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市「搶人大戰」 - Plataforma Media

中國城市「搶人大戰」

僅12月一個月,中國的廣州、無錫、青島、福州、蘇州等至少5個城市發佈新政吸引人口落戶。縱觀今年全年,天津、重慶、南昌、杭州、蘇州、青島等10多個大中城市紛紛放開落戶限制,落戶門檻創「新低」,各類優惠創「新高」。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馬亮說:「此前多輪‘搶人大戰’多集中在二三四線城市,此次是普遍性的,省會城市甚至一線大城市也加入,全國各地的絕大部分城市都進入了。」

各地對學歷、年齡、社保等落戶限制越發寬鬆。今年9月,上海率先新增應屆本碩畢業生直接入戶的高校名單,降低留學歸國人員社保門檻;12月,廣州對差別化入戶公開徵求意見,只需滿足大專或技校學歷、社保滿一年、年齡28周歲及以下就能在7個非中心城區落戶。
  
落戶降標、租房購房優惠、創業獎勵、一次性補貼……這些措施不僅成標配且力度和規模越來越大。大部分二三四線城市對學歷型人才幾乎零門檻落戶。據中原地產研究中心統計,上半年,至少80個城市(區)推出人才購房補貼,最高補貼甚至逾百萬元。
  
專家認為,總體看,一線城市對年齡和學歷還有一定的門檻,更注重吸引高學歷人才,二三線城市在競爭中逐步由搶人才發展到搶人口。搶人背後,搶的是人口紅利,拼的是城市競爭力。
  
華南師範大學人力資源研究中心主任諶新民說,以廣州為例,其人口調整與城市經濟結構和產業需求結構相關。廣州一二三產業齊備,既需要高端人才,也需要技能人才;同時,廣州的產業結構逐漸向高新技術產業、先進製造業、生產性服務業轉型、優化、升級,需要人才支撐。「外圍郊區的這種需求更強烈,此前積分入戶等方式太慢,趕不上形勢發展需要。」
  
專家分析,從全國範圍來看,新一輪城市搶人背後折射出中國城市經濟正面臨前所未有的變化。一方面經濟轉型迫在眉睫,相關產業及其人才資源重要性凸顯;另一方面老齡化趨勢加劇、生育率下降,適齡勞動力人口難以滿足城市需要。在此背景下,更多人才和年輕勞動力就意味著城市發展的更多動力。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2年起,中國勞動年齡人口的數量連續7年下降,7年間減少2600余萬人。中央財經大學人力資本與勞動經濟研究中心12月發佈的《中國人力資本報告2020》顯示,1985年至2018年間,全國(不含港澳台)勞動力人口(包括學生)的平均年齡從32.2歲上升到38.4歲,城市「抗初老」迫在眉睫。
 
廈門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丁長髮表示,城市區域經濟的競爭取決於人才競爭,但當前不少城市面臨勞動力和人才供求的拐點,疊加經濟層面影響,導致城市更加「求賢若渴」。
  
本輪「搶人」也折射出城市對人口作用認識的深化。「過去城市接納外來人才落戶時考慮更多的是成本以及當地的人口承載能力,而現在不少城市認為人才不是成本,而是資本。」諶新民說。
  
知名電商主播李佳琦、演員和歌手楊超越先後被上海作為特殊人才引進落戶,引發廣泛關注。馬亮認為,新業態的興起重新定義了人們對人才的理解。網紅、主播、製作人等弄潮兒擁有一技之長,對拉動經濟、帶動就業、提升文化都有很大作用,很多城市意識到這點,在吸引多樣化人才方面發力。
  
與此同時,受訪專家認為,城市搶人中需要警惕各地千篇一律「抄作業」式引才,不斷降低門檻、濫用政策帶來惡性競爭,還需要警惕一些城市只顧著搶人而忽視留人。
  
在諶新民看來,觀察一個城市的人口時,應該同時觀察其人口數量、人口質量、人口結構和人口趨勢四個方面。在降低落戶門檻,提高人口數量的同時,後續各個城市會更注重後面幾個人口變量的提升。
  
此外,部分專家認為,「搶人大戰」會倒逼城市在公共服務和城市治理方面的轉型和變革。吸引人才之後的後續服務至關重要,政府應引導城市公平對待外來人口,實現公共服務均等化。

(圖:新華社)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