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澳門 多個社團被澳基會削資助 僅剩2019年三分一

多個社團被澳基會削資助 僅剩2019年三分一

2022年向澳門基金會申請資助的社團數量比疫情前更多,但獲批的申請數量減少,活動資助僅為2019年的35%。有受訪社團形容,申請過程越發困難,並透露許多社團已經放棄向澳門基金會作出申請。

古澤霖 Guilherme Rego、 倪熙晨 NELSON MOURA

本地社團要獲批澳門基金會的資助並不容易(見圖1)。去年,在1,182份申請中,只有920份獲批(86%),資助總額為4.96億澳門元。與2019年相比,差異顯著,當年1,148份申請中,有1,030份獲批(89%),資助總額達14.358億澳門元,幾乎是去年的3倍。

2019年澳門基金會的最終收益和費用預算總額分別為37億9635萬零500澳門元及29億9064萬1400元,而2022年則分別為15億9289萬9800澳門元和25億2294萬5600澳門元。這意味著澳門基金會用於支持社團的費用從2019年的48%減少至2022年的19.6%。

澳門基金會在2021年底已經宣布,「隨著社團的數量不斷增加,活動類型和形式變得更為廣泛和多樣」,有必要進行改革。從那時起,除了澳基會的預算受到疫情影響,本澳的社團亦抱怨,獲批資助的過程「越發困難」,而申請要求也不斷改變。儘管一些受訪社團的申請仍然獲批,但許多社團表示,獲批的資助金額有所減少。

政府必須明白社團可以帶來的改變
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理事長 梁安到

 

申請程序改變

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理事長梁安到表示,雖然該協會並未因基金會改革而受到太大影響,但因為每年基金會的「規則不斷變化」,協會要跟隨調整資助申請也「倍添困難」。他表示資助「有所減少」,但不會妨礙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舉辦活動。

「造成困難的包括硬性規定了截止申請和提交報告的日期,而且要提交特定行程的確定參加人數。這造成組織活動的過程中失去了中途更改的餘地。如果有更多人有興趣參與,活動超出有關人數,協會就要承擔額外的費用。這些都是組織活動的行外人常忽略的細節。」

另一方面,梁安到又指,為宣傳活動而申請的資助基本上不會獲批。「我想問的是:如果不做廣告來吸引更多的目標受眾,那麼舉辦有利於民間社會的活動又有何意義呢?在任何語言的報紙上登廣告就是一個例子,因為我們知道廣告並不總是便宜。」

最後,梁安到表示,社團可以幫助促進經濟多元,但他強調,「政府必須明白社團可以帶來的改變」。

澳門巴西戰舞運動及文化協會的經驗卻有所不同。該協會於2022年首次申請澳門基金會資助,並對獲批這個「重要幫助」感到無比高興。Edilson Almeida,又名Eddy Murphy,是巴西戰舞教練,他表示對獲批感到十分驚喜。「基金會只資助了我們支出的一部份,但這資助為我們兩個項目奠下基礎,分別是巴西戰舞健康療法活動及和巴西戰舞家庭互動活動。這兩個項目於5月至10月期間進行,取得了巨大成功。」澳門基金會對此兩項活動分別資助了15%和25%的開支。他表示:「我們非常高興,因為我們第一次提出申請,就得到基金會的幫助。」可是該協會因沒有在截止日期前提交申請,其2024年的資助申請已被基金會拒絕。

今年我們甚至沒有向澳門基金會提出申請,很多協會也已經放棄。
葡語交流協會主席 Marta Pereira

 

許多社團已放棄申請

其他協會也感受到上述變化,但有別於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這些協會已放棄為其活動向澳門基金會申請支助。葡語交流協會(又稱 Somos!)就是其中之一。該協會主席Marta Pereira表示,該協會於2020年申請「2021年文化項目資助計劃」,並有兩個項目獲批。「的確,獲批金額略低於申請的,但我們還是成功舉辦了相關活動。」然而,次年「所有申請都不獲批,理由是它們不符合資助計劃的標的」。澳門基金會回覆的理由是,「考慮到資助分配的優先順序,這些項目沒有獲選」。Marta質疑:「為甚麼前一年同一項目符合條件,而次年則不符合了?」

「我們不理解澳門基金會所給予的理由,因為有些項目是要連續舉辦的。2022年,我們無法舉行我們策劃的活動。事實上,澳門基金會自己也說過,於2022年會有特定計劃,專為提供資助而設,適用於我們的計劃。我們後來了解到,澳門基金會設立了六個具體的資助計劃,包括『文化項目』和『社團運作經費』。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的申請便屬於資助計劃的範圍。」

由於這個原因,以及申請過程中「可怕的混亂」,協會選擇了其他途徑。「去年我們向文化發展基金提出了申請,並成功獲批,今年我們再次提出申請,希望能再次獲批。」她最後表示,「今年我們甚至沒有向澳門基金會提出申請,很多協會也已經放棄。」

近年來,澳門的大型演出越來越少,大家都把精力放在小型演出上。

能在澳門文化中心小劇場上演的作品已經很少了。
戲劇農莊行政總監 李俊傑

藝術規模縮小

澳門的專業劇團戲劇農莊也有向澳門基金會申請資助,補貼其行政人員的工資和一部分演出場地租金。而與前一年相比,獲批資助金額減少了近60%。

但對社團削減支持的不僅是澳門基金會。戲劇農莊行政總監李俊傑表示,自從澳門政府重新調整資助政策後,他們每個演出只能向一個政府部門申請資助,這不可避免地減少了每個作品可獲得的資助金額。李俊傑表示,在新的資助模式下獲批的資助相當於「以前的三分之一」,各藝術文化協會不得不削減開支,調整模式,以維持運作。

他又表示,戲劇農莊的大部分項目都得到文化發展基金的資助。雖然資助額度與文化局以往的資助額度相近,但他表示,以前由於劇目面向年輕人,他可以向教育及青年發展局申請額外資助。

與藝團合作多年的他表示,政策的變化從根本上改變了澳門藝團的一些運作方式。「近年來,澳門的大型演出越來越少,大家都把精力放在小型演出上。能在澳門文化中心小劇場上演的作品已經很少了。」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