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是我們最好的武器 」 - Plataforma Media

「疫苗是我們最好的武器 」

澳門葡語醫生協會副會長Mónica Pon,在研究、門診和重症監護方面具有豐富經驗的醫生,直接參與由澳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領導的疫情防治工作,她提醒:「市民須認識到,與新冠疫情抗爭需要接種疫苗。」雖然是首批全民都可接種疫苗的國家和地區之一,自本年2月9日開始,澳門有約60%的人口選擇不接種疫苗。這一決定是自願的,但考慮到疾病風險,這個決定不僅會為個人帶來風險,還會令公共衛生和整個社區帶來風險:「問題是,在我們都不安全的情況下,沒有人是安全的。 」

—澳門獲得疫苗的機會較早,即使在最近4宗感染病例之後,有宣傳活動,公眾對疫苗的認同仍然不足。接種疫苗是自願的,你能向人們解釋個人和集體的選擇嗎?

Mónica Pon:迄今為止,研究表明,所有疫苗都是安全和有效的,出現嚴重不良反應的風險是罕見的,而且大多不是致命。人們必須認識到,抗擊新冠肺炎需要接種疫苗。只有接種疫苗的個人決定,才能構成集體保護因素。在疫情下,接種疫苗是一項公民義務。話雖如此,人們必須意識到疫苗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護,但數據證實,接種疫苗的人感染症狀較輕。

一些國家正在推進 12 歲以上青少年接種疫苗,即使已宣布對未成熟免疫系統有一些風險。對此,臨床上有哪些共識,可以給家長甚麼建議?

Mónica Pon:隨著Delta變種病毒出現,青少年染病率出現變化。即使在重症監護病房,需要住院治療的年輕人數量也有所增加。已公佈的研究表明,疫苗在這個年齡段是安全的,有助於保護他們。此外,年輕人可能是家庭或社會中最脆弱的傳播源,接種疫苗將鞏固控制疫情而必須建立的防禦牆。疫苗誘發的副作用很少,如心肌炎,而且在發生時通常是輕微且可逆。

—許多國家處於全面禁閉狀態。這是因為醫學原因,還是經濟和社會心理壓力要求恢復正常?

Mónica Pon:當涉及兩個對立的價值觀時,一個的價值化是另一個的惡化。我們在這裡談的是隔離與解除隔離,以及逐步回歸「正常狀態」。
也許是因為職業病,我對疫情的控制更敏感,我擔心一點點讓步可能都會使我們倒退。然而,我意識到,疫情不僅影響人民的經濟和生存,而且對衛生系統本身造成不利影響,為了優先對抗新冠疫情,我們把其他治療和手術擱置一邊。我認為,每一種情況都需要找到自己的平衡點和安全點,我們看到不同的國家選擇不同的解決辦法。這是全新的情況,沒有人有理想的解決方案。接種疫苗無疑是一種重要的解除隔離的武器。

—即使進行大規模疫苗接種,仍有一些國家的病毒動態令人擔憂。Delta變種是否解釋這種倒退?還是社會行為和醫療保健仍然存在不足?未來是否還有其他更危險的變種,令人擔憂?
Mónica Pon:Delta 變種對病毒學家來說並不奇怪。這不是第一次病毒大流行,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我們知道在這些情況下,由變種病毒引起的疫情(病毒發揮作用),反覆爆發,直到病毒變得不那麼具有攻擊性而成為「風土病」,進入我們生活中的病毒集合,以及如今實施的年度疫苗接種計劃中。我們的戰鬥越有效、越快,變種病毒可能出現的機會就越少,我們就可以越快安全地克服隔離。我們現在最好的武器是疫苗接種。

—除了疫苗外,是否還有其他方法對付疫情?還是我們必須反覆進行大規模疫苗接種?

Mónica Pon:在與新冠肺炎的鬥爭中,第一步是通過實施衛生措施來防止其傳播,例如戴口罩、洗手和保持社交距離,最重要的是要達到可以實現群體免疫的疫苗接種率。對抗這種疾病的另一方法,是盡力尋找能夠有效治愈 癒和減少由感染引起的後遺症的藥物,我們目前知道這種情況會持續一段時間,即所謂的長期新冠。

—在葡萄牙等幾個國家,群體免疫似乎很快就會實現。但在許多其他國家,獲得疫苗的機會仍然很少。這種差異是否會影響抗擊新冠疫情,即使是在進度搶先的國家?Mónica Pon:這種獲得疫苗的差距,只會暴露這個世界不對稱的現實。在一些國家,甚至有人在談論接種第三劑疫苗,而世界上只有 15% 的人口已完全接種疫苗,近 30% 的人口只接種一劑疫苗。問題是,除非我們都安全,否則沒有人會安全。病毒變種,再次發動攻勢,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災難性的。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