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石油可帶動人民幣國際化 - Plataforma Media

非洲石油可帶動人民幣國際化

在國際化方面,人民幣不僅沒有向前邁進,反而呈現倒退勢頭。在跨境支付中目前人民幣排行第九。但用人民幣銷售石油將能改善這一局面。

人民幣國際化倒退的態勢日益增加,在主要國際貨幣支付排名,人民幣如今墊底。但在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看來,增加人民幣國際化的道路還有一條,而非洲國家和中國石油進口在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來自國際支付機構的最新數據表明,人民幣如今是世界市場交易量第九多的貨幣,但在2015年日元貶值時(人民幣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納入儲備貨幣的幾個月前),曾排在第四位。
2015年8月,人民幣在跨境國際支付中的比重為2.79%。今年3月這一份額在不包括中國境內的非跨境支付和歐元區內交易時為0.98%,包括則為1.62%;在國際支付使用量排名中位列第六。
SWIFT亞太歐非區行政總裁Alain Raes承認:「人民幣使用量的增速低於預期。」他表示,「但是,中國在全球經濟中的重要性日益增加和中國銀行業在全球擴張,正在為人民幣未來的增長鋪平道路。」
SWIFT旗下專門監控人民幣國際使用的人民幣追踪系統(RMB Tracker)最新的研究分析了截至3月底的國際交易數據。如今排在人民幣前面的是美元、歐元、日元、英鎊、澳元、瑞士法郎、加拿大元和墨西哥比索。這對想要推翻美元霸權的中國貨幣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儘管如此,SWIFT仍然看好人民幣前景。這要得益於3月26日在上海期貨交易所正式上市交易的原油期貨,以及部分主要石油出口商如安哥拉在與中國的交易中開始使用人民幣結算。

「石油人民幣」上線

「石油人民幣」 原油期貨合約直接引入境外投資者參與,旨在與倫敦的布倫特原油和紐約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一起為國際市場創造一個新的「油桶」,但採用人民幣計價。
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去年的進口額超過美國。但石油與美元掛鉤是以國際市場為基礎的做法,尤其是因為美元市場的流動性最高——不同於中國的資本流動限制。
儘管如此,俄羅斯和安哥拉等國家均表示,希望加入中國將在今年下半年發起的以人民幣支付進口原油的試點項目。俄羅斯和安哥拉是世界上主要的石油出口國之二,與沙特阿拉伯比肩。
SWIFT認為,「非洲石油出口商將躋身於越來越多地使用人民幣支付的企業群體之列。」例如在非洲的邦交國中,尼日利亞央行現外匯儲備的10%為人民幣。加納,毛里求斯和津巴布韋也採用中國貨幣作為儲備貨幣。中國在非洲大陸的主要貿易夥伴南非已經推出了一個與中國進行人民幣交易的貨幣交易平台。
SWIFT表示,除了石油市場,「一帶一路」倡議也為人民幣國際化提供了另一條路徑。該組織推測,如果參與「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的公司在香港等市場公開發行以人民幣計價的股權轉讓,人民幣的國際化可能會恢復增長。
儘管如此,人民幣仍有諸多挑戰。SWIFT指出,雖然中國有500多家金融機構與國際支付網絡連接,但中國農村地區的銀行仍繼續依靠當地中介機構進行跨境支付。
另外,中國內地債券和證券市場對國際投資者准入程度不足。目前只有香港市場與上海和深圳的市場之間存在「互聯互通」,資金流由中國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支持。旨在開展內地與香港債券市場互聯互通的債券通在2017年正式上線,截至3月共有來自22個國家的288個境外賬戶通過它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
在SWIFT看來,金融機構仍然必須提供更好的信息服務,以及在支付方面廣泛採用國際質量標準。

紀美麗  11.05.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