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再次經歷一個大家都小心翼翼階段」 - Plataforma Media

「我們再次經歷一個大家都小心翼翼階段」

葡人之家協會主席安瑪莉(Amélia António)透過對比當下局勢和回歸初時的不確定局勢,並藉此解讀今時今日我們所目睹香港現時所發生的亂象。她認為這是急功近利,增加愛國者治港的話調的代價,這亦是輕視和不信任葡語社群和葡人組織能對社會所出的貢獻。安瑪莉表示,在澳門根本無需強推愛國,因為普羅大眾本身就已經很「愛國」,同時,她亦強調,很多時,人們表達出來的愛不愛國,並不一定如實反映國情。她在大約從一千名投票成員中以54票連任後接受《澳門平台》專訪時表示,因為其他原因,這位主席更關心協會的未來。

—在擔任葡人之家負責人16年後,你如何看待這張信任票?

安瑪莉:如果有更多的人參與投票,我會更高興。當沒有衝突的情況下,他們認為不值得去投票,這讓我覺得很遺憾。

—繼續留在領導層還有意義嗎?

安瑪莉:葡人之家也許是領導層年輕人最多的協會。我留了下來,一屆又一屆,總是希望領導層的更新能保持連續性。但現實並不似理論,一般來說,30多歲的人由於事業或家庭問題,通常處於人生的階段,沒有什麼空閒。這就是在某種程度上迫使我留下來的原因。我很希望有人能站出來。我不想離開葡人之家,但我希望看到我的責任得到減輕,特別是隨着年歲的增長。

—當你宣佈重新競選時,你想解決藝術與工藝學校的設施,政府對運動隊的支持不足等問題,並開設Lvsitanvs餐廳。有優先事項嗎?

安瑪莉:有的。運動這部分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俱樂部沒有官方支持,因為儘管是協會,但被認為是接受補貼的協會。俱樂部要麼是業餘的,要麼是私人資助的。在足球這項我們唯一從事的運動中,在一個人人都是職業球員的錦標賽中,我們是唯一一支只有業餘球員的球隊,我通常說這是一種現象。

—解決辦法是什麼?

安瑪莉:獲得支持,特別是業餘愛好者的支持,或者一批贊助商。我們已經切斷了一切,既然我們只給水,我們就不能對別人提出更多的要求。

—是什麼原因阻礙了藝術和工藝學校在教育部門註冊?

安瑪莉:根據法律,工業建築中不能設立學校,儘管我已經多次解釋過,這是一所實踐性的學校,需要設備—就好比烤箱需要一定的條件一樣。

—政府的回應是什麼?

安瑪莉:上一屆政府班子離職,新班子上場後爆發新冠疫情。我們沒有直接去找行政長官,因為我們意識到並不是時機。我們正在等待,觀察一切是否正常,以免時機不對而做無用功。但我相信,絕對有必要敲開上面的一扇門。如果設施的問題得到解決,就能平衡預算,從而避免削減其他領域的開支。

—你將如何解決財政削減的問題?

安瑪莉:這主要影響學校。如果不能支付運作的費用,必須找到繼續運作的方法。對課程收取更多費用是其中一個方法,但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許多人就因為無法負擔而退出。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培訓教師不是全職的。在這些情況下,如果報名費不能覆蓋運作費用,課程就不能繼續進行。還有就是對持續進修計劃的幻滅。

—甚麼意思?

安瑪莉:許多人認為這是學校的收入來源,其實不然。這是對居民的一種支持。我們在這一領域有很多項目,並且都有成效。但在澳門也有很多問題,很多人會加以利用,從而導致欺詐行為,他們想建立嚴格的監管措施,最終導致這種補貼難以被利用。過猶不及最終導致不公正的情況,就像對培訓教師的要求一樣,他們只能在這些領域接受過成熟的培訓後才能授課。然而在這些工廠,這一點是很難證明的。誰有couché文憑?這些限制使許多人無法獲得他們原本可以獲得的東西。公正的人為錯誤的規則付出代價。這些東西就擺在那裡,這就是規則,就是這樣。

—從澳門基金會中得到資金是多少?

安瑪莉:約30%。

你不想談論金額?

安瑪莉:是的。

—關於餐廳Lvsitanvs,你是否堅持在年底開業?

安瑪莉:我希望更早。該合同為36個月,然而已經過了幾個月了。我們開得越晚,挽回損失的時間就越少。招標是在2019年8月中標。

—您還提到,正在「準備成立一個更大的團隊」。你能不能說得更切確一點?

安瑪莉:我們談論的是領導層,現在有九名成員—法律規定的最大人數,之前有七個。

—葡萄牙駐北京大使去年訪問澳門時,強調文化是中葡關係的三個優先領域之一。葡人之家能發揮甚麼作用?

安瑪莉:大使表示有興趣將學校的一些工作帶到北京,但由於新冠疫情而推遲。有很多人問我未來會怎樣,但我無法回答。活動的安排取決於旅遊限制,還有經濟問題。由於這些限制最終會對經濟產生影響,我們不知道接下來的財政削減會是怎樣。如果事情進展順利,我們有理由相信我們至少可以保持今年的最低水準。但是,如果這種情況沒有改善,我們明年還能指望甚麼呢?更多的削減?如果是這樣,就不能維持更多活動了。

—你的目標是維持現狀嗎?

安瑪莉:是不要讓任何活動取消,負重前行,但是有風險。我們為社會所為之事沒有報酬—例如為兒童提供的動畫,和六月的葡萄牙月活動—在某種程度上是有限度的。

—葡人之家今天在澳門的地位是甚麼?

安瑪莉:有越來越重要的作用。葡人之家是澳門最大的葡萄牙人協會,也是產生最多公共作品的協會。有些人想知道成立藝術和工藝學校的原因。通過藝術教育,我們也在進行交流。有種知識不是通過授課來實現的。

—與現任政府的關係如何?

安瑪莉:政府,從行政長官開始,由了解協會及工作內容的澳門人組成。如果被問及葡人之家,您就會知道這是甚麼,並且會了解我們的工作。十年前,我們獲得了文化功績獎章,生活在這裡的人都知道。因此,我沒有理由認為,在維持澳門的差異性方面,不會對葡人之家有所埋沒。我們的活動對人們很重要,也表達出澳門與眾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文化和表達方式一直共存。葡人之家的存在尤其重要。

—你是否擔心日益強調的愛國主義,會對葡萄牙人產生影響?

安瑪莉:回歸後,那是一個充滿不確定性和恐懼的時期。那時候很混亂,因為很多事件,社會出現動盪。同時在那個時期,非常愛國的聲音、虛假的愛國者、那些想踮起腳尖顯示自己比別人更愛國的人一起湧現。隨着時間的推移,事情開始平靜下來,一切都慢慢恢復真實的面貌。而如今,我不知道這是否也是因為我們臨近選舉,我們正在遭受香港所發生的事情所影響。

—甚麼意思?

安瑪莉:香港幾次作繭自縛,犯了深刻的錯誤,而香港離我們非常接近。人們總是說,當香港打噴嚏時,澳門就會得感冒。不管是好是壞,澳門總是隨着香港發生的一切而受到影響。所有在香港發生的流言蜚語都是巨大的政治失察和無知。認為現在所行之事,可以產生積極的結果是荒謬的。一定不會有積極的結果。

—您能說得更清楚些嗎?

安瑪莉:他們製造問題,而我們一直在承受後果。如果說這裡的一切是特別的,那麼今天依舊是如此。但有很多人擔心這會有所改變,並舉起了沒有理由的旗幟,這是很遺憾的。再一次,也許也是因為我們臨近選舉,有許多誇張的說法。我們又一次在經歷一個大家都小心翼翼階段。澳門人民一直尊重中國,他們熱愛澳門,這裡是他們的家。我第一次見到不把自己的祖國置於首位的人。所以這些誇張的說法在澳門都沒有必要,也沒有意義。當有人扮演愛國者的時候,我就會懷疑,因為愛國是一種真實的感覺。但沒有必要大喊大叫,人民熱愛中國。

—世界新聞攝影比賽圖片展的突然取消,是有爭議的。當時您以內部問題為理由,不想對此事發表評論。葡萄牙駐北京大使何塞·奧古斯托·杜阿爾特說:「絕對保證沒有地方當局的干涉。」你還是不想解釋發生了甚麼嗎?

安瑪莉:我完全支持剛才的說法。大使說得很好:地方當局沒有干涉。

—沒有來自地方當局的干涉,這並不意味着沒有來自其他地方的。

安瑪莉:我說過這是內部事務,我不會再談論這個問題,我重申大使所說的是正確的。

—這是您希望保持的態度嗎?

安瑪莉:我借開幕式的機會宣布,這是葡人之家帶給澳門的最後一次世界新聞圖片展。而問題很簡單:我們已經知道會有削減。在不低估展覽價值的情況下,這並不是一個與葡萄牙文化有直接關係的舉措。我很慶幸我早些時候做了這個聲明,否則將會有巨大的猜疑。

—作為一個葡萄牙人協會的領導人,你認為葡萄牙人社群仍然是受歡迎的嗎?

安瑪莉:存在緊張和被懷疑的時刻。有時侯發生的一些事情,會讓人對未來、對澳門的發展和在這裡生活產生一些苦惱,但我仍然相信。500年以來,中國、葡萄牙和葡萄牙人社群一直有足夠的智慧讓共存成為可能,我不相信一段動盪和巨大的猜疑會危及這一點。

—因此,你是樂觀的嗎?

安瑪莉:一步一步來吧,事情會恢復正常。葡萄牙人社群在澳門具有重要作用,這是不爭的事實。大灣區是一個沒有差異的一體化地區,葡語社群的存在方式很重要。沒有它,澳門只能是中國文化,不會有這五個世紀以來的重要性。中國是務實的,有自己的目標。聲稱是中國的代言人和機構並不總是說同一種語言,也就是說,他們能夠翻譯一種思想或官方政策。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理由不相信,中國對澳門的興趣是與眾不同的。最近,澳門美食和土生土語話劇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證明,北京希望澳門保持原貌。當發生令我們不滿意的事情時,人們必須保持冷靜的頭腦。人就是人,一個國家就是一個國家,人們採取的態度往往並不總是反映整個國家的情況。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