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疫苗備受爭議 - Plataforma Media

中國疫苗備受爭議

11月1日,數十名群眾聚集在巴西最大城市聖保羅的主要道路聖保羅人大道(Avenida Paulista)上,質疑新冠疫苗的成效,抗議未來強制接種疫苗,該名為CoronaVac的新冠疫苗由中國科興生物技術(Sinovac)公司研發,正處於臨床實驗的最終測試階段,與聖保羅的布坦坦研究所(Instituto Butantan)合作,計劃將邀請將數千名巴西志願者進行該疫苗試驗。

除了進行試驗外,若確實證明了其新冠疫苗的有效,並且最終獲得了巴西國家衛生監督局(Anvisa)的批准,隸屬於巴西聖保羅州衛生部的布坦坦研究所將與中國科興生物技術公司簽訂合約,預購6000萬劑疫苗,並且收購取得在巴西生產該疫苗的專利。
上週日的示威者主要是博爾索納羅的公開支持者,他們不僅要求有權選擇是否接種該新冠疫苗,還張貼橫額海報大肆攻擊聖保羅州的州長若昂·多里亞(João Doria)以及「中國疫苗」。 為巴西國家元首與國內政治主要對手之間的爭端增加了新的篇章。
麥克肯茲長老會大學(Universidade Presbiteriana Mackenzie)教授兼政治分析師羅德里戈·普蘭多(Rodrigo Prando)認為,新一波新冠疫情危機加速了巴西政壇內部的分歧,將原定2022年巴西總統大選多里亞和博爾索納羅在台上的較勁,提前拉開序幕。
「的確疫苗問題已經被政治化了,博爾薩納羅希望藉由這種手段,穩住其在社交媒體和街頭上激昂的支持。政治化是一個意識形態上的問題,因為若博爾索納羅要與其主要對手,聖保羅州的州長多里亞,保持相同立場,否則便難以讓自己保持足夠的熱度。」
另外,分析人士亦強調,反對人士在示威中大量使用一些仇外和仿傚美國反華式的針對性語言。
他指,該疫苗的而且確是中資生物科技實驗室與與聖保羅的布坦坦研究所合作的計劃,博爾索納羅為了緊貼跟隨特朗普的步伐,他常在言語之間使用「中國病毒」這些字眼,導致在巴西亦有不少民眾跟著使用「中國疫苗」這些字眼。
分析認為:「使用這些字眼是顯然是一種政治化的表現,因為從來沒有針對中國產的手機說些甚麼,也沒有人針對中國進口的服裝、鞋品,儘管這全都是中國出口來巴西這邊的。這些人只是想營造一種意識形態的立場,頻頻使用『中國疫苗』這些字眼。總統本人在用,其支持者也在用,他們一手促成了整場事件背後的政治化。」
在巴西,國民享用的免費醫療服務由國家統一醫療系統(SUS)負責,以確保醫院和不同類型的醫療單位能夠直接或間接得到由市級政府或中央政府提供的資金。
另外,SUS亦負責籌備和採購用於國家免疫計劃受眾人群的免費接種疫苗。儘管當確認疫苗的有效性後,該機構單位便會全權負責全國疫苗的配給工作,而世衛亦認為CoronaVac是全球現時新冠疫苗研發工作成果中最有希望的十家疫苗生產商之一,但是巴西中央政府卻一直持相反意見。
10月19日,巴西聯邦衛生部長愛德華多·帕祖埃洛(Eduardo Pazuello)在一封寄給布坦坦研究所的信函中確認,國家將向中國採購4600萬劑CoronaVac疫苗,並將該藥物納入國家疫苗接種計劃當中。
消息曝光後,博爾索納羅隨即遭受到盟友和支持者的猛烈批評,並在社交媒體上促請政府放棄採購該疫苗的計劃,同時撤消與該疫苗生產商的合作。其後,博爾索納羅在其社交媒體Facebook上撰文表示:「中國疫苗是多里亞的餿主意。 政府在為民眾提供任何疫苗之前,都必須得到衛生部的臨床實證以及衛生監督局的認證許可。」
同時他也表示,「巴西人民不會為任何人做白老鼠。要投放數十億的資金在一隻連試驗階段也未正式通過的疫苗上有違常理。 鑑於上述原因,我決定不購買該疫苗。」衛生部其後亦發表公開聲明,解釋坊間誤解了帕祖埃洛部長的信件,並指當局事實上從未確認購買該疫苗。
事隔一週後,巴西副總統漢密爾頓·穆朗(Hamilton Mourão)向巴西發行量最大的雜誌《瞭望》(Veja)透露,政府確實有打算從中國科興生物製藥公司購買疫苗。「疫苗問題是博爾索納羅與多里亞私下的政治鬥爭。政府當然會購買疫苗。 我們已經在布坦坦研究所中投入了資源來生產這種疫苗。政府不能逃避這一場疫情的挑戰。」
最初,只有聖保羅政府和中國科興生物製藥參與採購CoronaVac疫苗的談判工作,並沒有中央政府參與其中,而中央政府方面則希望投入資源購買另一家疫苗,由牛津大學和阿斯利康實驗室研發,並同樣進入了最後測試階段的新冠疫苗。倘若巴西衛生部要將CoronaVac疫苗納入國家疫苗接種計劃,並分配給全巴西所有州份的話,那衛生部門必須得到由中央政府提供的資金撥款。 若中央政府不肯撥款,聖保羅州州長表示聖保羅州將支付已經採訂的疫苗劑量。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