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遊– 在最近的地方尋找最陌生的文化想像 - Plataforma Media

本地遊– 在最近的地方尋找最陌生的文化想像

新冠肺炎疫情無聲來襲,為全球旅遊業步入寒冬揭開序幕,對於這個亞洲最富裕的政府,亦是一場考驗。 全球疫情嚴峻期間,各地都關上好客之門。疫情稍為回落的周邊地區如香港、台灣等地政府,均相計推動本地遊作為緩解措施。本月,澳門旅遊局推出「心出發.遊澳門」本地遊項目,作為恢復內需的緩解措施。15條路線中包含社區遊及休閒遊2組。社區路線將遊覽歷史城區、大自然、深度遊等內容;休閒遊則會了解航空設備及發電設施後台故事。

澳門的旅遊文化版圖及文化遺產的定義,到底是否切合市場需要及期望?「有關旅遊,只要談及文化遺產旅遊便停留在刻板的既有路線,一方面我覺得政府對於文化版圖一向缺乏想像力。」小眾旅遊團體「遊牧人」負責人Clarie說道。成立一年多的「遊牧人」,主打另類的旅遊路線,包括走到冷門地點的策劃深度遊,伊朗、高加索及中亞都是他們的目的地。在旅遊局宣佈本地遊計劃的同一天,他們在臉書平台推出「本地薑—澳門深度行創意提案」,召集眾人提議他們心目最吸引澳門人的第16條深度行路線主題。

「說到本地遊,本地人在這方面的意見不容忽視,我覺得用旅遊眼光為本地人去重新定義澳門是最大的挑戰。希望這個小活動只是一個抛磚引玉的集體反思及資源檢視的機會。」在是次活動中,不少人提出了不少固定路線以外的答案,包括現代建築旅遊以及廢墟旅遊。Clarie認為,這些往往都是在文化旅遊中被長期低估的重要旅遊資源。澳門的文化遺產由誰來定義,其實也是一種社區充權。

除研究導向的旅行策劃,在地的生活體驗亦是澳門非物質文化遺產重要的一環。是次路線之中,既有安排葡撻製作及咸魚製作工作坊,這具連接性嗎?從事五年導賞培訓及導遊的Monica就認為,當局可能希望增加旅遊深度:「安排這些工作坊等細節,可以看出旅遊局可能希望增加參加者的深度旅遊體驗,由於深度培訓時間有限,暫時對於前線導遊還是有相對的壓力,期望活動開始後導遊慢慢對路線歷史文化更加熟悉。 而除了是路線上的選取,也離不開前線導遊的經驗。畢竟,這種深度導賞的內容未必是過往澳門旅遊業的主要形態有關。」

她認為這15條文化遺產的路線有關文化遺産的對應性相對薄弱,並沒有真正反映到澳門的文化遺產。但是理解到這是政府作為一種扶持性的業界措施,亦能夠理解。「對於這些計劃最重要的是市民願意走出來重新認識自已的社區,這方面是值得肯定及正面的。」

熱愛旅行的文化評論人李展鵬認為,今次推出的15條路線可以更加有針對性,因為沒有看出一個很清楚的市場定位。尤其是今年申遺成功十五週年,他認為,可以增加一些澳門歷史文化的元素。

「過往民間機構已經辦過的軍事遺跡、墳場遊、世遺區的文學散步以及從海岸線發展去認識自己的城市發展等主題式文化旅遊都很值得推廣。」雖然李展鵬認為,這些路線可能比較冷門,未必適合一家大細或普羅大眾,但是可能對於一些大學生,或對於文化藝術愛好者、或者中産階級可能會比較有興趣的。因此在路線設計上可以在現有的文化歷史路線的基礎上更大膽去開拓這些路線。可能未必是傳統旅行社熟悉的路線,他建議可與一些民間機構去合作,因為民間團體有辦開這些主題式路線的經驗。

無論是與公眾探索新路線的可能性、現存路線的執行問題以至是過往本地機構推動另類旅遊的寶貴經驗,都是充滿啟發性,或者這次是一個新的契機,去讓整個社會再次探索澳門自身的文化價值。畢竟,旅行不僅是一種美學體驗,有時更加是一種文化想像。如何在最熟悉的路段及每日步行無數次的路上尋找新的視野,是一場澳門人不應錯過的文化盛宴。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