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體育競技和電子競技還有很大差距」 - Plataforma Media

「傳統體育競技和電子競技還有很大差距」

來自澳門的法蘭西斯科.馬斯卡倫哈斯(Francisco Mascarenhas)與其他同齡人不同,他的父親是葡萄牙人,母親是中國人。大約六年前,他接觸到了一款電腦遊戲,《反恐精英》(CS),並很快意識到這是他可以進一步探索的專業領域。

《反恐精英》是一款第一人稱遊戲,由兩支隊伍帶着任務對峙。這兩支隊伍分別是恐怖襲擊組和反恐怖襲擊組,他們必須分別為放置和解除炸彈、扣留和拯救人質而相互鬥爭。該遊戲發行於十多年前,作為該類型的最佳遊戲之一,這個電子遊戲一直備受人們關注。

法蘭西斯科表示:「一開始,我並沒有非常喜歡這個遊戲,我只是和朋友們玩。」他第一次玩這個遊戲時只有10歲。事實上,三年後他仍在玩這個遊戲,並意識到他可以在職業遊戲比賽中,成為電子競技職業選手。他解釋:「這就像足球或者其他任何運動,這背後有團隊、教練,有很多東西。」

他的第一次職業經歷是在14歲時。他通過朋友認識了一個正在探索亞洲市場的法國組織。他稱:「我們最終簽署了一份合同,這決定了一切。通過他們,我開始找到人際關係,並在專業的《反恐精英》社區獲得知名度。」

對他的父母來說,整個過程並不容易接受,法蘭西斯科向《澳門平台》表示,儘管有一些比較困難的決定,但他的父母一直在支持他:「在簽署第一份職業合同之前,我每天玩很多個小時的遊戲。因爲這個合同,生活幾乎沒有什麼變化。我父母最擔心的還是遊戲和學習之間的平衡問題。」

然而,在2019年,16歲的法蘭西斯科收到去另一個國家生活的邀請時,這種擔憂變得更現實。他說:「收到這個邀請是意料之中的,他15歲時代表Brutality隊,這是一支印度的隊伍,當時擁有印度最好的選手。這支隊伍實際上很有名,還得到紅牛和Intel的贊助。作為一名參賽選手,我在那支隊伍中成長,也學到了很多關於建立自己形象的知識,自然而然地就被印度的人認識。當我要接手一個我認爲不錯的新項目時,Entity 遊戲公司出現了。」

法蘭西斯科表示,Entity的經理直奔主題:「他給我發的第一條訊息,就是問我是否想去印度生活,雖然之前並沒有任何經驗。當我意識到他是認真的,我不得不讓我的父母參與討論。」他說:「這並不容易,但他們已經知道我想為自己的生活建立甚麼,在向他們解釋一切將如何運作之後,我們最終一起做出決定—我要離開澳門。」

2019年9月5日,法蘭西斯科開始新冒險,最終由於不可控因素,冒險的時間比他預期的短。他說:「我的簽證有效期為一年,可多次入境,最長為三個月。最初的想法是先去三個月,返回澳門一段時間,最後再回去。但在2020年初,隨着新冠疫情爆發,一切都變得複雜。在這種情況下,繼續在Entity公司工作沒有意義,因為我無法返回印度。」

不僅僅是新冠疫情給CS職業選手帶來新困難,他們還看到許多比賽和可能的報酬被轉移到另一個遊戲—Valorant。他解釋:「一大批CS的玩家已經遷移了,現在為選手提供良好報酬的隊伍已經越來越少。」

這個問題在其他任何電子遊戲中都很常見。更有甚者,隨着時間發展,某款電子遊戲被冷落,並隨之威脅到賴以生存的職業人員生計。然而,意識到這一現實的法蘭西斯科並不擔心。他稱,CS是已經出現約20年的遊戲,他並不認為會發生這種現象。然而,隨着越來越多困難,他不得不去適應。「我以個人名義創建了一個團隊,即ArtiSan電子競技。我想過用我參加的各種比賽籌集的自有資金進行投資,但幸運的是,我找到了兩個願意在資金上支援這個項目的投資者。到目前為止,一切都很順利。我們在一個亞洲聯賽中,我們處於第二名,第一名還有一場比賽,所以他們只是條件上的領先者。」[在接受採訪時]。應該指出的是,該團隊的成員有兩人來自澳門(包括法蘭西斯科)、一人來自印度、一人來自馬來西亞、一人是居住在日本的巴西人。

投資者是這項競技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法蘭西斯科解釋:「有兩個組成部分。我的大多數同事都以電子競技為職業。我們需要一份工資,因此需要投資者為我們這個團隊提供幫助。另一方面,投資者要求獲得我們從錦標賽中獲得的獎金的一部分,他們對電子競技相關的媒體也很感興趣。」

近年來,電子競技吸引數百萬人。因此,選手有很大的發展,但法蘭西斯科有着更大的雄心。他稱:「傳統體育和電子競技之間仍有很大的區別。」他以足球為例:「作為一個想踢足球的孩子,我可以去足球學校,可以學到更多東西,進行訓練,最終達到我想要的水準。為你鋪設了一條成為職業選手的道路。在電子競技中,沒有這些東西。」

然而,一些國家正開始意識到這一差距。「丹麥投資了很多。現在已經有一些學校,父母可以把他們的孩子留下幾個小時,然後再接走,但在亞洲和世界其他地區,這仍然是一種禁忌,被認為是學習的障礙。」

他指出:「有很多事情必須自己去學習。這就是為甚麼我發現在電子競技中更難獲得成功。但也有很多好事正在發生,有些職業在其他體育項目中已出現了很長時間,例如心理學家、分析師、教練等等。」

《澳門平台》了解到法蘭西斯科對澳門電子競技發展的看法。

他解釋:「首先,澳門的人口不多,這樣的人口背景始終是一個障礙。然而,有些國家的現實情況與澳門類似,但卻能保持競爭力。我們有一個好東西,那就是網吧文化,人們可以聚在一起玩遊戲。這是一個非常亞洲的場景,對電子競技的發展有很大幫助。在第三世界國家,因為得到電腦有困難,大多數選手都是這樣起步的。但在澳門,電子競技沒有像在印度、印尼或馬來西亞那樣的重要性和活力,這些是我比較瞭解的現狀。他們舉行了幾場比賽,甚至是更大的亞洲錦標賽的資格賽階段。我希望看到澳門走這條路,但大多數吸引人們的遊戲都是移動端的,而且非常以華人社區為中心。」

對於不久的將來,法蘭西斯科向《澳門平台》坦言,除了完成高中學業,他希望在新團隊中達到一個重要的里程碑:「現在的一個期望是達到亞洲前十名,並保持這一位置。我們應該在三個月內實現這一目標。團隊很強大,我們正在為此努力奮鬥。」

法蘭西斯科.馬卡倫哈斯出生在澳門,父親是葡萄牙人,母親是中國人。17歲時,他在澳門葡文學校讀10年級,在休息了一年半後,專注致力於他的電子競技事業。目前,他想讀完12年級,但尚未決定是否要繼續升學。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