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極而泣 - Plataforma Media

喜極而泣

如果佩德羅帕索斯摽科埃略能於明年的葡萄牙選舉中再次當選,這將令不少政治學家大跌眼鏡!理論上,在現今如此困難的經濟環境下要膺選連任總理是難乎其難的,尤其是葡萄牙的中產階級已親身體會到機濟危機帶來的影響。試想想,面對又苦又深的赤字血口,政府為平衡盈虧,選擇犧牲人民的收入金額,以致不少人民損失超過30%的收入。長此下去,即使官方表現的態度再為樂觀,仍然有一代人可能永遠無法恢復過往的生活質量。眼見錢包越縮越小,不少選民早已撇開思想、黨派或理性分析等因素,直接以錢包的空虛感為憑,於未來選擇更合適的候選人。

而現在,喜愛熱鬧的葡萄牙人民正好可以大舉慶祝: 因為葡萄牙的金融救援計劃終於在5月17日結束!不管政府從前有多少謬論、話語有多似是而非,錯誤有多麼嚴重(而且很頻繁),反正計劃一結束就代表著一件事:葡萄牙已脫離歐洲三巨頭TROIKA! 而所謂只有市場才可解救無情自由主義的這個說法亦已不攻自破。縱然葡萄牙從前的負債金額有如雜耍玩球一樣上上落落,現今債務的利息卻比救援計劃的原價值低了一點。這絕對是一個不可否認的成就。

其實,所有政府於選舉年多多少少都會向人民”派糖”,定期不定期、有理無理、推不推愛國、糖甜不甜,反正每次都會”派”(雖然澳門社會對”派糖”可能有另一番註解),相信葡萄牙這次也不例外。因此,現在全世界都聚焦在電視機前,認真留意葡萄牙是否真的可以自行解救,脫離經濟危機。哪怕只是一少步,只要葡萄牙能夠走出歐洲經濟動盪的不景氣,對全球的資本主義市場都是好消息。我得強調,這並不是鼓吹支持體制,而是綜觀現今市場的大環境,如全球經濟再次陷入癱瘓,大部分市場將跌入萬丈深淵,難以翻身。也許是年紀漸長吧……革命,我支持;但世界現在只需要是一場安靜的革命。

我從來都不太喜歡愛國主義,即使人大了也沒有甚麼改變。我甚至也從來不欣賞卡蒂亞蓋雷羅對卡瓦科主義的支持,到現在亦然。但是最近,在一趟音樂旅程中,我感受到自我的一些微妙變化(或許是自然的變化)。對我來說,國歌、國旗等等從來都只是些可有可無的儀式;我同時能理解獎牌的重要性,尤其是對獲獎者更甚。但我最無法抵抗的終究是人們所表達的純潔而真實的情感。在一場卡蒂亞的演唱會中,我浮游於深情的法朵歌聲間,那歌聲中真摯的感情,甚至令整個冷漠的正式宴會溫暖起來,讓人喜極而泣。卡蒂亞的歌聲把我穿透了。她重新激起了我的葡萄牙靈魂。她還沒有開始哭,我就已經在拭擦我的眼淚。在那一刻,澳門旅遊塔劇院洋溢著思想和情感。而不管我多麼喜歡澳門,當時我只認為自己是一個移民;不管走過多少路,我內心始終感覺到自己是一個葡萄牙人;不管我的意志力有多大,總會有一個字在不斷呼喚著我,就是·saudade。

無論誰當選、誰失敗、誰來誰去,我們在澳門感覺到的就是:葡萄牙必須重生。

古步毅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