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鑽石得到工資 - Plataforma Media

以鑽石得到工資

石油價格降低和寬紮的貶值,為安哥拉打開危機之門,表現在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資金援助提交的正式請求 。

為了繞過幾個月工資不能到達葡國的事實,這一影響數以千計移民者的問題,越來越多葡萄牙人使用寬紮購買非洲境內的鑽石,並走私到葡萄牙以取得歐元的補償。

銷售價值變化很大,範圍介乎1500至5000歐元之間。由於犯下非法行為(販運寶石),移民者被建議攜帶小鑽石,藏在身上或嵌入便價手錶或戒指中,以免在出發和到達的機場中被檢測到。

「這是一顆鑽石,老婆!我給你帶來的鑽石戒指!」,來自Vila Verde的木匠安東尼奧在聖誕節前夕說, 其在安哥拉工作九年了。其妻子簡直不敢相信, 54年來,從沒有在生活中看到一顆寶石,現在有一顆在手指上。 「早年,我曾在布拉加的公司工作,一切都非常順利。在羅安達有食物和住所,每月在葡萄牙銀行有1 500歐元」,他回憶說。

他說:「大約一年前,我和我的同事沒有收到薪水。該公司有資金來支付,但只可以以寬紮支付給我們」。準備回家,安東尼奧有兩種可能性:「一就甚麼都沒有的回來,因為安哥拉貨幣在葡萄牙沒有報價,或是如我的同事一樣,購買鑽石」。他選擇了後者。

像他的還有花地瑪,布拉加的行政人員,在要回到葡萄牙的時候,聯絡了「隆達(鑽石開採區)的仲介人」及購買了「可以的所有石頭」。 「他們向我們要買的是小鑽石,以防止執照及許可證,而有可能就把寶石鑲嵌入便宜的手錶或戒指裏,這樣,在機場,就沒有甚麼要交出的……但也沒有雕琢這些寶石」,他說。

到達布拉加後幾天,他發現「在波爾圖地區一家珠寶店」及銷售這些沒有加工的鑽石。 「我敢肯定,我沒有進行一個好的生意,但是,在放棄安哥拉的工作成果或恢復一些金錢之間,我當然選擇了風險」。 「風險」令他可以收到「近五千歐元」。

很難轉賬到國內銀行,導致需要找到有「或多或少的困難」的辦法,使錢到達在葡萄牙的家人手裏。「一段時間以來,支付給一名安哥拉以令他每天去一家找換店以轉移5萬寬紮。然後,我開始購買貴重物品以投入資金。如果不是這樣,拿著鈔票來點燃火篝」,住在埃斯平霍的電工法蘭西斯庫說,七年前移民到安哥拉。

PORTUGSL - DIAMANTES

「血鑽」的入口

雖然國際鑽石證書制度──名為金伯利進程,事實是葡萄牙當局還處於「天堂之東」,沒有人實際控制這些寶石的貿易。

大多數鑽石通過外交手袋來到葡萄牙,根據法律規定,這不能被當局打開,甚至能通過機場或海港碼頭的控制系統,為此目的,重要的是因為該系統對檢測寶石是完全無效,尤其是仍處於粗糙狀態。

企業損失數百萬

在這,葡萄牙工人不再能夠領取工資,也不能寄錢給家人。能拿到黑市上的美元是高度企圖。目前已有錢「騾子」來歐洲出售貴重物品以拿到美元或歐元來養活街上業務。
安哥拉銀行保證繼續拋售歐元及直至一月份,才知道該國再次被「解封」以在北美美聯儲購買美元。事實上,繼續是不能轉帳到安哥拉以外的地區。
「公司不說話,因為他們不希望在這裡提醒市場,為了不製造客戶之間的不信任。與此同時,沒有人願意在安哥拉被揭露,生怕再有問題」,接觸一些在安哥拉的最大葡萄牙公司的來源解釋到。 「許多人都接受貶值30%〜40%的錢以可以離開那裡」,他感慨道。在街上,2014年1美元可換100寬紮,昨天打破記錄:450寬紮。官方匯率大約是161寬紮。
更糟糕的估計,大約20萬葡萄牙人在安哥拉工作(領事館數字更低)。除了寬紮貶值使他們所得工資縮減30%外,購買外匯可以使其餘40%消失,所剩的就不能足夠支持生活或返回,由於土木工程工會揭發,其估計還有80,000人被拖欠工資。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