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茲烏阿 1914:第一次世界大戰莫桑比克的加入 - Plataforma Media

馬茲烏阿 1914:第一次世界大戰莫桑比克的加入

 

由於一場始於歐洲也終結於歐洲的戰爭,成千上萬的人犧牲在莫桑比克的土地上。這場戰爭由歐洲列強發動,其影響直到今天仍然存在。

 

在莫桑比克的省會城市和其他地區的城市裏,並沒有很多的雕像和紀念碑,但是我們卻在這些城市中看到很多,始於1914年而結束於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有關的雕像。第一次世界大戰是第一次的全球性衝突,在一戰中死亡的人數創下歷史記錄。這場世紀之初的戰爭,是人類歷史上最為血腥的章節之一。為什麼在這個遠離一戰中心的國家會有如此之多關於一戰的雕塑呢?一些殖民時期或者其他原因遺留下來的,沒有歷史記載也沒有紀念對象的雕塑是如何經受歲月考驗呢?一個原因是規模宏大的戰爭,不僅會對這些參戰國產生直接的影響,因為很多戰役都是非常血腥殘酷的,伴隨著大量的傷亡,這些都改變了這些國家的環境。
在馬布多的工人廣場,在鐵路總部宏偉的大廈對面,矗立著一座宏偉的紀念一戰的雕像。大多數人都不關心為什麼在獨立之後,這個雕像仍然繼續存留下來。如果不考慮到審美方面的因素的話,這座雕像的隱喻-內瓦拉、庫永嘉、內格馬努-這些和普通市民沒有一點關係。值得慶幸的是,這座雕像經歷了歷史風雨的考驗。第一次世界大戰距今已有一百年,這場戰爭不僅影響莫桑比克,也影響全世界,因為在這場始於歐洲也終結於歐洲的戰爭中,成千上萬的莫桑比克人犧牲在莫桑比克的土地上,這場戰爭由歐洲列強發動,其影響直到今天仍然存在。
馬茲烏阿,1914年8月23日晚

這些使人想起源於莫桑比克的衝突。這場衝突為這個國家悠久的歷史添加了一筆豐富的資料,成千上萬的人犧牲在這場“愚蠢的戰爭”中。這場戰爭也幫助人們對這些年來的不幸進行反思,這場戰爭所帶來的影響在今天仍然存在,這同時也能幫助我們反思人類社會如何面對全球性的災難和衝。
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在古巴導彈危機的頂峰時刻對前蘇聯所說的話,至今仍然有效。在那場危機中,甘迺迪提醒他那些勇敢、富有經驗的助手顧問們閱讀“八月之槍”這本書,這本書的作者是屢獲殊榮的作家芭芭拉圖查曼,這本書從另一個視角描寫一場規模宏大的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在1914年8月23日傍晚,在距離佩巴四百公里的尼亞薩省馬茲烏阿鎮。馬茲烏阿鎮位於魯伍馬河的南岸。對於一座位於莫桑比克北部邊境,沒有任何通訊設施的哨崗來說,時間還很早。此外那是一個周日的傍晚。
在馬茲烏阿,貧窮的居民們沒有很多,甚至沒有生活的選擇。 馬茲烏阿的首領,海軍軍士護士,27歲的愛德華多·科斯塔,服務於雄偉的尼亞薩皇家公司(該公司成立於1890年,幾乎涵蓋了18萬平方公里),他並不知道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在歐洲爆發,並且戰火已經蔓延到當時的坦噶尼喀(今坦桑尼亞)。在8月8日,英國海軍艦隊炮擊達累斯薩拉姆 – 薩拉姆,但是炮擊沒有造成嚴重後果,但是炮擊事件表明了一戰戰火不僅僅出現在歐洲,也蔓延到非洲。
在尼亞薩皇家公司控制下的省份卡波德爾加省和楠普拉省中,科斯塔中士指揮著一支員警小分隊。在尼亞薩皇家公司統治期間,除了提供稅收之外,這兩個省份幾乎沒有得到發展。
在8月24日早晨,在馬茲烏阿的哨崗,小屋和穀倉被徹底燒為平地,駐紮當地的軍隊幾乎都死了。由一個名叫維克的外科醫生領導的武裝集團,帶領著一些“阿斯卡利斯”(德國人對本地士兵的稱呼)在夜間越過魯伍馬河,—他們打破了這一寧靜,一直前行到當地的哨所。科斯塔軍士,是一個身材瘦小,有著“黑眼睛和黑頭髮”的人,根據他的軍事檔案可以得知,他會“閱讀、書寫和計算”,帶領著尼亞薩皇家公司的九名不知道姓名的員警,他們不明原因全都被打死,並且從此進入歷史的記載,因為在8月23日到8月24日的這個夜晚,第一場全球性的軍事衝突,蔓延到莫桑比克的土地上。他們很不幸,成為第一批不幸犧牲的人。這場德國人入侵的戰爭,經過了成千上萬的傷亡以及大批建築物損毀之後,直到1918年11月才接近尾聲。
是什麼原因促使一個德國外科醫生產生這樣的行為,這在歷史學上仍然是一個謎。根據一些擅長陰謀論的作家,這是一個事先策劃好的陰謀。我們認為不是。葡萄牙的中立地位一直持續到1916年。葡萄牙的中立地位是為了方便德國,因為東部非洲戰線主要集中在英國佔領的坦噶尼喀和德國佔領的肯雅之間。這次襲擊很可能是這位外科醫生日耳曼英雄主義的產物。
我們要先弄清當時存在的通訊系統的狀況,在12月15日,也就是在四個月之後,當時位於洛倫索馬爾克斯的中央政府才獲知這一襲擊事件。

在戰爭中的莫桑比克人

第一次世界大戰給莫桑比克帶來了災難性的影響。首先就是一戰導致死亡的人數。從來沒有一個關於死亡人數的確切統計數字,但據估計,大約有8至10萬莫桑比克人犧牲在這場本不是他們引起的戰爭之中。除了葡萄牙派出的大量遠征軍隊,根據官方統計數字,10,278名莫桑比克士兵和8000預備役士兵被部署到戰爭前線(該統計數字的精確,揭示了所謂在沒有行政通知戰區的官僚主義的精確性)。所有這些士兵都是在“印度公司”指揮之下,他們總是由白人軍官或白人後裔軍官指揮。
超過60000名搬運工被“聘用”,根據葡萄牙和英國的古老同盟協定,超過30000名被“割讓”給英國軍隊。在1919年的凡爾賽和談時,這些勞工的數字被逮到談判桌上,作為德國戰敗的補償。在記憶中不曾有過這些賠償被賠到犧牲在這場戰爭中的人們。
在1916年3月9日德國正式向葡萄牙宣戰。至此,葡萄牙人、德國人、英國人、南非人、英國帶來的印度士兵,坦噶尼喀士兵,北羅得西亞和尼亞薩蘭士兵開始混戰在莫桑比克的國土上。戰爭在1917年達到高潮,從卡波德爾加和尼亞薩北部延伸到靠近克利馬內的納馬庫拉附近。德國人追著葡萄牙和英國及其盟友的軍隊追擊,留下了滿目瘡痍。四年間,葡萄牙和英國的軍隊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場戰役中,面對馮樂托 沃爾貝克率領的德國軍隊能取得勝利。四年間,馮樂托 沃爾貝克沒有從德國獲得過任何資助,獨自面對著超過250000名士兵的對手。這場戰爭由於其位置(歐洲列強的非洲殖民地),總是被遺忘在一戰的角落裏,這是在這或者在那留有一些雕塑和紀念碑,分手的陵墓,以及在灌木叢中沒有名字的墓碑,這裏是被遺忘的記憶。

國界線的建立

第一次世界大戰對莫桑比克造成的後果是不容忽視的。在戰勝國和戰敗國之間的凡爾賽合約談判中,莫桑比克的國界線被劃分出來。此外,在這次劃分中,庫用卡,由於其優越的地理位置以及豐富的物產,被劃分在莫桑比克國境內。此外,在莫桑比克的殘酷戰爭表明,大都市(葡萄牙)派來的軍隊是非常脆弱不堪一擊的。同時也展現出一個十分殘酷並且難以描寫的事實,莫桑比克人在組建成運輸隊伍的過程中,展現出了無組織性無戰鬥力等特點。很多運輸工被當做奴隸,成千上萬的人在英國的要求之下被送給英國管轄下的尼亞薩蘭(今馬拉維,超過12萬人犧牲在那)。自從俾斯麥統一德國之後,為了和英國和法國競爭,德國就一直有明確的佔領殖民地的目標。
強大的總理俾斯麥組織的柏林會議,對葡萄牙來說是一場巨大的外交和政治災難。在面對實力雄厚的歐洲列強和德國對殖民地的渴望之下,葡萄牙的歷史地位顯得不堪一擊。 1911年年初,在德國媒體上刊登了呼籲德國吞併葡萄牙管理下的非洲殖民地的文章。其中一些摘錄如下:“現在是拉丁人那令人厭煩的優勢地位讓位於人的時候了。”雅利安種族的概念不是希特勒的納粹思想的獨家產品。並且更加咄咄逼人地寫道:“就像黑人稱呼葡萄牙人、歐洲的野蠻人那樣,葡萄牙人已經不能勝任對非洲殖民地的統治了。”

莫桑比克的瓜分

實話實說,德國人在非洲地區的殖民統治留下了野蠻的印記。從當時的西南非洲,即現在的納米比亞集中營,到叛亂的平息,例如在二十世紀初對馬基-馬基,現稱為坦噶尼喀血腥鎮壓的情況。這些在德國媒體刊登的文章裏用意深淵,都是在對非洲帝國主義殖民狂熱所造成。早在1899年,德國和英國已經就莫桑比克的劃分簽訂了條約。
多年之後,德國駐英國大使林失諾夫斯基王子,同狡猾的英國政治家愛德華·格雷,簽訂了從1911年開始,共用葡萄牙殖民地的新條約。例如莫桑比克,條約建議德國的領地延伸到贊貝基。英國人則佔領南方的土地,寺是貝拉和洛倫索馬爾克斯等港口,這些港口在對之後的布爾戰爭中,英國人的取勝有著很大的貢獻。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的秘密條約等待簽署公布,但是德國人不希望公開發表這份條約,因為他們不希望法國人不快並且希望繼續購買葡萄牙統治下的殖民地。由於官僚主義等問題,這份條約最終沒有實施。這份條約給現在的莫桑比克版圖帶來另外一個版本,所有的歐洲政治家們不僅知道戰爭是不可避免的,並且也希望發動戰爭。他們不知道這將是歐洲衰落,以及美國崛起佔領世界主導地位的開始。他們也沒有想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幫助俄國在1917年布爾什維克革命的成功,以及共產主義作為國家政權力量的確立。如果我們注意到如今中東格局,我們就可以知道現在許多中東問題的源頭,都是始於1919年凡爾賽和約對於領土的重新瓜分。所以,1914年8月23日至24日德國人對馬茲布阿哨崗的襲擊,對如今全球化的世界來說仍舊是一個警鐘。我們必須牢記這一歷史。

 

費爾南多 阿馬多 庫托/薩瓦那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