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宣告的戰爭 - Plataforma Media

未宣告的戰爭

 在一個灰色的早晨,全國聚集在莫桑比克中部貝拉市告別逝世於4月6日的海梅·貢薩爾維斯,他是一位離休但仍享有頭銜的大主教,他曾使長達16年的非洲大陸最血腥的一場戰爭終結,並於1992年《羅馬條約》簽訂中擔任天主教調解者

從國家元首菲力浦·紐西至莫桑比克較大黨派、宗教領袖和學者的代表,在國家面臨陷入一場新戰爭的威脅的時刻,所有人都希望最後一次向這一貝拉的前任大主教致敬,他被視為「和解英雄」。

在這場由一家私營電視頻道直播的葬禮上,所有演講和媒體聲明都強調和平這一詞,暗示一場已到來的危機所帶來的動盪以及海梅·貢薩爾維斯在指責政客推動仇恨的民主政治後,在最近幾個月所遭受的痛苦。

「他們每天都在說和平,和平,和平!什麼和平?恥辱的和平?和平在哪裡?」,9月,他在貝拉的天主教大學的一次活動上表示,活動還邀請了全面和平協議簽署者前總統希薩諾和莫抵運領導人(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黨)阿豐索·德拉卡馬,這是二十多年來他們的首次會面。

 

警衛、伏兵和難民
和平在哪裡?在這位名留歷史的名譽大主教於貝拉市下葬當天,4月9日,到達這一城市的還有莫抵運一位領導者的殺人傳聞以及索法拉省戈龍戈薩山未確認的轟炸描述,阿豐索·德拉卡馬自去年年底起就在那裡避難,他缺席了向這位主教告別的活動,理由是缺乏安全感。

近幾月來,莫桑比克中部對政界就是這樣的描述,國防和安全部隊已將大批軍隊從中部撤出,同時,在索法拉省N1國道的兩段,也是該國的主要道路,車輛流通只能借助軍隊裝甲車隊和員警車隊。即便如此還是會被襲擊。

自莫抵運宣佈對該國中部主要道路實施軍事控制以來,當局對莫抵運的襲擊造成的死傷人數不可知。這一最大的反對黨稱其遭受迫害、綁架和對其成員的殺戮。

莫解陣線(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執政黨,反過來指控莫抵運同樣也這樣做。

除公路和對公共交通中的巴士的伏擊外,據稱這些交通工具被用來轉移政府的士兵,有關於政府向這一莫抵運傳統領地發動軍事侵略的記錄,而且造成至少兩個已知的後果:由於缺乏安全感,11000難民從太特省逃難至鄰近的馬拉威省,36000名贊比西亞省的學生無學可上。

 

武裝匪徒」
和「共產主義者」

這場新的危機源於莫抵運拒絕接受2014年大選的結果,莫抵運指控選舉過程存在欺詐,並要求通過一種自治省的模式和《憲法》的改變統治,其聲稱獲得勝利的中部及北部六省,遭到多數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國會議員的否決。這些否決為反對黨將國家推入新的戰爭埋下引線。

去年9月,阿豐索·德拉卡馬的隨從人員在馬尼卡省遭受兩次伏擊後危機加劇,第二次伏擊使得他的保衛人員傷亡嚴重。儘管這兩起事件仍有待澄清,這位莫抵運的領導人得出結論,他是兩次刺殺的目標,也使得他第一次決定回歸戈龍戈薩,反對派的大本營。

隨後的一個月,他在政治調解者和記者的陪同下離開避難所,一到達貝拉市,他的住所就被員警包圍和侵入,員警稱是為了收繳莫抵運持有的武器。他又再次返回戈龍戈薩……之後又轉變為配備高級軍事裝備。

日益嚴重的危機也伴隨著言語攻擊的加劇,內戰期間術語的重新啟用,例如指莫抵運份子的「武裝匪徒」和「恐怖分子」或指莫解陣線黨的「馬布多共產主義者」。

德拉卡馬堅持稱,他將統治尼亞薩省、楠普拉省、太特省、馬尼卡省、贊比西亞省和索法拉省,雖然已經過了他訂立的實現統治的期限3月31日,他解釋說進程延遲是因為大規模的軍事進攻以及針對消滅反對派領導人的所謂敢死隊的殺戮。

政府方面則表示,莫抵運非法儲藏武器,並策反反對派的人加入國防和安全部隊。這是自羅馬和平協定簽署後,二十多年間爭論的焦點。但政府表示已多次邀請德拉卡馬重返談判桌,但他至今始終不同意,同時,當局的軍事行動也不斷加劇。

「如果沒有別的辦法(阻止抵運的武裝行動),如果莫抵運停止對人們開槍,人民就沒必要被保護,因為不會有硝煙」,若阿金·希薩諾在接受《Savana》週報採訪時表示,他解釋了國防和安全部隊的行動,並回憶稱,即使在羅馬談判的兩年期間,衝突從來沒有停止過。

 

16846003_770x433_acf_cropped

武裝和平

2013年,其領導人在戈龍戈薩的住所遭到襲擊後,這一襲擊使得他近兩年內一直躲在所謂的「不明確地方」,莫抵運就已封鎖了靠近N1的 Save-Muxúnguè(索法拉)段的公路。
伴隨最近的衝突幽靈,不論戰爭的激烈程度如何,戰爭成為需要避免的一個詞,並轉為委婉語「軍事── 政治緊張局勢」。2014年9月,德拉卡馬和前總統格布紮達成協議,使得選舉得以在隨後的一個月舉行,這一協議成為「軍事敵對行動停止協議」。
反對派的武裝力量被單純表達為「莫抵運殘餘」,而莫桑比克國防和安全部隊則被輕蔑地視為「讓步者」,這場危機,而不是戰爭,也被稱為「武裝和平」。
除這場未宣告的戰爭外,佔主導地位的政治勢力仍然遭受信任危機,甚至作為一種可能性的對話的恢復本身就是不可調和的立場受害者,莫抵運要求南非、歐盟和天主教的調解,共和國總統則聲稱不可能有任何先決條件。
莫桑比克經濟面臨外部衝擊,該國中部和南部遭受了一場前所未有的乾旱,這兩者都對商品的獲得和生活成本的上升造成了很大影響,而且還未找到解決該國唯一能控制危機的方案。這位名譽大主教的話語在他逝世這一刻被高聲重複。
「我們的政治家不可能見面討論國家的問題。他們找不到彼此,無法談話」,海梅·貢薩爾維斯,「我們可以在同一時間敲響莫桑比克所有的鼓,沒人會聽到」。

 

Henrique Botequilha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