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失衡不感興趣」 - Plataforma Media

「中國對失衡不感興趣」

澳門城市大學葡語國家研究院教授弗朗西斯科·萊安德羅(Francisco Leandro)本週對中國「一帶一路」計劃作詳細研究。 「偉大的步驟:一帶一路的地緣政治」這本書在幾個方面反映出中國五年的外交政策設計。
這名研究學者強調「一帶一路」的動態性及積極性,並強調各國積極參與程度的重要性。

—自中國政府五年前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你一直留意及研究「一帶一路」計劃,在已經完成的文章中,究竟在探討甚麼?如何定義這個計劃?
Francisco Leandro:這個倡議正如火如荼進行中,其中我對「一帶一路」感興趣的是,這是一個自我構建的項目,我一直堅持這一點。「一帶一路」提供了一個框架,最終結果很大程度取決於具有中國特色的框架和各國參與程度。國家監督將決定這個倡議成功與否。
—這將會是中國邁向世界的一大步嗎?有些批評意見指出,中國是否過於雄心勃勃及太有自信,以致無法反駁鄧小平謹慎的建議?
Francisco Leandro:這是,或者不是,鄧小平的理性,是一種克制、約束和低調的理性。但在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下,中國在世界經濟中位居第二位之後,這種說法並無多大意義。「一帶一路」倡議所提倡的基本上是平和,而非激進的,是一場具有積極意義的博奕。
—這項倡議是否以中國為主和可證明是在推動全球化?
Francisco Leandro:是,但亦都不是。經濟穩定是一切的核心。「一帶一路」的基礎,鄧小平曾亦於聯合國提出,並說「沒有政治獨立,就不可能獲得經濟獨立」。在這方面,這種觀點似乎具有連續性,不過是以洲際、區域間的方式。另一方面,全球化模式表明完全開放。全球化支柱之一,在某程度上似乎是新自由主義模式。而「一帶一路」則提供另外一種模式。
—另一種選擇…
Francisco Leandro:這個詞是這樣的:代替。我一直與世界各地不同的人交談,我的感覺就是這個模式。「一帶一路」創造了一系列協同效應,包括經濟體系的重新制定,金融機構、貿易模式、准入和非物質層面。
—「一帶一路」的一些批評者認為,這是一種新帝國主義。您有甚麼看法?
Francisco Leandro:所有模式都會受到批評。現在,我喜歡看看他們積極的模式。我仍然認為我們應該專注於參與這個項目的70多個國家。
這些結構由中國政府創建,但把有關結構演變平衡各方的功能是一個正進行的過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就是一個好例子。
—對推動「一帶一路」倡議而出現所謂債務陷阱的批評又有甚麼看法?
Francisco Leandro:在中非合作論壇最後一次峰會上,納米比亞總統曾經說過:我們處理的方式已經進入到一定的程度,但仍然是不平衡的,所以將來我們必須找方法解決這種不平衡問題。 我絕對相信中國政府對失衡不感興趣。
這個問題涉及中國參與國家項目的模式。我相信這將會重新平衡,只是時間的問題。
—葡萄牙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位置是什麼?
Francisco Leandro:葡萄牙堅持這個項目是有道理的,但不是因為已經公開的原因。 在中葡關係中,可以追溯到2005年的戰略夥伴關係。這種戰略夥伴關係的演變將取決於如何平衡「一帶一路」。 從我的角度來看,Sines碼頭項目一直是開始對話的藉口。從我對中國的各種訪問中,通過與同事的對話,形成了兩個想法。 第一:中國對與葡萄牙合作的真正興趣是拉日什空軍基地的問題。不是因為實用性,而是因為中國的太空計劃。 如果這種情況向前發展,對雙方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第二個原因是大陸架擴建的問題。到目前為止,葡萄牙尚未表明有能力開發有關資源。
—澳門是否可以發揮重要作用?在「一帶一路」中有很多關於澳門與葡語系國家連接的討論。
Francisco Leandro:從一開始,澳門若單打獨鬥就沒有意義。融入珠三角發展是有道理的,首先是因為絲綢之路是從大灣區出發,離開中國的南部沿海地區。把這條路看作網狀發展是有道理的,就是把國內發展軸心以經濟特區、邊境市或特別行政區輻射出去,這裡開始有六條走廊和海路之間的聯繫。

馬天龍 23.11.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