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利非人人皆有 - Plataforma Media

權利非人人皆有

本地勞動法中訂明保障男女平等。每一天的工作、家庭和社會裡,女性的生活依然面臨困難,更不用說那些非本澳居民的女性了。

在澳門,對女性存在歧視,對非本澳居民來說更為公然。議員林玉鳳、宋碧琪,全國人大澳區代表林笑雲律師及學者何頴賢與本報共同探討澳門的性別平等問題。
林玉鳳認為情況不算嚴重,但無論是權利和機會等的層面仍遠不及能令人滿意的程度,說:「缺乏政策助女性解放。在職女性備受極大壓力,因仍被視作為家庭的主理人和長時間留家。」
全國人大澳區代表林笑雲對比權利和機會,說道:「要是看看像印度的情況,我覺得澳門其實非常正面和先進,男女之間沒有太大差距。」
現時,澳門近半的勞動人口為女性。根據統計暨普查局的資料,澳門女性勞動力人口自2000年的96,500人增至2017年194,500人,增幅近98%。
議員宋碧琪指出情況有所改進,並指出女性在經濟、文化和公共領域有越來越高的參與度。強調:「越來越多女性意識到自身價值,現在幾乎所有機構的重要職位都有女性擔任。」儘管如此,宋指出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在權利和機會平等方面,距離理想狀態可能還存在落差。」
除「家務負擔」成為女性的專業生涯的障礙,宋亦根據調查結果指出女性遇到工作障礙,說「很多受訪女性指出升職機會較少,要達到同樣的目的更需比男性更多的努力」又言:「研究還反映,婦女在工作和公共行政方面的流動率並不樂觀」。
林玉鳳認為,與其說是缺乏權利(人們認為已由現行法律保護),問題是在思想上。林說:「好女人的普遍形象壓止了許多婦女爭取自己的權利,不意識到男女平權的重要性。」
學者何頴賢總結《澳門婦女現況報告2012》,強調「在公民參與和政治方面,澳門的性別平等尚未達國際標準」。

第一身歧視

林笑雲除了是國家主要機關的成員外,還是一名著名的律師,她表示從沒受過任何形式的歧視。說:「我不覺得因為我是女性而很難才達到自己現在的地位,而且是相反的」。
林玉鳳有其他經驗。她是一名記者,又是澳門大學的教授及研究員;自去年起,她更成功晉身立法會,表示因為是女性而遇到對待差異。說:「我感覺他們不太把我當回事,認為沒有男性的意見那麼重要。」
令她回想起幾年前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年事。當時在一個周五的下午,其中一個與會人跟她提了這樣的話:「您在周五召開會議,肯定是單身吧。今天該做的不是工作,應該是把你自己裝扮得漂漂亮亮。」她說:「這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女性顯示怎樣被歧視,且經常被人輕視。」
舉例來說,在特區政府和議會裡這個差距很明顯。特區內只有一名女司長,立法會33名議員裡只有6名女性。
林指出社會仍不鼓勵女性參與政治,在個別情況下更會被譏諷,「網上常有人對我評頭品足,但從不討論我的想法、提案或聲明。」
林笑雲明白政治參與以男性居多,亦有「傾於男性」的情況。說道:「我相信澳門已經對那些對政治感興趣的婦女敞開大門,但她們不得不犧牲與家人和孩子相處的時間。在這裡需要有所取捨。」
何頴賢分享了在澳門作為女性一個「很正面」的經歷。何是澳門理工學院講師,表示沒有成為很明顯的歧視對象,反而在澳門的外地人和婦女有這個情況。談到了澳門數千名非本地女性勞工所面臨的困境。

二重歧視

何頴賢指出不具專業資格的非居民(如家傭)的狀況岌岌可危,權利日益減弱。與具專業技能的僱員相比,他們不能申請居留權,因此獲得的保障和福利要少得多。何以母親相關的情況為例。
她批評「聘用外地僱員法規定,女性僱員享有56天產假,但實際上只有非家傭的女性才能享有。」
且不只於此。外地家傭除了簽約前要作體檢以証明沒懷孕,還被要求簽字承諾合約期間不得懷孕。何強調中介這樣的做法「違法」。
續說:「僱主試圖以良好的意圖掩飾歧視,聲稱擔心女傭的安全。根據法律,這是非法的。但鑑於她們處於弱勢,缺乏議價能力,最終更會被勸說辭職。」
何強調衛生局最近建議對在公立醫院分娩的非本地居民增加收費,或將外地僱員置危險的境地。若提案通過,自然分娩的費用,將由原來的975元調升至8,775元;而剖腹產的手術費則由3,900元調升至17,550元。何認為這個提案將令外僱陷入「非常複雜」的局面,因為加上他們普遍月薪只有2,500元至5,000元。
結果是可預見的:最終要辭職或選擇非法墮胎,這都使他們要冒生命危險。
何說:「這類歧視是非常微妙和可理解的,因為有人認為資源不夠。無論其居留身份如何,繼續或終止妊娠應是婦女的人權。希望政府會有另一計劃來幫助無法負擔高昂費用的婦女。」

難償所願

男女平等仍有幾個方面至今仍備受爭議。何指出澳門盛行「傳統心態」和「父權社會」,婚姻成為大多數華人女性的生命可預見的一章,社會形象亦取決於丈夫的地位,即使在經濟獨立的情況下。
何引申社會對侵犯婦女行為的處理手法亦可見一二,並舉例如家庭暴力。雖然家暴已列為公罪,從社會工作局的數據顯示,2017年首半年內接獲的數千宗家暴投訴案中,只有極少數真正提上法庭。
何說:「受害者應得到更大支援,如司法援助、長期住處和經濟支助,以讓其能離開加害者。」
性侵依然是另一個值得關注的議題。目前,法律只對具肢體接觸的性侵定罪,將言語性騷排除在外,何指出這方面有所缺失。
林玉鳳認為改變的關鍵在於家人。在澳門,女性仍然被期望為家庭做更多事。學術界認為這正成為她們職業發展的絆腳石。她表示:「如果我們的社會繼續認為家庭是女性的領地,工作和公民社會屬於男性,那麼永遠都不會實現得了兩性平等,男人和女人永遠擺脫不了那種固化的定型」。
林笑雲則指特區應向家庭提供更多援助,開設更多托兒所和投放資源到其他服務,讓女性能「安心工作」。她指一系列優先措施中增加了產假和侍產假的日數。此外,她指澳門的家庭條件普遍較好,婦女亦「不必擔心年老的父母」。
宋碧琪亦提出要有法律改革。雖然澳門基本法、刑法和勞動關係法中均有列出對婦女權益和性別平等的保障,惟她指出政府需加大力度,提議「將產假調升至3個月,就如公務員一樣;又或是增加男士侍產假的天數」。
何頴賢一再呼籲對弱勢群體的關注。婦女離開自己國家,作為外國人在他國更要承受加倍的歧視。何說:「能理解本地居民認為(分娩)加價合理,以保障本地人的優先福利。要改變本地的思維,承認移民對社會的貢獻並賦予他們更多的權利,這點很困難。更甚的是,最近幾年,政府推出的多項建議均將非本澳居民排除在外。」
建議提高在公立醫院的分娩收費和增加巴士車資的提案,均影響到這些來澳奮力工作、渴望脫貧的外地僱員的生活。

蘇爔琳  09.03.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