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人敢談論澳門的陰暗面」 - Plataforma Media

「很少人敢談論澳門的陰暗面」

瑞典新聞工作者及作家Henrik Brandão Jönsson透過《罪惡永不眠息之地 — 葡人所遍及的地方》一書,向讀者展示葡萄牙前殖民地未知的一面,他用七宗罪來描繪了葡萄牙帝國所及之處,而澳門,就屬於《貪婪》的篇章中。

一位導遊在香港外港碼頭外,正在逐個逐個打電話給一百多個團友,當時是凌晨兩點,目的地是澳門,來自長沙的中文教師聯會的團員們十分熱情,因為他們第一次來訪澳門,拿著允許他們在24小時內入境澳門的通行證,他們感到異常興奮,而澳門是中國管轄範圍內唯一允許合法博彩的地方。一名來自台灣,專程希望拜訪澳門賭場的團友,全程幫助Henrik Brandão Jönsson進行翻譯,讓他可以記錄下他在澳門的所見所聞,這就是剛在七月時出版的《罪惡永不眠息之地》一書中,有關澳門章節的開始。
Henrik Brandão Jönsson對澳門感到很好奇:「為甚麼共產政權在全國其他地方都禁止賭博時,偏偏卻在澳門允許開賭?我還想知道,特朗普的兩大金主:謝爾頓·阿德爾森(金沙集團的老闆)和史蒂夫·永利(永利集團的老闆),是怎樣可以被允許在澳門這裏賺大錢,儘管特朗普正在與中國進行冷戰。如果我還有時間,我將嘗試澳門的土生菜非洲雞,拜訪一下連羅伯特·德尼羅(Robert De Niro)和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也訂不到枱的餐廳。」
他想揭露澳門以及其他葡語系國家不為人知的一面。擺脫澳門世界聞名的賭城之名,以及澳門五彩繽紛的喧囂,深入思考澳門內部相關的地下秩序,以及澳門不為人知的矛盾特質。
澳門大學教授藍志雄認為:「很少有人敢談論澳門的陰暗面。」永利高層Kristoffer Luczak曾住在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被謀殺的兄弟金正男以及一名官員的隔壁,他指,在習近平發起反貪污運動後的一個晚上,他們就被殺了。他更直言「澳門就是中國的洗錢機器」。Brandão Jönsson在這本書中透露,如今,中國第二大三合會(14K)的其中一名領導人,居住在路環,是Kristoffer Luczak鄰居,14K擁有超過25,000名會員。

曾經在這些地方,性愛,酒精和賭博隨處可見,讓他們作為發泄的一道窗口。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罪惡如此明顯可見,於是,這些葡語系國家便與這七宗罪串聯在一起


他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表示:「所有人都三緘其口。澳門政府也拒絕回應,許多人不敢說。但最後我仍可採訪到有關這個陰暗面的消息。」
在書中,他指博彩監察協調局和旅遊局拒絕他的採訪要求,他寫道:「政府的大部分收入皆來自博彩業。政府官方說這筆錢是用在基金投資上的,但是沒有人能夠百分百確定。澳門特區政府可能不同意北京的政策,但他們對共產主義制度至少有一件事情上是認同的,就是凡是不必如此透明。」
此外,他總結了何鴻燊生前如何壟斷澳門的賭博業,他補充:「在短短的十年內,澳門從成為一個死氣沉沉的葡殖洞窟,變成了繼香港後的一個罪惡之城。允許中國政府官員聚集在賭桌上,坐滿了來自上海、越南和菲律賓的妓女。」
他向《澳門平台》透露,讓他最驚訝並不是澳門黑暗的一面,而是40多間賭場所在的路氹城一帶的建設是「如此高度現代化,如此世界一流,如此繁華」,與澳門的舊城區形成強烈對比。
「這本書也是講述關於澳人的迷惘。儘管澳門是僅次於卡塔爾,位居世界第二富裕的地區,但澳門仍然是貧窮,人口密度比紐約高出足足六倍以上。我不僅談論澳門社會腐敗和洗黑錢的問題,還談論了政府只一味關注博彩事業的不爭事實。這就是我在本章節中要表達的批評。」
這位瑞典記者在2017年到訪澳門,曾在澳門居住三個星期,他認為澳門到處充滿美食,同時文化之間的共存以及城市的不同韻律也得到了體現。「最後一部分描述我在路環社區的訪問,同時也展示了路環美麗的一面。雖然澳門依賴賭場而生,但是整體上給我感覺彷如活在葡萄牙細小的鄉村中那樣。」

澳門的罪孽

這位瑞典裔的作者,透過七宗罪來貫穿全文,總共劃分七個章節。當中葡萄牙代表嫉妒,巴西代表怠惰,安哥拉代表憤怒,東帝汶代表傲慢,莫桑比克代表色欲,而果阿則代表暴食。在本書結尾之前,有些在腦海中的問題促使他開始對這些葡語系國家進行寫作。他在序言中寫道:「我們怎麼不聽聽遍及五大洲中共有四億五千萬人說的第六大語言說些甚麼?」
他解釋,葡萄牙人的刻板印象和偏見是被創造出來,實際上他們悲傷、僵硬和封閉,沉重的美食包袱和法多,讓他們反復誦詠唱同一首歌,與昔日殖民帝國的形象完全相反:「他們的音樂被認為是大陸上最性感最好的音樂。即使在中國,葡萄牙人的形象也是樂天愛享受。每年,有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到訪澳門,這是世界最大的賭城。」
在他所居住的里約熱內盧內,巴西人們在意識到他們選了一位令人討厭的總統之後,他們為自己所為一切找到了需要的藉口。他不悅的表示:「當這個以享樂主義生活方式著稱的城市落入落後的這個恐同政客手上,我已經不想再回去巴西了。」後來他飛到果阿,開始在印度最富有的州尋找葡語的踪跡。第一個發現是一種名為Feni的酒精飲料,據說起源於巴西伯南布哥州。他說:「我開始了解葡語系國家究竟是怎麼聯繫在一起了。」
之後,他去了莫桑比克,由於當地放鬆節奏,又讓他想起了巴西,他感到自己又回到了家中。 幾個月後,他來到了在安哥拉,這個世界上生活指數最貴的首都,正由殘酷政權的所統治著。 之後他經過佛得角和葡萄牙,最後去了澳門和東帝汶。
「這趟旅行最有趣的地方是,找到了一條新的—除了語言之外—連接葡語系國家的線索。在歷史上某個時間點,被葡萄牙征服的每個國家或地區,我發現了其瘋狂的一面。曾經在這些地方,性愛,酒精和賭博隨處可見,讓他們作為發泄的一道窗口。在大多數情況下,這些罪惡如此明顯可見,於是,這些葡語系國家便與這七宗罪連聯在一起。」
他說,這本書的目的是希望向世人展示真實葡語系國家:「在歐洲,大部分媒體相比關心鄰近國家,他們更落力報導美國的大選。世界雖然很大,但現在卻比以前要小。我希望將這本書視為通向英語系世界之外更廣闊世界的門戶。」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