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是佛得角的發展夥伴」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是佛得角的發展夥伴」

澳門中葡論壇的佛得角代表Nuno Furtado出生於1976年,那一年,佛得角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Nuno Furtado曾在北京留學,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他向《澳門平台》講述中佛建交45周年的情況。

上周日,佛得角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45周年。這個日子對佛得角有麼意義?

Nuno Furtado這個日子對兩國都具有重大意義,以1976年4月25日簽署的《合作與友誼協議》為起點的歷史性友誼與合作關係為例。兩國之間的(外交發展)道路一直在整個外交關係史上以模範和富有成效飽受讚譽。我認為,在我們現在紀念的這45年中,我們不應該只關注政府,而應強調在這個過程中,總統、政府、駐中國和駐佛得角外交使團、商人、代表協會、AMICACHI、孔子—佛得角學院、民間社會以及我們的居民和學生社區,都為兩國建交作出貢獻。我們希望繼續鞏固(現在的外交關係)。顯然,這一分析是基於兩國高級領導人的講話,他們有更大的評價能力,一再表示承認我們的合作關係是積極和有益的。事實上,我認為這45年的意義不容置疑。

在這接近半個世紀的程中,兩國外交關係中最重要的標誌是麼?

Nuno Furtado:請允許我在這裏分兩部份來說。首先,應強調沿着這條道路進行的高級別互訪,對鞏固兩國的關係至關重要;其次,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兩國外交道路上一直是佛得角真正的發展夥伴,為該國發展的若干重要方案和關鍵領域提供支持。我們可以提幾個標誌性建設,例如國民議會宮、政府宮、國家禮堂、國家圖書館、波伊朗大壩、社會住房、學校建設、國家體育場等。

小島嶼國家和積巨大的大陸國家的關係,顯然存在着規模上的差異。合作一直是這些年來的常態。那麼北京在佛得角啟動的第一個合作專案是什麼、該專案是何時何地進行

Nuno Furtado:據我所知,第一個合作專案是在80年代,於首都普拉亞建造國民議會宮。這個專案被佛得角人認為是眾多專案中最重要的一個,因為這個宮代表着人民之屋。國家的權力於這裏行使,同時該專案也促進了佛得角政治的發展和成熟。

在這個過程中,兩國合作正朝着麼方向發展。這是從何開始有何舉措如何發展

Nuno Furtado:正如上述所言,我們的合作發展到一個非常積極且具有挑戰性的層面。我認為,這始於殖民解放時期的政治層面,在獨立之後於經貿層面延伸,與中國的關係具有傳統模式這一特點。我們已經在基礎設施、教育、衛生、貿易、電信、能源、住屋、體育等各個領域展開合作,我相信更進一步的合作將通過大力關注藍色經濟來實現,中國在這一領域有很強的專業知識,並願意在借此支持佛得角。

平等、尊重和互利互惠國際關係的基本原則。然而,眾所周知,中國在佛得角的合作和發展援助中發揮了核心作用。那麼反之,佛得角麼?又可以向中國這樣的大國提供麼幫助呢

Nuno Furtado:我個人不代表任何官方立場,我明白中國和佛得角之間的友誼和合作關係,是建立在平等、尊重和大量合作的基礎上,且並將繼續維持這一狀態。這本身就是外交關係取得重大收穫的一個表現。我更多地從政治角度理解這個問題,但顯然,在這個層面上,雙方可能會有所承諾,這在國家關係中是很常見的。對此我不願多說。

—目前,中國在佛得角的主要建設專案是什麼?

Nuno Furtado:中國—佛得角合作中,現在最重要的專案是佛得角大學新校區的建設。最近,該專案宣佈完成,並計劃於今年向佛得角交付。我想強調的是,佛得角大學新校區是中國在佛得角最大的援助專案,預計將在促進佛得角高等教育的發展以及吸引非洲大陸學生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那麼關於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呢?

Nuno Furtado:我個人必須說,根據我們從佛得角政府收到的有關「一帶一路」倡議的指導方針,我們的任務是加強參與這個倡議,並在我們的發展框架內利用其戰略優勢。我記得,2018年9月,中非合作論壇期間,中國和佛得角政府簽署了關於「一帶一路」合作的諒解備忘錄。當時,總理烏利塞斯.科雷亞.席爾瓦(Ulisses Correia e Silva)表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建設,與佛得角關於發展海洋經濟的戰略計劃是一致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與中國團隊合作,為在聖維森特建設海洋經濟特區進行可行性研究,順便說一下,該專案已進入後期階段,佛得角政府已經批准了立法,並成立了管理局,將致力於該專案的實施。但仍有其他行業在「一帶一路」的評估中。

Nuno Furtado的年齡與兩國建交年的時間相同。您曾在中國學習,1997年來到中國,能說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是個不折不扣的「中國通」。您目前是佛得角派駐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中葡論壇)的代表。對於這個您25年前就來到過的國家,如何看待和評價當中的發展

Nuno Furtado:非常簡單,我想說,1997年的中國與今天相比,完全不同,而且越變越好。1997年,當我到達時,已經可以感受到一個專注於減少貧困和改善生活,正在發展的國家發出的脈搏。我們可以看到,在國家建立基礎設施的層面上,有整體的動態,以發展城市、經濟、各省之間的流動性和人民的福祉。目前,城市中心的轉變是相當顯著的,特別是當我們看到舊的村落、城鎮或小城市轉變為大城市,所有這些變化都是在20年內完成的。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從我1998年第一次訪問澳門,到2017年回到澳門,幾乎過了二十年,我非常高興地注意到這個城市的演變和轉型,即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1998年,我乘火車從北京到廣州花了32個小時。今天,同樣的路程,乘坐高鐵只需8小時。這真是壯舉。這一切都對產業、新技術和創新產生顯著影響,使得中國在全球範圍內脫穎而出。

你到北京的時候,澳門仍是屬於葡萄牙政府治理。今天,澳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在這裏,你代表佛得角擔任職務。您如何看待澳門特別行政區在中國和貴國未來關係中的作用?

Nuno Furtado:事實上,佛得角尋求利用其位於大西洋中部、三大洲交匯處的優勢來促進其發展。此外,佛得角積極尋求加強與各合作夥伴的關係。我的意思是,澳門是佛得角的一個發展夥伴。在此基礎上,中國和葡語國家(PLP)得以正確利用澳門提供的優勢,不僅通過已建立的平台促進各自的發展,而且從澳門特區出發,加強葡萄牙語國家在中國南部的合作,順便說一下,那裏匯集巨大的貿易和投資機會。澳門勵駿集團在普拉亞市的娛樂綜合體建設,是澳門企業家在我國探索潛力的一個例子。但是,坦率地說,我認為澳門需要為該平台注入新的活力,建立機制以促進葡語國家企業在澳門的建立,並反過來支持有關企業與葡語國家的國際化。許多戰略方案中的指導方針需要更新和實施,以便澳門能夠更好地利用中國和佛得角(或其他葡語國家)之間的關係。我常說,沒有制定明確的戰略,那麼做任何事都不會成功,而澳門有將自己定位在大灣區的一切條件,並將葡語國家帶入這個偉大的計劃中。對佛得角來說,澳門在各個層面都很重要。除了政治和外交合作外,值得強調的是行政人員的培訓,同時也應注意居民社區的存在,雖然規模不大,但有非常大的影響力。

—中葡論壇能夠為這種關係帶來麼,已經做了麼,未來中葡論壇應扮演麼角色?

Nuno Furtado:中葡論壇是一個機制,不是獨立運作的,而是在創建多邊機制的各國政府概述的戰略範圍內運作的,在這種情況下,佛得角應在這種多樣性的框架內定位。雖然中葡論壇已經存在了18年,但事實上,如果想呈現更好的結果,挑戰仍在。目前,我們繼續在《2017—2019年行動計劃》內工作,這個計劃已不適應澳門特區、中國和葡語國家面臨的新挑戰。中葡論壇將繼續在以促進、吸引和互補為重點的政府間合作框架中發揮基本作用,這是其得到肯定和賦予使命的必要條件。因此,應在疫情和疫情後的情況下,重新考慮未來幾年的規劃。這意味着,我們希望儘快召開的下一屆部長級會議,可以為中葡論壇提供新的運作方式,以促進其肩負使命,迎接挑戰。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