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加利西亞,CPLP就「不完整」 - Plataforma Media

沒有加利西亞,CPLP就「不完整」

 

西班牙必須「抓住」加利西亞以靠近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與中國的情況一樣,「通過澳門加強和促進與葡語社群的聯繫」, 加利西亞國際文獻與分析研究所協調員敘利奧•裡奧斯(Xulio Rios)說。

 

澳門平台:有人認為加利西亞應被納入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中。對此您有何立場?
敘利奧•裡奧斯:這樣做非常有意義。它是我們立足於世界的身份之一,也是我們不應該辭去的。我們有美洲和大西洋的意向,而且我們還有更接近於葡語表達的語言因素。

澳門平台:隨著加利西亞議會一致批准了安德拉德和平法,一個新的視角出現了:加利西亞作為一個地區無法進入葡語國家共同體,但西班牙可以,以及隨後可以利用加利西亞這個葡語地區進行協調與CPLP的關係。這樣是否有意義?
裡奧斯:西班牙作為一個國家應該抓住這個機會與葡語世界建立更多的橋樑。這是一個備受忽視的維度,因為西班牙的跨國和多元文化現實的承認遇到了許多阻礙。例如中國,通過澳門加強和促進與葡語社群的聯繫。西班牙應該珍視這個維度和加利西亞。

澳門平台:加利西亞能在這一共同體中扮演何種角色?
裡奧斯:我認為沒有加利西亞的共同體是不完整的,由於我們的語言十分近似。此外,通過加利西亞擁有的在不同層次比較優勢,以及憑藉其獨特性,有助於擴大共同體與歐洲間的橋樑。

澳門平台:加利西亞加入進共同體的興趣在於什麼。有超越經濟上的原因嗎?
裡奧斯:毫無疑問還有文化和政治秩序的原因,以及與增強我們在葡語世界已進行多年的外部活動有關,例如,在加利西亞北部 – 葡萄牙社區,這一個區域是歐盟的歐元區模範。

澳門平台:葡萄牙就在加利西亞隔壁,但其他葡語國家的情況就並非如此了。這個比例可能是,加利西亞可以和這些葡語國家建立何種聯繫,或者有何興趣?
裡奧斯:我們之間的聯繫非常廣泛。例如,我們認為巴西有著相當數量的加利西亞僑民。與維德角的關係也正在發展,加利西亞和葡萄牙在各部門之間的聯盟可以促進我們加強與位於所有大陸的葡語國家間的關係。

澳門平台:不久前蘇格蘭舉行了獨立公投。加泰羅尼亞也隨後進行了關於成為一個獨立國家的民間公投。這些公投似乎產生了一個多米諾骨牌效應。可能會在加利西亞產生哪些反響?
裡奧斯:在加利西亞存在一種相對較重的民族主義情緒,但獨立運動的強度卻比西班牙統治的其他民族要低得多。西班牙憲法承認加利西亞是一個民族,就像加泰羅尼亞和巴斯克自治區一樣。在我看來,問題的深層次焦點並不在真的獨立,而是其他形式的聯合發展。然而,這些進程與目前的全球化和緊迫性是分不開的,保持自身身份的多樣性是作為應對仲裁政治生態的通式。

佔領中環與西班牙15M類似

澳門平台:您負責「中國政治觀測台」和分析其他一些中國的出版物。還舉辦了「中國政治國際電子論壇」,目前已經是第五屆了。為什麼致力於關注中國?
裡奧斯:我們的智囊團,IGADI——加利西亞國際文獻與分析研究所,中國政治觀測台的推動者——其誕生的目的在於監測計劃經濟體國家的轉型過程。中國是這種轉變中最傑出和成功的國家之一,如今在全球體系中所占的地位越來越重要。
澳門平台:如今西班牙如何看待中國?歐債危機與北京加大在西班牙的投資力度帶來了兩方的靠近?
裡奧斯:西班牙和中國間保持了數年的密切和睦政治,但在經濟領域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投資增加,即使在一些領域有明顯的承諾,如收購債務。然而,這些投資仍比他們能做到的要少得多。未來的潛力仍將繼續標誌著兩方之間的關係。

澳門平台:「中國政治觀測台」密切關注了香港的事件。對於佔領中環運動有何看法?
裡奧斯:我相信,發生在香港的運動與2011年西班牙的15M十分類似,也是要求一個真正的民主,即使兩者的背景十分不同。香港的情況,反映了當地社會的主要部分與遠方的大陸之間的間隙,且超越了關於行使普選方式的單純辯論。這僅僅是冰山的一角。

澳門平台:提交給北京的關於未來香港政府領導者選擇的提案有何價值呢?
裡奧斯:這一提案能改善目前的狀況,但有著嚴重的局限性。中國擔心的是美國和英國將插入敵對的或者其偏好的候選人,危及唯一一個未在政治上被西方主導的世界避稅天堂的控制權。此外也擔心在中國境內產生傳染效應。這些所有的恐懼解釋了它的保留意見,但它打開了與香港人民間的一個重要差距,特別是在年輕一代,以及使得與台灣間的關係變得更為複雜。

澳門平台:打擊腐敗是中國政府的口號,近來我們也看到了一系列公開的調查。相對于胡錦濤,有人說中國因習近平上台而贏得了鐵腕政權。您同意這一說法嗎?
裡奧斯:毫無疑問,如今反腐敗鬥爭變得更加激烈。有政治上的原因:政黨迫切需要重新獲得公眾輿論的信任。也有經濟方面的原因:我認為這是推動改革的一部分,因為[打擊]腐敗提供了一個超出了討論的觀點,即消除由壟斷企業和家族享受和控制的經濟體戰略部門的內部阻力。還是有明確的內部鬥爭信號,它讓我們明白江澤民(中國前領導人)對政黨的長期影響。

澳門平台:這可能意味著關於個人權利的討論將不會很快有機會進行?
裡奧斯:可能會有進展,但將是緩慢的且總是在維護穩定的框架下。對於共產黨來說,確保掌控如今現代化進程中的非常微妙階段是至關重要的。越靠近,危險越大。一個占主導地位的思想是,西方式的民主可能是一個「特洛伊木馬」,為了使戰略對手無法進行偉大復興,因此他們十分關心中國的個人權利,但卻不怎麼關心例如沙烏地阿拉伯的人權。

澳門平台:由於經濟形勢的低迷,您如何分析政府用以平衡中國經濟的計畫? 」李克強經濟學(Likonomics):計畫能產生效果嗎?
裡奧斯:當火車頭試圖改變軌道時,速度必須是適度的。要操作結構性改革以適用和改變中國的增長模式,就必須促進社會消費,對創新的投資和內部消費,等等。而對於市場,我認為,從我們自身的經驗來看,應該非常小心以及避免成為我們社會的「皇帝」,因為這有損於公共利益。不僅是效率。也是司法事物。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