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然認為澳門擁有有趣的東西 - Plataforma Media

我仍然認為澳門擁有有趣的東西

利安豪(Rui Leao)是新任的葡語國家建築師委員會(CIAPL)主席。他肩負由「社會責任感」和「思考這座城
市」的野心所刺激的「考慮、思考和建造」這座城市的建築文化使命。之後,他坦承,他有將澳門的建築挑戰展現給世界的「苦惱」

 

澳門平台:如何參與這種聯合行動,首先本土化,之後再國際化?
利安豪:1996年,當我與Manuel Vicente一起回澳門工作時,有很多葡萄牙的工作室,這種文化 —— 獨特的 —— 一定程度上將某種存在、思考、建造的方式傳遞至這座城市。這是一種非常里斯本化、葡萄牙式的文化,它被傳遞至澳門的現實中。基本上,這些工作室是一種內核很小的研究中心,它在社會學領域做了很多有趣的工作。

 

澳門平台:比城市規劃或美學方面更有趣?
利安豪:也可以說,但不僅是建築學;甚至出現了將城市作為實驗室的社會學思考。建築的呈現與葡萄牙所思考的與所做的是不同的,因為現實完全不同。靠近的方式也許是同一種,但結果不同,因為安裝過程有了變化,最終有了妥協……

這件非同尋常的事物有消失的危險,並且是不留痕跡的。因為城市和階層在當時不存在 —— 現在不存在 —— 允許這種多樣化的身份:一些產出;另一些思考;其他人通過報紙、會議和論文,寫作,記錄和溝通……

 

澳門平台:這種公共干預沒有收縮?
利安豪:在工作室中仍然是這樣。或許沒有更多的表現,因為建築師不是依靠坐在某個特定地方而獲承認的。在葡萄牙文化或葡語國家文化中,建築是基本的,但在中國文化中卻不是這樣。事物的書寫方式是不一樣的,而建築師則不具有這種身份。

 

澳門平台:如何開始參與葡語國家建築師委員會的?
利安豪:葡萄牙建築師在澳門這一協會中的比例較低,但在國際建築師協會、亞洲建築師協會和葡語國家建築師協會中,後者是人際關係最密切的一個協會,因為更小,而且有一個身份網,情感交流更多。不那麼官僚主義,而且相互之間關係更近。因此,我總是對葡語國家建築師協會投入得更多,因為認為我們缺少這種橋樑。我們進行個人形式的交流和文化間理解,建築師希望瞭解安哥拉和巴西發生了什麼,而不是建築文化間的交流。

 

澳門平台:這些葡語國家建築師間連接的橋樑是堅固的嗎?
利安豪:20世紀,通過領導集團,巴西為葡萄牙成為當時的模樣貢獻了很多,也有巴西建築師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印記。巴西和安哥拉之間有橋樑,但其他連接就比較稀少。2006年,我在馬托西紐什就任葡語國家建築師委員會副主席,與新的委員會成員一同就任。第一代人的想法是組織和發展這一網路,但最終變成了聚集一群朋友。已經到了很難成長的階段,重要的是改變參與的人。

Entrevista 2

 

澳門平台:為什麼決定競選主席?
利安豪:首先,我仍然有這一苦惱,因為我認為澳門擁有一些有趣的東西,但鑒於我們的人數和地位,我們總處在邊緣地位。所以我們就迷茫了,因為很難解釋澳門的背景和建築所面臨的挑戰。
而且,加強這10萬位建築師之間的聯繫也是一大挑戰,這些建築師必須十分瞭解文化,因為在他們的國家,建築業仍花很多時間討論和反思城市。
在這些土地上,這一職業仍受維護。

 

澳門平台:在澳門卻沒有那麼多……
利安豪:在這裡,建造這些大型度假勝地的方式是福特主義的,建築是不負社會責任的。項目被拆分成部件,最終,建築不再為人服務。我們總是認為,可以通過城市的分配、公共空間和組織創造社會的再平衡。

 

澳門平台:葡語國家建築師協會的主席團在澳門重拾這一討論?
利安豪: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統治階級。正如我的一位朋友說的,建築師是權力者的主婦;如果讓我們打掃,我們就打掃屋子。當建築不被重視為社會行為時,我們能做的就不多。在巴西,例如,建築師有非凡的力量。在葡語國家 —— 甚至整個歐洲都是這樣的文化 —— 建築師是城市規劃師, 在中國和整個亞洲卻不是這樣。不久前才出現了城市規劃師,之前由地理學家負責處理經濟和土地之間的交叉事務。很多時候景觀學家、歷史學家和經濟學家也參與,但城市規劃只有通過建築師的協助才能完成,因為是他負責項目以及考慮如何整合項目的各部件,不論是屋子還是城市。這是在澳門辯論的問題,繼續這樣做很重要。

 

澳門平台:澳門仍在為城市規劃的存在而鬥爭……
利安豪:我們在這一方面浪費了很多時間,但在巴西,事實很清晰,不論政治或社會都給予這一階層巨大的力量。例如,他們有義務和責任相互討論和爭論城市希望變成什麼樣以及應該往哪走。

 

澳門平台:這會影響決策者?
利安豪: 沒錯。但也引起我們的反思和認識。這些都是反對城市化建築的地方,現在城市化建築很流行,就像一種色情片擴散範圍很大 —— 感謝上帝,現在不怎麼流行了,因為沒有那麼多錢。幸運的是,有些地方,例如葡萄牙和巴西很反對這麼做,因為建築師擁有最強的合法性,他們會在報紙和電視上傳播這一知識。

 

 Entrevista 3

恢復中國需要澳門的想法 

 

澳門平台:在此背景下,一位澳門建築師主持葡語國家建築師協會讓人感到驚訝?
利安豪:或許會。但有趣的是,以巴西為例,建築師仍關注內部。他們的國家很複雜,很有趣,有很多可以探索的,所以他們不關注這些論壇。每次我們舉行會談時,我都會意識到,是他們之間在對話,我就會讓他們停下來,和我們一起談論。在澳門,相反,我們總在看外面。如果算算我的每日聯繫,或許我每天給外面的人打的電話比給裡面的人多。我們總是向外逃,因為我們的規模小。

 

澳門平台:這三年任期的重點是什麼?
利安豪:最重要的是延續前兩屆任期所做的,期間他們簽訂了很多協議,搭起了合作夥伴間的橋樑,例如葡語國家共同體;葡語首都聯盟,非洲建築師聯盟,南美建築師聯盟,或國際現代建築遺產保護理事。我們正在與更多組織協商。

 

澳門平台:與中葡論壇或中國機構建立合作夥伴關係有意義嗎?
利安豪:很有意義。不在葡語國家建築師協會的中心議程中,但卻是值得探索的很有趣的想法。與中葡論壇的合作和工作多為有社會影響的基礎設施專案。我們的組織結構中包含這些地區所有的建築師,甚至是被邊緣化的。很多事本應一切順利,因為有很多投資,但卻在社會和文化一體化層面失敗了。直接從北京拿來的這些項目,有時候會有一定的負面影響。我不是在談論建築行業的中國勞工 —— 這是另外一個問題 —— 而是說這些項目不符合當地實際。

 

澳門平台:有些甚至成為中國新帝國主義的負面標誌……
利安豪:我認為是第三世界與第三世界的一種關係。什麼有利益以及中國可以從中賺很多錢也是認識層面的問題 —— 不僅僅是投資和基礎設施。這是跨文化交流的表現,加強情感交流,而不僅是投資或購買。

 

澳門平台:是澳門的工作室將中國投資引入葡語國家的機會嗎?
利安豪:我將為這一平台重拾中國需要澳門的想法。中葡論壇需要將葡語國家建築師協會作為其不可或缺的合作夥伴。所以我才下了這一賭注。

 

澳門平台:這種聯繫已經完成?
利安豪:已經有了初步接觸,因為一切都還需要探索。秘書處有了新的領導層……需要談話和組織。

 

澳門平台:葡語國家的建築師如今如何看待世界的這一側?
利安豪:情況已完全不同,現在對中國有很多關注,他們也很有興趣瞭解亞洲的成功模式:如何做,如何訂立合同,協商……不僅是中國,還有韓國和新加坡。我看到巴西人有這一興趣,例如,一些大學已有所行動。

 

澳門平台:澳門的建築師可以在葡語國家建築師協會擔任什麼角色?
利安豪 ——我們在里斯本有常駐秘書處 —— 總部在葡萄牙建築師團體辦公室 —— 另一個在巴西。我的管理理念是建立第三個更強大的,可以協調這些事務的秘書處。建築師協會現在有一支年輕的領導隊伍,這很重要,因為30-40歲的年齡可以做很多事,可以有所作為,也可以帶來新的管理和做事方式。這支工作團隊也使得在澳門的葡萄牙建築師不那麼被動,因為這支隊伍與協會肩並肩而行,他們也是登上葡語國家橋樑的斜坡。

 

雚步毅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