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緊張氣氛中籌備選舉 - Plataforma Media

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緊張氣氛中籌備選舉

聖普群島將在未來數月舉辦三次選舉,社會壓力不斷增加

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已計劃今年進行三次選舉:地方市政選舉、區域選舉(普林西比島)和立法會選舉。共和國總統曼努埃爾.平托.達科斯塔(Manuel Pinto da Costa)擁有憲法賦予其宣佈舉行選舉的權力,上周剛結束一次15日的私人訪問,從中國和葡萄牙訪問完後回國,並可能在本周後期確定選舉的確切日期,之後總統將前往赤道幾內亞,參加非洲聯盟國家領導峰會,還要到羅安達進行其它訪問。

人們已經知道,這些選舉將可能在八月或九月左右舉行。現在的問題是,這三場選舉是否會同時進行,或是如2010年的選舉安排一樣,每次選舉之間會有一周的間隔時間呢。

然而在此期間,隨著投票日期的不斷接近,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社會的緊張氣氛不斷升溫。

分別來自於供水電力公司(EMAE)、國家氣象公司和媒體公司(廣播和電視)的三個罷工威脅的問題,正擺在首相加布裏埃爾.科斯塔(Gabriel Costa)的辦公桌上急待處理。在工會運動影響下的厄瓜多爾的各個小島,本周很驚訝的得知從里斯本傳出的消息,說前總統米格爾.特羅瓦達(Miguel Trovoada)的兒子,前總理派特裏斯.特羅瓦達(Patrice Trovoada),以及他的政黨رر獨立民主行動黨(ADI)在國際刑事法院(ICC)和梵蒂岡,對國家機關負責人以及其他多名聖多美州的高層人物提出了刑事指控。

在被告人名單中,可以看到總統曼努埃爾.平托.達科斯塔(Manuel Pinto da Costa)、總理加布裏埃爾.科斯塔( Gabriel Costa)、國民議會主席,阿爾西諾.德巴羅斯.平托(Alcino de Barros Pinto)、國防和公共安全部部長奧斯卡.索薩(óscar Sousa)、以及員警總司令羅道.博阿.莫得(Roldão Boa Morte)。

所有人都被派特裏斯.特羅瓦達和ADI指控罪名為政治迫害、侵犯人權和剝奪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除上述之外,還有藥物使用、過量飲酒和失業率上升一同出現的犯罪率高漲等,預計這些指控不會破壞選舉活動如期進行。

 

“荒謬”的訴狀

 

派特裏斯.特羅瓦達的指控所帶來的反應是立竿見影的。

支持政府的第一大黨MLSTP-PSD指控前總理“缺乏愛國情感並且對聖多美人民的民主成就表現出深刻的蔑視”。MLSTP-PSD認為派特裏斯.特羅瓦達和ADI的行動是“荒謬的並且在國際刑法的框架內找不到任何支持。”該政黨緊急呼籲進行一場議會辯論,討論經過ADI簽署的一項決議。MLSTP-PSD黨目前在議會中佔據多數議席。

而政府一方,在內閣會議的一份聲明中,政府指責ADI及其主席破壞了國家形象,損害了政府為吸引國外投資和消除貧困而進行的各種努力。

譴責ADI的“不愛國態度”,並指責ADI“僅僅將黨派和競選利益置於國家的最高利益之上,同時,ADI向世界和國際社會傳播的國家形象根本無法反映出國家的社會現狀和政治現狀”。

政府還指責前總理使用“粗魯的和不可接受的謊言”以便於“在涉及ADI高級領導人的司法案件問題上,通過拖延戰術來轉移注意力。”

 

主教承認社會壓力高度緊張

 

《澳門平台》尋求採訪曼努埃爾.安東尼奧(Manuel António),這位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的教區主教,作為獨立和經授權的發言人,為我們分析為什麼一個只有大約19萬人口的小國家會出現如此問題。

主教曼努埃爾.安東尼奧找到的原因是:貧困的現狀、聖多美人自我為中心的文化、一些人的悲觀情緒、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喪失以及高企不下的失業率。從這些因素可以解釋為什麼在劇變的勢態中,各種威脅充斥了這個非洲小國家。

曼努埃爾.安東尼奧解釋說,“我們都必須認識到,此刻在聖多美存在著某種社會緊張的氣氛。這有多種原因。首先是國家非常貧窮,無法幫助人們找到解決困難的方法。但也有部分原因是我們生活所在的文化,這是一種非常消費主義的文化,有些以自我為中心,人們追求自己的生活能夠立刻擁有幸福感,這不利於使人具備有犧牲的能力,也不利於人們為事業而努力”。

近幾個月來,聖多美的社會各界也出現了各種運動,主要是要求增加薪酬、修復道路、提供飲用水供應。早在二月份,軍方拒絕前往機場向武裝部隊最高統帥暨共和國總統曼努埃爾.平托.達科斯塔提供軍事榮譽,總統當時正前往剛果(布)。這一抗命行為,使人民害怕最終導致新的軍事政變再發生。

自1990年以來,聖多美和普林西比放棄了一黨制政體,採取新的多黨制憲法之後,有過兩次政變。

聖多美教區的主教說,“不幸的是,在非洲,國家的政變就如我們每天的麵包般常常發生,而其帶來的不良後果。聖多美已經進展到這種地步了”。

主教曼努埃爾.安東尼奧解釋說,“要保證一個像聖多美一樣的國家的穩定,毫無疑問,需要的是軍隊和軍事化的力量。如果我們不能信任軍隊,事情就會開始變得複雜。與軍隊相關的各種情況,必須加以分析,因為從某種方式上說,他們才真正是民主的保障”。

主教批評聖普群島的政治階級,認為他們“培養了一種以拜金為基礎的文化”。

主教向《澳門平台》說,“失去了思想,從政治的層面上我們知道,重要的是金錢,是個人利益等等。如果有人想為國家做點事情,就會有許多麻煩,因為他周圍的人都有著不同的目標,而這一切都帶來困難,在這其中找不到國家未來的答案,因為人們沒有把國家的利益放在個人利益之上”。

他認為,聖多美和普林西比政府的“政治情況有些自成一類”,雖然政府在國會上有三個政黨的支援,但其總理卻不屬於其中任何一個政黨,因此“最終在政府治理上產生了一些困難局面”。

近幾個月來,出現了三個新的政黨,都是由已經部署好的與黨派持異議的人士帶領,主教認為,這些新政黨的出現對於國內的整理穩定而言都是完全沒有幫助的。

“在貧困的家裏,如果沒有麵包,人們就會吵架,沒有人是對的,在這種情況下,抗議運動、罷工出現也是正常的”,他補充說。

“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受困於長期失業,因此成為一個充斥無業青年的社會每年都有許多年輕人尋找就業機會。但是一個沒有結構的國家,什麼都沒有,是不可能給這些年輕人帶來就業機會的。我們所談論的是一個有70%人口在30歲以下的國家。如果今天有1000名學生失學,兩年之內就會出現3000名失學兒童。對於一個非常大的人口增長量而言,一方面來說,這是生命的標誌,而另一方面,這也會帶來挑戰,就是要求政府必須考慮其結構。不是為了今天,而是為了明天的挑戰”。

他認為,有必要打破只有國家能提供最多就業機會的這一惡性循環,同時還應降低國有工商業的地位,但遺憾的是,在增加聖普群島的私人投資方面,還是缺乏來自國家的鼓勵政策。

曼努埃爾.安東尼奧強調說,“國家本身應當促進這一投資。例如,我們沒有一個有效的司法系統,所以沒有人會想到在聖多美投資。司法必須嚴明有效,國家必須開始進行中期和長期的工作,人們也必須認識到,他們是有責任建設自己國家的,不能只期望著好事會從天上掉下來讓他們撿到,必須要改變心態。

隨著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與尼日利亞之間的聯合勘探區,在2015年中期的石油和天然氣的開發項目的公佈,在聖多美和普林西比上演的權力之爭,反而又迎來了更大的狂潮。因此,我們相信,這些選舉將是歷史上競爭最激烈的選舉。

曼努埃爾.巴羅斯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