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樣化和手工業 - Plataforma Media

多樣化和手工業

澳門經濟多樣化問題,標 誌著在公共議程上的長期 逗留。這也是由幾個當地 政界人士先後證實的一個 主要政治方向。國家元首 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慶祝週 年紀念活動到訪澳門時表明的。

經濟多樣化的目的只有細節是新的。它 主要的基礎是減少該地區對博彩業 的依賴。雖然強烈希望和決心把這作為基 礎設計,如果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沒有緊 迫感,這必然是優先考慮的項目,可惜在 公眾的結構和系統化商議及體現並沒有說 明。

特別是希望在這裏指出,人口方面的問題 已經不在政府的干預下。通常都在限制的 情況下,而且不只是在澳門發生。人口現 象有一個「難處理」的特點,如果我們可 以這樣制定問題:它的效果一般都是長遠 性的。現在辯論的公共政策,通常都側重 於更迫切情勢方面的問題。緩慢呈現的人 口現象「適合」分析,當採取人口數量較 多的參考數據多於變量影響時。此外,所 有提出希望解決的問題方案,當我們提及 到人口變數都是不容易的(經常或甚至有 可能),人口的基本趨勢是不容易被操縱 或改變。

當局已對人口增長的情況作出一些方案, 這是必然的。它不是對這些預測的假設或 它們之間的一致性作出試驗的。該法院注 意到事實是另一回事,人口增長、可能途 徑和日程表單一化之間的關係。現在人口 增長與速度構成對其勞動力市場的實際情 況影響,將會必然是多樣化過程、速度和 特點的條件。

多樣化無論是外表,不能沒有人類而發 生,一方面需要主動權和風險,另一方面 是與合適技能和決心。但是,這還遠遠不 夠,又有誰可以為行動灑上肥料,使得社 會和經濟環境總體都有利。這將導致人口 結構與手工業資格之間關係的演變,而經 濟結構的演變都像是複雜和深奧的,很多 時候是輕微和難以轉動的。這種分析遠遠 超出此欄的範圍。

它可以的,但是不管其他更為複雜的因 素,同時証明目前的人口狀況不是生產結 構多樣化最有利的,甚至對經濟增長亦不 會發生。在任何增長的情況下,無論是快 或慢,都是標誌著博彩業和其有關活動的 增長。因此要求在任何情況下,加大外國 手工業進口的量。

讓我們來看看為甚麼。首先,動態人口是 不利的。第一個跡象可以從出生率的變化 中找出。如果瞭解到,在一定時期內所出 生的,大約二十年後才能對勞動力市場產 生影響。現在很明顯地,在澳門的人口出 生率從80年代中期開始下跌。在10年間 後半期每千名居民只有20胎出生,在本世 紀的前十年浮動值介乎7:10之間。這意味 著,居民勞動力市場所作出的貢獻進入萎 縮時期,新的本地工人進入勞動力市場的 數量將趨於下降。

因此,勿庸置疑在本世紀前十年出生的居 民至15歲的人數下降,只有從過去的五年 內,以上提及到影響出生的增長開始略有 回升。這是預計勞動人口的年齡層,及其 增長將預料在更低年齡層次。因此在近幾 年出生率的回升,並沒有對以15歲的勞動 力市場有所影響。儘管如此,這是適當的 絕對值。與此同時,介乎於15至24歲之間 的居民人數,是在勞動力市場上第一個階 級的對應年齡,也一直在下降。

相反,老年人群迅速增長。因此一些55歲 以上的人數與24歲的總人數持平。在2000 年,幾乎是三倍。去年,首次指出進入勞 動力市場的階級(15-24歲)比離開勞動力 市場的階級(55-64歲)的數量少。

在任何情況下,這些數字意味著「本地」 的貢獻,不足以滿足經濟增長推動勞動力 市場的額外需求。也就是說,在未來幾 年,勞動力市場的淨貢獻將趨向負面。除 非對現行退休年齡或人口參與工作率有顯 著改變。因此,需輸入勞工以維持增長。 它指出,主要有兩種流入的移民,分別是 非居民工人和來自中國獲居留証的移民。 拋開這兩種移民,總體平衡一直穩定保持 低於400萬名居民。這不是支持顯著增長的 基礎;更沒有任何可見的多樣化。也可以 說,關於授權於澳門居住的中國移民的數 量累積表明,部分可以抵消赤字,但不足 以維持經濟增長。

投資週期的影響可以從非居民工人的數量 (TNR)中看到,在過去5年內,該數字大 幅增加,將註冊與實施在第二個投資項目 上──路氹城階段。這將明顯地加強主導 部門的效果。從哪裡來和數量是多少,以 及哪些可以成為可行的多樣化?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