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元短期內維持穩定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元短期內維持穩定

經濟學家馬浩賓(Albano Martins)認為,雖然中美緊張局勢持續升溫,但與港元掛鉤的澳門元短期內應不會貶值。

最近,因應中方在香港特區實施國家安全法,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取消自1992年起給予香港的特別關稅地位。但馬浩賓相信,這種緊張關係不會即時反映在自1983年10月17日便與美元掛鉤的港元上。因此,他認為澳門居民有兩種方式來應對幣值問題,並強調「匯率是貨幣的價格」。

他表示:「有外籍人士和本地居民兩種操作者。前者,例如一位葡籍居民,若澳門元的匯率下跌,即相同數量的澳門元只能買到少點的歐元,反之亦然。而本地居民在首階段(在進口商品因貨幣貶值而價格上升前),將繼續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同樣的澳門元,不會即時感受到貶值。」

由於澳門元與港元掛鉤,港元則與美元掛鉤,外籍人士應留意美元波幅。或說,因澳門元間接與美元掛鉤,其亦會受美元的波動而有所影響。馬浩賓建議,來自歐元區的外國人,如有計劃將來歸國,最好是有兩個貨幣的戶口並分別存有相等款項。一半是本地貨幣(澳門元),一半是歐元。這是最理想的方法來保障存款。要是歐元上升,澳門元下跌,最後結餘還是平衡的。反之亦然。存款的金額亦會維持相若。他亦提出另一個例子指,以葡人為例,就應該留意美元。「如果預期升值,那就要留少點歐元,留多點澳門元,因為之後多點澳門元就能買多點歐元。」

但他認為因香港擁有龐大的外匯儲備,加上香港金融管理局有能力維持港元與美元間的穩定聯繫,故相信短期內不會出現澳門元貶值的情況。港元與美元掛鉤早於80年代確立,也就是人們討論前英國殖民地回歸中國的時期。「港元在當時暴跌。當時我在澳門見證著整個歷程,那時香港政府唯一的選擇只能是將港元與美元掛鉤,自此港元的價格便穩定下來了(正如澳門元掛鉤港元的情況一樣)。這是避免政治因素影響貿易活動,尤其是投資者的一種方法。」

馬浩賓指出:「掛鉤為投資者提供穩定的經濟關係。換言之,投資者知道將美元換成港元時,之後要匯兌過來時匯率也大概會差不多。但會有一個波動幅度。當貨幣朝最弱或最強的區間波動時,香港政府必須維持匯率,以賣出或買入美元來對港元施加壓力。」他續說:「兩個經濟體的相連應意味著雙方在該領域上的穩定關係。今時今日,香港經濟不再與美國緊密相連,但貨幣掛鉤的本質不只是在實體經濟上的聯繫,還有貨幣、銀行和金融體系。」

另外,光大新鴻基外匯策略師任曉平在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表示:「美國可以禁止香港金管局或其他信貸機構以美元交易,但操盤手不認為會有這一舉措,所以匯率仍然維持穩定。」他並舉出一個例子。「美國之前禁止金融公司與伊朗做生意,但香港不是伊朗。如果特朗普採取極端禁止香港接受美元,這將會破壞全球的金融市場。」;「這可能會觸發全球市場低迷,並危及特朗普的連任。這就是為什麼沒人相信他會冒這個險的原因。」

對於馬浩賓這位經濟學家來說,他認為:「有時候貨幣掛鉤會為經濟帶來緊張。」尤其在經濟體(如美國和澳門)處於對立狀態時。「曾經有過一些時期是美國擴張,息率因而升高,澳門則陷入倒退。但由於息率也受同樣波幅影響(這是貨幣掛鉤的定律),息率在需要下調來刺激經濟的時候反而上升。」

「我認為仍未到香港希望與美元脫鉤的時候。過去證明了這種聯繫是健康的,因為這可以穩定貨幣波動。貨幣匯率升跌會影響市場和造成不穩定性。」他指出:「這是香港政府為穩定貨幣價值和投資者信心所找到的一個方法。此後,香港當局憑藉龐大的貨幣儲備,『確保』港元的價值,在可接受的區間內穩住波動,以買賣港元來維持匯率盡可能的穩定。」

曾是商人的香港城市大學陳鳳翔博士亦見證了貨幣掛鉤的時期。他表示:「當地政府或任何其他政府可以決定要掛鉤的貨幣,以及更改和固定相應的匯率。因此,只要香港政府有足夠的能力和儲備來捍衛匯率,是可以維護系統運行的。」

馬浩賓亦認為:「中國經濟尚未擁有成為另一國際支付貨幣的實力。」

「目前,維持港元掛鉤美元是最健康的。但掛鉤人民幣的話,我認為不太理想。人民幣還沒做到國際匯兌,不能自由流通。」他強調:「中國爭取在與非洲國家的往來上以人民幣交易。人民幣由中方操控,但國際上所使用的支付貨幣一般不由國家控制,而是由市埸主導的。例如對美元需求大時,美元升值;需求不多時則保持穩定。貨幣是這樣運行的。」

他總結:「所以我認為港元掛鉤人民幣這一步不太可取。雖然未來中國或可以操控一切。中國是美國最大的私貸國,擁有很多美元。要是美元下跌,中國也不會高興。」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和金管局在近日皆強調要對港元有信心,並指出所謂的「戰爭儲備」的外匯基金截至4月底錄得近5,280億美元。可能這就是為甚麼陳茂波正如《南華早報》所報導的,認為未見到有檢視貨幣體系的需要。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