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立法會選舉荊棘滿途 - Plataforma Media

疫情下的立法會選舉荊棘滿途

澳門立法會選舉將計劃於今年內舉行,雖然並未致於徹底動搖賀一誠的民望,但各界評論均普遍認為,在2021年,特首將面臨更多外界的批評和訴求,以及承受更大的壓力。作為賀一誠任期的中期測試,其最大的挑戰在於,一方面應對疫情下需要及時果斷的作出決策,另一方面應讓民主派適時參與討論,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

政治學家及評論人士向《澳門平台》表示,對疫情的反應以及持續公共衛生危機造成的長期經濟後果,將繼續主導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政治生活,並將成為初秋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焦點。
特首賀一誠和他領導的政府的第一年任期,政績卓著並得到市民的空前歡迎,但是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不同的政治力量會動員起來參與立法會選舉,行政長官與民眾之間蜜月期的即將漸漸消減。
立法會參選人需要要求政府保證確保市民的生計。立法會前議員方永強(Jorge Fão)相信無論這些參選人來自進步陣營又或者來自傳統陣營,疫情帶來的影響會是所有參選人必然觸及的議題。
這位澳門退休、退役及領取撫恤金人士協會會長表示:「我認為幾乎所有候選人都會這樣要求政府,都會運用這種選舉策略,齊聲以疫情為由要求政府向市民提供更多福利和補貼。這是因為這種政綱一定會令選民滿意。」
政治評論員盧兆興回憶道,澳門過往的選舉傳統上着重於務實方面勝於原則和理想,尤其在現今疫情下這種傳統更加不可能改變。他預期傳統社團聯同政府將繼續主導這次選舉,因此,選舉結果也不會挑戰政府的認受性。
「選民肯定會非常重視這些務實情況,就是政府會如何幫助失業者以及那些工作業務受到疫情影響的人。我認為參加民意測試的選民的取態將側重於實際和務實的層面,即政府的政策解決方案如何有效地減少疫情的影響。」
他補充說:「澳門選舉歷來是衡量政府受歡迎程度的晴雨表,在大多數澳門人似乎都滿意由賀一誠領導的政府的表現時,我不認為這種選舉行為會對行政長官的認受性產生任何挑戰。」

一手經濟,一手民主

香港學者莊璟珉認為,成功控制疫情本身便是政府和傳統陣營人士的政治資產。這名香港學者於五年前發表一項研究,研究偏幫特定選民如何影響香港的選舉結果。他認為對疫情的討論最終會傾向變得保守,並限制政治辯論,迫使少數派的民主陣營自我修正。
「如果有人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對政府提出過多批評,他可能會被視為反政府的煽動者,在疫情後的動盪和復甦時期產生反政府的感覺。」
他補充:「民主派陣營會繼續成為議會的少數,無論香港在2020至2021年發生甚麼事情,所有人都會意識到現任中國領導人倡導的理念是,特別行政區議會的任何少數派在選舉後都必須保持少數,也只能是少數。只要政府繼續使用可支配的法律手段粉碎任何開始佔優勢的派系,少數派就不可能獲得更大的影響力。」
親民主派人士提出的應對挑戰、澳門在2020年開始的全新形勢,是秋天立法會選舉的未知數之一,但絕不是唯一。去年十二月中旬,保安司司長出席立法會時表示,有可能不會如期舉行選舉。
黃少澤提醒來自香港可能的「風險」,但對於澳門大學副教授余永逸而言,推遲選舉的唯一合理理由是本地區疫情全面惡化。
「我相信根據澳門的目前形勢,立法會選舉將按計劃如期進行。除非區內爆發重大疫情,否則沒有理由推遲投票。人們普遍認為推遲香港立法會選舉並不是出於防控疫情」。但澳門的情況與香港並不相同。
他還認為:「在近期的選舉中,政府已經加強了選舉法,以防止可能違反《基本法》或涉嫌不忠於國家的候選人參選。」
「我認為政府或北京當局不會採取行動阻止任何候選人參選。如果他們想這樣做的話,他們會在上次選舉中已經做了。在我看來,北京不會對現時在任的候選人設置障礙。」
不但要穩守現狀,事實上,目前民主派最大的挑戰是要做到薪火相傳,1992年吳國昌首次當選成為立法會議員,2016年開始已經預言準備退休。
澳門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系助理教授楊鳴宇亦承認吳國昌確實有退休的打算,並指澳門的民主力量正面臨重大的挑戰。
澳門大學公共行政教授余永逸認為,若然吳國昌和區錦新正如他們五年前所預言最終決定退休,相信這次立法會選舉最大的未知之數在於民主派最後能夠取得多少個席位,倘若他們退下火線,又誰能接任他們?
公共行政高等學校社會工作課程講師梁啟賢對此亦抱有同樣的憂慮,擔心民主派青黃不接,恐怕吳國昌和區錦新退役後,將大大削弱了澳門的民主政治力量。
他指,吳區均曾表示過他們希望今屆退休。然而,要培育出新的民主派領袖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目前只有蘇嘉豪和高天賜佔有立法會議席,對澳門社會來說也是件相當悲哀的事情。對北京來說,反對派的存在只是證明「一國兩制」仍然有效運作,澳門作為成功的典範,反對派只有小貓三四隻,並不足以讓北京放在眼內。他估計,能夠代表民主派出來參選的候選人或會後繼無人。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