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業收入下跌使議員擔憂 - Plataforma Media

博彩業收入下跌使議員擔憂

 

擬議預算在立法議會得到一致批准,但在面對博彩業收入趨勢下滑這一值得關注的情況下。

 

特別行政區2015年財政預算的法案在周二的澳門例行立法議會(AL)上獲得一致通過,但有議員表示了對於博彩收入下滑趨勢的擔憂。
「我們不知道明年的情況會是怎樣。如果不能收取到[預計的稅款],會出現什麼狀況?」林香生問到,這一問題也奠定了議員質詢的基調。
「我看不到這份預算案的科學因素。準備採納哪些基礎,準則,標準和原則?」,議員高開賢也通過間接途徑質疑到。他補充說:「我們擔心[博彩]收入持續下滑(…),而開支卻都在上漲」,高開賢繼續說,並提及2015年預算支出的整體值較2014年增長了7.9%,達到837.1億澳門元這一事實。
擬議預算的金額為1546.5億澳門元(193.3億美元),相比2014年上升0.7%,預計當前收入為1421.3億澳門元(177.7億美元)。
在直接稅收方面,政府預計有約1249.51億澳門元(156.1億美元)的現金流入,其中估計1155億澳門元(144.4億美元)由博彩產業負責,與2014年的預算(1178.4億澳門元,即147.2億美元)保持在同一水準,政府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在呈交的提案中指出。
「按實值計算的話,將會記錄到一個從300億澳門元到275億澳門元(37.5億美元到33.8億美元)的顯著下跌」,譚伯源在預測博彩業平均每月收入中說到。
10月為博彩業收入連續第五個月下降。累計來看,澳門賭場在前十個月已經產生3039.6億澳門元(38 0.5億歐元)的收入,比去年同期上升了2.3%。

對博彩業的質疑

這些數字並沒有說服議員們,他們抓住這一情況對博彩業的各個方面提出質疑。
「博彩業收入最近一直下跌,導致稅收也連續五個月下降。這一下跌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最終也減少了消費者和投資者的意願,以及反映在了住房交易市場的成交量上」,徐偉坤在議程期之前的一次講話中抱怨到。
「令人擔憂的是,政府大部分的財政收入來自博彩稅收,另一個事實是,大部分的在業人口從事博彩業的工作,因此,這一情形也再次證實澳門經濟對其的過度依賴」,這位議員補充。
徐偉坤認為,政府在財政管理方面應該是「謹慎而審慎的」,以面對改變時不會受到「大的衝擊」,並認為人民也應該意識到「需要做好暴風雨前的準備」。
“鑒於目前的形勢(…),我們必須團結一致,朝著多元化方向提出建議,規避爭議和容易影響我們穩定性的問題,我們絕不能讓那些想趁著如今狀況來破壞我們社會的和諧與穩定,以及造成社會分化和政治反對派的人有機可乘。香港 「佔領中環”運動的例子,對我們來說應該成為一個告誡」,他總結到。
從產業組織理論出發,根據201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吉恩·梯若爾(Jean Tirole)的觀點,議員吳國昌指出了牌照續期問題。吳國昌描述該部門在過去的十年中迅速擴張,賭桌數量從300多增加至5000,總收入從150億澳門元(18億美元)到超過3000億澳門元(376億美元),以及推動了旅遊業。
「市場結構決定了同一行為,因此,公用事業公司將加大投入以保障其特許權的更新以及維護他們在市場所占的份額比例”,這“將有害於博彩產業素質的提高,以及降低其轉變的必要性」,吳國昌警告。
這位議員警告這樣一個事實,即公用事業已經開始“準備2016年的新投資,將較以往增加一倍”,在其牌照續期的日期之前。不過,他表示,近期的收入下降「代表著保持多年的平穩快速增長的結束。公司會增加‘硬體’的供給,但人們需求不會增加許多」。
因此,吳國昌呼籲政府在續期時,監督和指導那些公用事業將收入的一部分投資在更新老項目上,以保持這一行業的創造性的吸引力,優化這一行業,以可持續的方式提高其競爭力」。
「如果只專注於野蠻的擴張產業規模,只會進一步壓縮澳門的容納能力,加劇雇主和勞工雙方之間的衝突,並阻礙了澳門產業的多元化,將特區置於巨大的經濟風險之中」,他警告說。
劉永誠的觀點集中在經濟多樣化上,指出儘管獲得了「初期的成果」,但主張加大尤其是對職業培訓方面的關注,以減少其它行業對博彩業的依賴。
「在明年的第二季度,我們將迎來第二次發展浪潮,預計屆時博彩收入將再次大幅增長,因此,雖然博彩產業規模有巨大增長,但其他行業也必須有自己的成長和生存的空間」, 劉永誠表示。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