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新收入 - Plataforma Media

尋找新收入

舊的模式在新的賭博專營合約中不再有效。分析一致認為,通關將使收入回升,但2023年會復甦多少則沒有共識。爭奪國外市場要視乎非博彩項目的落實。有學者指出,高端中場市場將是「戰略重點」。

自1月8日起,從內地、香港或台灣來澳門的旅客不再需要出示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入境人士毋須申報他們的健康狀況或接受隔離,三年來邊境首次正常運作。

種種跡象顯示,今年的春節將是自2020年以來第一個有「正常」入境記錄的農曆新年。然而,目前仍然無法預測賭場在今個兔年會「有多旺」。

澳門2022年的博彩總收入為422億澳門元(約53億美元),比2021年大跌51.4%,是自2004年以來最低。

澳門最近重新通關促使投資銀行摩根大通修改預測。摩根大通指出,2019年至2023年下半年的賭收將全面恢復,這遠遠超過之前的預測,即到2024年中期才會全面恢復。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講師何雄威向《澳門平台》表示,由於國內對休閒和旅遊積累了巨大需求,本地博彩業有望復甦。

但他亦指出,新的規管和疫後的社會經濟條件,可能會為澳門帶來新的旅客,而他們的消費習慣與疫情前的旅客不同。

「在我看來,高端中場將是大多數澳門賭場的戰略重點,並有可能成為本地博彩業的主要收入來源。與博彩中介招來的貴賓廳賭客不同,高端中場主要由非旅行團團客但參與高額博彩的賭客組成。」他指出,這模式上的改變甚至可能「對營運商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他們的利潤不會因為給博彩中介的佣金而減少。」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蕭志成在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預測,2023年的賭收將落在1,200至1,500億澳門元之間,離澳門政府設定的1,800億澳門元的目標仍有距離。

當中涉及對博彩業的「限制」,即貴賓廳大幅減少,以及內地繼續對多次前往澳門巨額投注的賭客施加限制。蕭志成認為,這意味著未來「傳統的貴賓廳可能沒有多少空間」。他又解釋為何看淡2023年的賭收水平。「讓我們假設2023年的貴賓廳收入達到2019年的20%左右,即270億澳門元,而中場…達到2019年的60%或80%;這意味著整體賭收水平是在940億至1,250億澳門元之間。」

新焦點

需要一提的是,澳門的六大博企已承諾在發展非博彩元素方面投資達1,800億澳門元。

儘管新的專營合約開始進一步關注娛樂活動和新的旅遊體驗,但預計短期內,博彩仍是較穩定的收入來源。

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在最近一份報告中指出,博企將會在2024年才開始投資非博彩項目,因為2023年仍然是博彩和旅遊行業復甦的一年。

但該投資銀行認為,考慮到中場的博彩收入,2023年全年賭收1,800億澳門元這目標是可以實現的。而何雄威則認為:「如果到2027年之前,每年賭場的收入達1,800億澳門元,這6間博企將不得不增加其非博彩投資,最高可達20%。這1,800億有可能是博企要實現的短期到中期目標。」

尚待探索的市場

在批給6個新的賭牌時,社會亦談到為吸引更多外國賭客而向博企提供的稅收優惠。

根據新的博彩法,出於公共利益的考慮,例如擴大外國客源,政府可以減免博企繳納相對於賭收5%的特別撥款—包括3%用於城市發展、旅遊推廣和社會保障。

從今年年初開始,博企可以為外國賭客創建特定賭博區域。

考慮到2019年的3,940萬旅客中只有300萬來自大中華區以外,增加外國旅客的數量在理論上不是甚麼難事。

然而,在實際執行這新的鼓勵政策方面仍然存在疑問。蕭志成向《澳門平台》表示:「由於擔心1月和2月內地、香港和澳門有相對較高的確診人數,我思疑外國旅客數量一開始可能會增加得很緩慢,從第二季開始才會恢復。」

Ricardo Siu

由於擔心1月和2月內地、香港和澳門有相對較高的確診人數,我思疑外國旅客數量一開始可能會增加得很緩慢,從第二季開始才會恢復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 蕭志成

在何雄威看來,發展海外市場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博企能否成功創造有競爭力的非博彩產品,以及他們識別目標市場的能力。「中國和整個亞洲的中產正不斷增加。博企正在對這群體進行長期押注。這個新興階層渴望在休閒和娛樂方面上消費。此外,稅收優惠鼓勵他們走出中國,開拓區域市場,為澳門博彩業的新時代鋪路。」

中國和整個亞洲的中產正不斷增加。博企正在對這群體進行長期押注。這個新興階層渴望在休閒和娛樂方面上消費。此外,稅收優惠鼓勵他們走出中國,開拓區域市場,為澳門博彩業的新時代鋪路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講師 何雄威

「隨著大多數本地賭場的焦點繼續從豪賭賭客轉移至休閒賭客,博企需要適應『新常態』。」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