶委託服務的,有8個情婦都是互相認識的,甚至還「一起慶祝特別日子」。
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劃破了和諧。
舒說:「當時,有人為恢復自由身而聯絡我們。他們沒有能力提供開支了。」
近年來,通姦與十多個中方高層官員落馬都有關。
即使不是中國法典懲治的罪行,但被認為是「社會主義道德的破壞」,並且對共產黨黨員來說是「不能容忍」的。
當時報章都指在2013年被判死緩兩年的前鐵路部部長劉志軍,他有「10多個情婦」,當中「大部分都是演員」。
而中國高層領導人的周永康,因被指是新中國建立後最大貪污案而被捕,在6個「行宮」中包養情婦。
對舒而言,事件有部分跟納妄的習俗相似。
他總結:「曾經是普遍的,直至新中國成立。」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