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疫情:市民對疫情管控的信心 - Plataforma Media

深圳疫情:市民對疫情管控的信心

自從5月21日,廣東疫情的第一例確診病例發布至今,正好一個月,短短時間,疫情發展在嚴密監控下,仍出現局部蔓延。但是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依然早出工作,正常下班。並沒有感受到市面上有緊張和失控的氣氛,一切安如往常。或許每個人的信心,正是來自政府和相關部門出色有效的防控力。 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到2019年武漢爆發的新冠疫情,以及2021年的石家莊疫情,還有大大小小的災害:汶川地震,各地的洪水,無不彰顯這個國家機器的動能和執行力的高效。

生活在深圳的筆者,雖然不是在疫情中心的廣州,但是也是這次疫情所覆蓋的地區之一。恰巧在撰稿的這一星期,6月17日,寶安國際機場(筆者所在的寶安區)突然確診一例,在機場某餐廳工作的21歲朱某,居住在寶安區福永下十圍商住街藍天公寓。發現該案列的當天該公寓便全面封鎖,禁止進出,所有人員配合核酸篩查,並且特定區域的人員需每天一篩。同時整個寶安區全體市民要接受核酸檢測,所有公共場所進出必須佩戴口罩,以及出示健康碼。而這一切措施,一天之內便已經完成落實。

機場案例確診的同一天,工作於南山區後海航天科技廣場的蕭某,在北京大學深圳醫院核酸檢測初篩為陽性。同一天,不同區域,出現的零散案例,均來自於印度的變異株Delta(B.1.617.2),正是廣州疫情的同宗同源毒株。

廣東這個外貿超級大省,承擔了中國90%以上的入境人員(新冠疫情之後的數據),如此巨大的國際性人員流動,每天都有境外輸入病例。誰也不知道,這次疫情當初爆發的突破口在哪裡,第一例本土病例具體如何被感染的。在大數據應用已經很廣泛的今天,流行病調查溯源和病毒基因測序等,都能準確鎖定人員具體動向和病毒來源,但是在面對狡猾的對手,我們還是防不勝防,唯有不斷加強控制。

筆者六月份以來便再沒有離開過深圳,考慮到疫情期間跨城市流動的風險以及政府不斷強化的管控措施。與我一樣的,還有生活在深圳這座城市將近1800萬的市民,他們也是積極地配合着每一項防疫的規定,直到發稿的當天,寶安區市民已全體接受兩次核酸篩查,每72小時便篩查一輪,這需要調動巨大的社會資源和高效的運作,以及每一個市民的高度配合。

在深圳已有8年的餐飲老闆榮哥,2019年搬來福永地鐵口經營自己的沙縣小店。在6月22號寶安區政府決定全面禁止堂食之後,榮哥也如千萬的餐飲行業經營者,暫時關閉自己的小店堂食服務,只經營外賣和自取業務。門店內部,榮哥也自己安排了設備阻擋,避免和客人直接接觸。榮哥說:「身體健康更重要,錢可以慢慢賺,長賺長有。」這句話濃縮了所有奮鬥在深圳的每一位市民的心聲,每天從地鐵口出出入入的普通人,佩戴着口罩,形形色色都在為這座城市的疫情管控奉獻自己的綿薄之力。很多人都擔心自己會被感染,但是卻能如常地生活在這座城市裡,一切井然有序,不慌不亂。這份安心實實在在,來自於這麼多次災難國家都能從容應對和控制。如同這座城市,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人都是如此,每一座城市亦然。

當然這樣的措施一定會給經濟和實體店經營者帶來不少損失,22號開始寶安全區聚集性、密閉空間文體娛樂場所(包括但不限於桑拿、按摩、足療、水療、美容、網吧、酒吧、KTV、電影院、健身房、密室逃脫、體育館)暫停開放。學生兒童托管機構、線下教育培訓機構一律停業,何時開放需等待通知。這裡涉及到多少從業者不得而知,政府也出台了建議,凡非因違反規定而強制隔離者,僱主應當正常發放工資(在隔離期間)。

如果有一天,走出你的家門,不再有疫情,只有花香鳥語,陽光明媚曬滿大地。人們不再戴着口罩,在這座城市裡可以放聲交流,互相擁抱。我當然不願意被理解成,人類是地球的病毒,而新冠病毒是地球的免疫系統,我們是高級的智慧生物,我們意識到人類活動對地球的破壞,越來越多的人和組織,在積極地做對環境友好的事情。無可否認,新冠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人類部分活動減少,大自然也顯得更有生氣,也讓更多的人重新定義自己的三觀。這一次,筆者相信所有的努力並不止於控制疫情,還有我們未來該何去何從。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