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學生被禁止返回中國 - Plataforma Media

巴西學生被禁止返回中國

李追龍(Wagner Lacerda Dantas)已經在越南滯留了18個月,無法繼續完成他在中國武漢的學業。他是上個月獲得北京獎學金的27名巴西人之一,但由於新冠疫情,中國的邊境會保持封鎖至2022年。

李追龍於2020年1月14日飛往越南,他計劃在那裡度過兩周的假期,然後返回武漢,他在那裡已經學習了半學年的高級中文。

在武漢,當時已經開始出現關於一種新的冠狀病毒消息。李追龍向《澳門平台》表示:「當時已經有關於戴口罩的討論,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很在意,尤其是外國人。」

一周後,即1月23日,中國當局對武漢的1,100萬居民實施了嚴格的限制措施,試圖控制新冠疫情的爆發,而此時已經開始在中國以外的地區發現新冠病毒。

李追龍說:「我當時無法想像這將是一個全球性的流行病,會破壞這麼多人的生活」。新冠病毒已經在全世界引起超過1.87億感染病例,造成400多萬人死亡。

起初,這位巴西人覺得自己是個幸運兒。在遠距離關注中國抗擊新冠疫情的變化時,瓦格納認識了他的越南女友的家人,他的越南女友也是武漢的一名中文學生。

回家是不可能的。李追龍表示:「機票太貴了,新冠病毒已經在巴西殺死了成千上萬的人,我想,如果我回巴西,想再回到中國就更難了。」

大多數在武漢學習的巴西人,當時更希望返回巴西,一些人在2月8日乘坐巴西空軍的航班返回。李追龍說:「有一些人非常後悔。」

今天他也對離開中國感到後悔,並說這是「運氣不好。」他說:「真的。我希望我現在在中國,因為我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但我並不難過,因為這是『偉大』的國家,我在那受到了非常好的款待。」

2020年4月8日,武漢解封讓李追龍激動不已,他開始考慮回去湖北大學。但是他感歎:「我的學生簽證卻沒有通過申請。」

一年半之後,他仍然在越南北部的海陽省,也就是他女朋友的家鄉。他是等待中國邊境開放的44萬名外國留學生中的一員。

Boas-vindas mas não para já

我們熱烈歡迎但並不是現在

李追龍是6月份獲得中國政府頒發的2021/2022學年獎學金的27名巴西人之一。他將重新回到湖北大學,這次是攻讀傳播學碩士。

中國駐巴西大使楊萬明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祝賀這些獎學金獲得者,並祝願他們「在中國生活愉快」,他還說:「中國歡迎你們。」

但國門仍然是封鎖的。在6月23日與中國駐巴西大使館公使銜文化參贊舒建平進行視訊會議後,這些獎學金獲得者準備從9月開始進行遠端學習。

趙耕發告訴《澳門平台》:「公使銜參贊沒有給我們任何官方聲明,因為即使是中國的機構也不知道那邊的情況如何,他們還沒有做出決定。」

陸睿安(João Camarú)感歎道:「我希望能儘快回去,但一切都表明今年不可能」。獎學金獲得者陸睿安告訴《澳門平台》:「他們已經表明,我們實際上不會太快回到中國。」

然而,陸睿安補充,中國外交官「對接種疫苗的速度很樂觀,而且隨時可以扭轉」關閉邊界的局面。

中國已經接種了13.7億劑新冠疫苗,但只有2.23億人完成了接種。

另一位獎學金獲得者潘韜(Téo Faggin Pastor)向《澳門平台》表示:「實際上,我應該明年才能回去。」

研究人員保羅-梅內切利-費力奧告訴《澳門平台》,他的時間會更久,所以立刻要求2022年3月至7月的學期的獎學金。「因為衛生健康問題,我很擔心今年的情況。」

新冠疫情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在6月初表示,他認為中國最早可以在2022年上半年向疫苗接種率高、感染人數少的國家重新開放邊境。

但6月22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稱,中國國務院最近在5月決定將邊境限制措施至少維持到2022年夏天。

Mensageiros de amizade

友誼信使

在6月23日的會議上,中國駐巴西使館文化公參舒建平要求學者們「讓中巴友誼薪火相傳」。同時,中國駐巴西利亞大使館在一份聲明中說,這些學生承諾「做中巴友好交流的使者」。

此類倡議應當被着重強調,李追龍說,因為這「文化交流更加頻繁」。這位研究人員表示:「每個在異國他鄉的人都會帶着本國的習性。」

李追龍希望研究如何改善兩國之間的交流關係,因為他認為,由於語言、文化和政治障礙,來自中國的新聞到達巴西時會「非常失真」。

另一方面,巴西「仍然沒有引起中國人的興趣」。李追龍慨嘆:「巴西在中國的國家形象仍然十分性別化,中國人認為有很多裸體女人在嘉年華上跳森巴舞。」

雖然在文化領域仍有許多工作要做,但在經濟方面,自2009年以來,中國一直是巴西的主要貿易夥伴,中國在巴西市場的投資已經達到580億美元。

例如,陸睿安打算在上海復旦大學研究中國在拉美能源領域的投資,特別是可再生能源。

但是,貿易和經濟關係的增長並不意味着障礙不會持續存在。中國公司在巴西進行併購時面臨的法律困難正是趙耕發的研究主題。

在相反的方向,潘韜將在北京的清華大學致力於研究2020年1月生效的規範外國在華投資的新法律。

有一些大型的巴西公司已經在中國有很強的影響力,如礦業公司淡水河谷公司、巴西銀行和鞋類製造商哈唯納。

但潘韜認為,一旦巴西恢復經濟增長,對投資中國市場的興趣就會增加。

石昊(Pedro Steenhagen)向《澳門平台》表示,澳門可以在中國和巴西的經濟和其他關係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他還感到遺憾的是,葡萄牙語是澳門的官方語言,但在巴西「幾乎無人知曉」。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