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世平支持對戰略企業進行公共投資 - Plataforma Media

崔世平支持對戰略企業進行公共投資

 

創建主權財富基金的想法得到議員兼企業家崔世平的支持,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他提議對境外水電公司進行公共投資,以保證澳門未來的需求。崔世平認為經濟多元化必然是政府下一個十年的重大戰略,他強調澳門非常需要面向世界,並且取得更高品質的經濟增長。

 

澳門平台:你如何看待我們沒有更多行政長官候選人的現象?
崔世平:沒有人強迫他人不參與候選,任何人都有權競爭。為什麼再也沒人願意競爭呢?我不知道。那些想知道為什麼沒有更多候選人原因的人,為什麼自己不上前競爭呢?只有努力過的人才能獲取支持。

澳門平台:在你看來,擁有更多的候選人是個好現象嗎?
崔世平:在澳門,一般人較傾向於我們已熟識的體系;因此,大家都認為“我們認識這個候選人,即使我們不完全認同他,但我們清楚他在想什麼,因此,繼續與他共事是個可行的選擇。”由於不存在什麼不確定性,社會因此減省虛耗,可以全民上下集中精力投入於維持現有優勢,同時對一些事物加以完善。

澳門平台:你對全民公投持什麼看法呢?
崔世平:全民公投本身就已完全被曲解。在美國的自由社會,有聽說過沒有政治過程的全民公投嗎?從來沒有。這情況顯示澳門的民眾實際上並不了解自由世界的政治體制。我們在創造自己的動物,因為我們就如動物般只學到了事實的一半。我們學會了隻言片語,卻從沒有明白它的含義。或許是一份民意調查,但卻是有偏見性的。在所有所謂的自由社會裡,公民都認為他們不能組織投票。為什麼他們不能呢?因為大家認為這樣不合適。那麼為什麼在整個文明世界都不這樣做的情況下,我們卻背道而馳?難道這意味著我們不夠文明嗎?抑或是我們對這世界的學習還不夠充分?我們需要學習更多。我們對我們所使用的方式賦予了自己的定義,但這不是它普遍的定義。我們使用的只是隻言片語,而非其內在涵義。

澳門平台:你認為澳門有一日會進行全民普選嗎?
崔世平: 我認為社會必將成長。對此我對中央政府表示認同,社會需要一步一腳印的發展。看看香港就知道,一個如此分裂的社會是什麼樣的了。我們一方面有抗議的群眾,而另一方面又有維護現行體制的人士。這是我們所希望的嗎?這種現象很好嗎?是進步還是倒退?如果人們相互無法認同彼此,談何相互尊重?我們並沒有做到相互尊重,因為我們連容忍不同意見共存的能力都沒有。因此當我們充分成長並擁有足夠經驗之後,這一切就能一步一步的改變了。香港就是一個明顯例子。自從開始探討全民普選的問題,社會便變得愈發分裂而非進步。我們是希望一個前進的社會還是一個分裂的社會呢?

澳門平台:你如何分析當前政府所做的工作呢?
崔世平:我認為政府需要解決的問題還很多。我們看到一些成果,但是有些時候,在首次嘗試中,我們無法在特定的時間內取得特定的答覆;社會在變化而我們需要時間來應對各種情況。我認為崔世安在首屆任期中已盡足夠的努力來回應民眾的期望,但在這些期望間也存在著利益衝突。因此,想要實現各方的平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澳門平台:當前政府工作在哪些方面較積極,哪些方面有所欠缺呢?
崔世平:我不希望談論這個問題,因為選舉將至,我不希望對其有任何影響。我能夠說的只有,非常坦誠的,崔世安正在盡最大的力量履行自己的職責,以回應民眾的期望,因此我們應當尊重他。

 

面向世界

澳門平台:在你看來,下一屆政府應當優先解決的問題是什麼呢?
崔世平:我認為其中一個主要問題是經濟。當前澳門經濟已處於放緩狀態。我認為很多問題都將得到自行解決。隨著經濟形勢的變化,大家的需求也在變化;因此,我認為政府應該更加關注企業環境的變化,並加大力度,為實現經濟多元化尋求方法。
我認為市民非常關注的交通與居住問題的解決方案,並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我們應當諮詢專家的意見,因為他們相當有經驗,應該讓他們發揮其作用,而我們也信任依靠他們。

澳門平台:為實現經濟多元化,澳門應著眼於哪些領域?
崔世平:我們應當發展與博彩業和旅遊業相關的領域,我們目前還不能離開這些產業,儘管我們不希望過度依賴它們,但是當下我們不能夠突然對社會結構進行重組,這過程需要五到十年時間才能顯示一些成果。
我們需要更加有耐心,而且我認為文化產業是我們需要投入更多努力的領域。探討我們應當更加關注和希望發展的是什麼,我們需要放眼世界與我們的市場。與知識產權有關的一切都是創造力,我認為這正是我們需要開發的,利用我們的文化背景與人才。
政府能做的也很多,鼓勵嘗試並獎勵取得成果的人。我們應當嘗試制定政策吸引國外人士分享他們的經驗或幫助我們,我們不能夠僅僅將目光放在區內。我們應當更加面向世界,觀察當前世界的運行模式,並成為國際舞台上的選手。

澳門平台:你認為政府與企業對於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間平台的作用開發到位嗎?
崔世平:我認為還需加大力度。各葡語國家政治漸趨穩定,因此,澳門與中國內地擁有很好的商務機會。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夠學習葡語,因為這能對澳門有所幫助。
定性增長

澳門平台:你如何評價澳門發展的這第一階段,政府應該對博彩經營者提出什麼要求?
崔世平:我認為前15年,澳門已經改變了曾經非常糟糕的經濟,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必須犧牲選擇。我們以前追求數量,而現在才開始看品質。
過去15年並沒有那麼耀眼,我們從未有過轉變得這麼快的經濟。當然,我們從內部發展中受益,同時也受益於中國經濟的普遍增長。澳門是很小的經濟體,所以我們必須非常小心。一方面,我們擔心過度膨脹的問題,但下一分鐘,我們可能擔心不足以養活澳門人。這一點不容易達到平衡。
澳門正在長成一個中等身材的人,所以我們有更多的迴旋餘地。在接下來的10年、15年,相比數量上大幅增長,我們應該尋找更定性的增長。今天的人們處於一個較好的經濟狀況中,有更好的收入,因此,我們應該尋找更好的增長,並試圖使經濟多樣化,不用過多依賴博彩業,並把我們的錢用在刀刃上。
很多人提議建立一個主權財富基金,一如新加坡淡馬錫,也許我們應該考慮這一點。不需要全部投資在澳門,我們可以在其他地方投資,以確保我們的需求,例如,水和能源的需求。
今天,我們受別人擺佈,其實可以考慮使用金庫中額外的公共資金,以開始保護澳門居民在全球和區域範圍內的利益。可以考慮,例如,投資我們身邊的水務公司,在食品鏈中,我們可以是生產者、運輸者,即便不完全擁有這些公司,我們也可以做股東。人們關心食品供應,其實在這個食品鏈之中我們可以幫助自己。這些是澳門可以促進的貿易,政府把錢花在這些地方才是將錢用在刀刃上。我們需要能源,關注它,那麼為什麼不做點什麼?為什麼不在能源方面投資,繼而從投資中取得收益?最後,也許我們能獲得比博彩業更好的回報。必須開始思考這個方向,請教專家,因為不能由我們決定一切。要控制我們的命運,但沒必要什麼都自己做。必須開始考慮如何明智地使用我們的金錢。
在第一個15年裡,我們只顧著賺錢,這對資源造成了影響。現在,我們有一些錢,我們必須思考如何明智地使用它,而不是坐著等待博彩業帶給我們更多的收入。我們至少應該努力發展其他收入來源,起初可能不是巨大的收入,但至少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

澳門平台: 你如何看待博彩收入下降?
崔世平:我認為,經濟放緩為我們思考應該做什麼提供了可能,也警告我們不是每天都天晴,需要開始意識到,我們不是不可戰勝的,和其他社會一樣,有優勢有劣勢。我們正處在一個可能隨時反轉的生長週期中。經濟超出我們的控制,因為澳門很小。不管鄰舍發生什麼都可能會影響我們,所以我們必須時刻保持警惕,而這次稍稍放緩說明我們意識到這一點。

澳門平台: 到現在有沒有需要擔心的?
崔世平:我認為還沒必要擔心,但我想我們應該設法使經濟多元化,因為經濟環境正在發生變化。這些年來,我們已經談到這一點,但現在應該加速朝那個方向走。

澳門平台: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警告房地產泡沫的風險。你認為它存在嗎?
崔世平:我認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澳門形勢作了一次很好的評估。當然,大家需要房子住。不過,他們是希望有房子住還是希望成為房子的主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我認為應該討論這問題,以決定我們是否想從新加坡或中國的例子中學習。中國始終認為房地產是一種投資,但在新加坡則任何人都可以獲得的住所。然而,新加坡政府很狡猾,它不讓所有人都依賴政府,但同時又可以幫助他們省錢;例如,每次你取得薪水時,約30%的收入繳給養老基金,政府允許將它用於購置房屋。或許我們可以從新加坡的經驗學到更多東西。
在澳門,一般人買樓是因為他們想賺更多的錢。在新加坡,政府希望人們不要投資房地產,而是投資在市場其他領域。
在澳門,當人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房地產市場時,價格上漲得更多,政府應當更加注重我們擁有的資源並評估長期的情形,因為如果有一天價格上漲和下降,沒有樓是一個問題,有樓會產生更多的問題。

澳門平台: 你認為價格仍會上漲嗎?
崔世平:很難預測,因為它受博彩業收入影響。如果收入放緩,價格將上漲。情況在變化,因此,我建議大家,如果需要樓房就買,但是如果想通過買樓賺更多的錢,那就要當心。不要想著不會變化,會發生變化的。美國正在討論在2015年提高利率,而這也將對我們有很大影響。

 

蕾思雅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