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小眾群體(LGBTQ):空間不足 - Plataforma Media

性小眾群體(LGBTQ):空間不足

民間社會自發動員,解決性小眾社群目前面臨的缺乏空間的問題。澳門性少數群體協會LGBTQ+ Social Club希望每月至少舉辦兩次活動,探討一個仍未受到保護且被排斥的少數群體面臨的問題。

主辦方澳門LGBTQ+ Social Club稱,「姿態」是澳門首次變裝皇后表演。這場兩個星期前舉辦的活動,並沒有被這個為該社群提供稀少空間的地方所忽視。

關於是否存在偏見,本地唯一促進性小數群體的「澳門彩虹」,回應時舉出本澳藝人小肥的例子,他承認自己是同性戀。「沒有重大爭議。這可能表明年輕一代正在變得更加開放。」

澳門大學社會學系上個月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在本地接受高等教育的學生中有16.5%認為自己是同性戀、雙性戀或其他。對於該團隊而言,如此高的比例出乎意料。然而,澳門彩虹理事長林嘉龍指出,現狀仍然存在。他說:「推崇和平與和諧的心態盛行,這使得有關這些主題的討論成為當務之急。」

澳門理工學院社會服務課程教授性別研究的講師何穎賢感嘆:「令人遺憾的是,在過去十年中,關於保護這些性小數群體的心態和立法,一直沒有進展或得到改善。」她補充,大多數居民不知道、不了解且不與性小數群體聯繫:「人們怎麼可能會沒有偏見或歧視?這是一個隱形的社群。」

澳門彩虹去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14%的性小數群體成員曾考慮過自殺,而994名受訪者中有22%的人曾是家庭暴力的目標。團體堅定地認為,同性伴侶應納入《家庭暴力防治法》。社會工作局則回應指,《民法》和《刑法》之間存在法律衝突。2016年通過的法律存在空白,這部法律被批評未涵蓋同性伴侶。

今年,澳門彩虹重新啟程,請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採取行動,了解政府打算採取甚麼措施,以確保為家庭暴力受害者提供平等的法律保護,消除基於性取向的歧視。

何穎賢指出,在台灣、葡萄牙和香港,同性伴侶受法律保護,而且還有平等機會委員會,這是一個獨立機構,負責解決歧視該社區的案例。這位講師表示,迫切需要在澳門為性小數群體創造一個可以獲得肯定的環境,這對於他們在不擔心遭受暴力或騷擾的情況下舒適和自由地交往至關重要。

何穎賢表示,為此,對服務和專業人員舉行有關家庭和性別/性取向問題的培訓,至關重要。 而且需要作出促進平等的法律改革。「首先可以允許變性人更新其身份證件中的性別記錄。」

外界

林嘉龍強調:「儘管政府表示正在研究此事,但我對修改法律不抱有期望,尤其是在2020年這個非典型的時期。」這亦是致函聯合國的另一個要求。澳門彩虹認為,對於同性戀、女同性戀和雙性戀公民,保護其在澳門免受歧視的法律,僅限於廉政公署的職員尋找工作和待遇方面。

林嘉龍表示,這一方面,已經存在修改法律可能性的內地已領先澳門。他說,之前朋友告訴他,越來越多人開始接受性小數群體。

內地傳來的消息顯示,這樣的趨勢不復存在。鑑於近年來對性小眾社群的壓力越來越大,8月,內地歷史最悠久的LGBT團體Shanghai PRIDE決定暫停所有「保護相關人員安全」的活動。禁止發佈有關同性戀的在線內容、電影和討論,帶有同性戀旗幟的物品也被禁止出售。同性戀1997年在內地不再視為犯罪,在2001年之前一直被視為精神疾病。

台灣是亞洲唯一賦予同性戀結婚權的地區。何穎賢提醒:「由於中國內地的傳統觀念,與同性戀和跨性別青少年及兒童相關的家庭暴力案件很多。」

2013年,議員高天賜提出一項法案,旨在使同性婚姻合法化,最終只有他投了贊成票。林嘉龍表示,人們的思想中有很多誤解:「最近才開始有性教育,同性戀被大眾接受還需要很長時間。」何穎賢質疑:「如果性教育課程不談論同性戀方面的性慾和保護等問題,這種情況將如何改變?」

改變情況

澳門,與Jimmy Chung習慣生活的大多數地方形成對比。他在加拿大出生和長大,曾在巴黎居住,近期在香港居住,那裡有性小數群體社區和相關的商業場所。

正是由於注意到本澳的缺失,這位設計師創建了澳門LGBTQ+ Social Club ,當時他為了逃避香港的政治動盪,於12月移居澳門。這個非牟利團體,最初有五位成員,如今成員數已超過200位。目標是保持每月兩次活動的頻率。他解釋:「我們希望提高人們的認知,並為人們理解性小眾社群作出貢獻,創造讓他們感到安全的環境。」他強調:「我們只是不接受排斥。」

在「姿態」演出當天,Urban Tribe咖啡廳還舉辦了另一場變裝皇后表演。這是第一個歡迎性小眾社群的咖啡廳。店主Rui Carreiro對當地人和不同世代人的支持度感到驚訝。他表示:「葡萄牙人比澳門人保守得多,他們是虛假的道德主義者。」

他在澳門生活了12年,他保證除了他的同胞之外,他從未感受到偏見。但他認為自己表示支持是因為他一直在藝術界工作,這個圈子更自由。他說,無論他走到哪裡,性取向絕不是話題。

在澳門,只有當他離開「水舞間」團隊,並開始與葡萄牙社群建立更多聯繫時,情況才變得如此。「葡萄牙社群非常保守,不僅僅涉及性和性別問題。我在這裡待了30或40年,對此感受很深。他們仍然認為澳門是一個殖民地。我有兩間公司,從他們對待人的方式來看,這是很明顯的。」他對此並不認同。

Rui Carreiro並不認為澳門是一個有偏見的城市,他強調保守代表尊重:「沒有必要穿一件T恤來表明我的身份或公開展示自己的感情。我們相互尊重,一切的浮誇都是錯誤的。」
他補充,從政治角度而言,沒有酒吧和空間:「就是不能。但是人們可以過正常、沒有麻煩的生活。」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English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