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調查或懲罰的指控及犯罪 - Plataforma Media

沒有調查或懲罰的指控及犯罪

今年,莫桑比克的人權保護問題,不僅由於德爾加杜角省的衝突而起,且還因國防和安全部隊經常受到質疑而惡化。這與長期未能保護受害者和調查犯罪的情況有關。聯合國大學的研究人員向政治家發出警告:必須與農村人口接觸,以解決不滿和遏制叛亂的風險,尤其在北部。

2020年,莫桑比克侵犯人權狀況進一步惡化。不僅因為襲擊北部德爾加杜角的叛軍加強攻勢,且還因為國防和安全部隊本身涉嫌對平民犯下任意暴行。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 ‧巴切萊特於11月中旬呼籲採取緊急行動。
他指出:「武裝團體和安全部隊犯下的所有被指控的侵權和虐待行為,都需要徹底調查。」但發出多次呼籲後,亦被置之不理,也沒有任何結果。
今年,社交媒體上出現一些報導和短片顯示,在德爾加杜角衝突期間,酷刑最為普遍。
這是今年9月的一幅照片:一名手無寸鐵的婦女被追趕至路邊,背部被機關槍掃射,直到死亡。穿著莫桑比克軍裝的男人在完成射殺後甚至慶祝。
政府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表示,這段影片是叛亂分子自己製作的,而許多國際非政府組織詳細分析了這段錄像,並將責任歸咎於莫桑比克國防和安全部隊。
對這一案件,政府沒有進行獨立調查。大多數由執政黨莫桑比克解放陣線 (FRELIMO)的議員組成的一個議會委員會得出結論,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莫桑比克部隊濫用權力。
這只是最近發生的一宗案件。每隔幾日,就會發現每一件事情都在重複發生。今年4月,17個國家和國際民間社會組織致函莫桑比克總統菲利普 ‧紐西,對德爾加杜角省不斷升級的侵害手無寸鐵的平民的警方暴力表示關注,始作俑者是部隊和特別行動小組,莫桑比克非政府組織民主與發展中心回憶。政府從未發表過意見。
聯合國秘書長駐莫桑比克代表米爾科·曼佐尼(Mirko Manzoni)就有關問題發表最新意見。
他指出,德爾加杜角省的侵犯人權事件有時是莫桑比克部隊 「無奈和無能為力」造成。他在11月17日接受瑞士《 Le Temps》採訪時表示:「我絕不是為這種侵權行為辯護,但不幸的是,這往往是莫桑比克部隊在這場衝突中感到沮喪和無能為力的結果。」
「矛盾的是,這些暴行也應被視為明確的援助請求。莫桑比克軍隊沒有準備好對前所未有的『聖戰組織』的暴力,作出適當的回應」

必須解決不滿情緒,而不是壓抑

除德爾加杜角省外,關於莫桑比克日益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的指控還有很多。國防和安全部隊鎮壓和任意行動、缺乏公共安全意識、在行使信息、新聞和言論自由及權利方面的障礙、人們獲得基本社會服務的機會非常有限,如衛生、水、教育、住房和糧食安全,是2020年上半年記錄的主要侵犯人權行為,根據CDD的一份報告。莫桑比克律師協會報告,警察在執行新冠狀病毒預防措施時,「有明顯的暴力跡象」。莫桑比克律師協會顧問Vicente Mandlate稱:「除此之外,還出現了威脅揭露這種暴力的趨勢及浪潮。」
媒體也無法逃脫。近年來,莫桑比克發生了嚴重侵犯新聞自由的事件。南部非洲媒體協會 (MISA Moçambique)莫桑比克代表團在11月初稱:「所有針對記者的綁架、威脅和人身暴力案件的報導,都沒有結果。國家對受害者沒有任何保護。」8月23日,莫桑比克運河報新聞編輯室在一場大火中被徹底摧毀,管理層將失火原因歸咎於縱火,國家和國際對此強烈譴責。
壓制和侵犯人權與聯合國大學關於莫桑比克的研究報告所建議恰恰相反,該文件得出結論認為:政治領導人必須與農村人口接觸,以遏制如德爾加杜角省那樣的叛亂風險,促進發展,也就是說,「現有的貧窮、不平等和缺乏包容性將產生挫折感,必須予以解決而不是壓制」。報告總結:「沒有一套單一的體制安排能保證莫桑比克避免發生安哥拉式的發展情況,因此根本問題是知道何種體制創新可以在某種程度上促進社會契約的建設,從而促進國家發展,遏制過度追求非生產性收入和腐敗。」

戰火中的婦女和兒童受苦

在戰爭期間,來自德爾加杜角的難民中,兩個特別脆弱的人口群體受到更多虐待:婦女和兒童。這種情況導致未成年人遭受性虐待引發的早孕事件增多,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難民署)在一份關於叛亂分子與莫桑比克之間衝突的摘要中警告:「婦女和青少年遭到綁架、迫婚、強姦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特別是受影響地區少女懷孕案件增加以及有關強迫婚姻的報導令人擔憂。」難民署認為,暴力和人道主義危機可能會持續,甚至會在沒有扭轉局勢跡象的情況下加劇,摘要中,難民專員辦事處呼籲加強籌資。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