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軌謎團重重 - Plataforma Media

輕軌謎團重重

輕軌系統由籌備至今已有十四年,但輕軌公司的模式、技術人員的安排、澳門段的走線等仍有很多謎團未解,對此政府仍不願透露更多。
輕軌系統延期多年,它的建築進度是社會很關心的事情,本報記者現場所見,氹仔輕軌段的高架橋已經連接,大部分上落客的車站也已經基本完成土建,工程人員忙於路軌的舖設、安裝與測試電子設備,各車站的扶手電梯等設備也已完成,甚至部分車站如馬場站已進行了一些綠化,至於停工多年的輕軌車廠則仍在建設當中,正進行車廠內列車停泊區平台建設。
運建辦在回覆本報的查詢時表示:「隨着輕軌氹仔線完成11 個車站以及沿線軌道天橋的土建施工,政府現階段正按序推進列車系統設備安裝及測試工作,朝2019年開通的目標邁進。」至於輕軌營運公司的模式、人員的安排以及票價等本報諮詢的問題。運建辦只是輕輕一句帶過:「輕軌運營的相關籌備工作目前尚在開展中,待有關工作推進至一定階段,將適時向社會介紹。」

輕軌公司的營運模式政府似無方向

對於現在輕軌的進度是否真的如政府所指般的順利,本報記者向來自工程界別的議員胡祖杰求證,他也相信輕軌氹仔線沿線的土木工程可以在今年內完成,而緊接著主要是機電設備的工作,包括信號、控制系統、入閘系統、監控系統等,在安裝後需要進行測試,以及列車運行測試,相信問題不大。胡祖杰指:「輕軌工程採用的是日本三菱公司的系統,該系統已運用多年,測試工作亦會由供應商三菱公司負責,再交由負責方作驗收,驗收時會再次進行測試。」
輕軌氹仔段的建設相信可如期完成,但營運輕軌公司的模式仍是個謎,議員區錦新也對本報記者表示,他們不斷找機會追問輕軌公司的模式,但甚麼也問不到。「羅立文堅持成立一間公司後,由那一間公司做策劃,就好像羅司長自己完全沒有諗法,這是不合理,政府最基本要有一個方向,才可以成立一間公司去做,不可能是甚麼方向也沒有。」
區錦新也認同立成公司去運營輕軌,否則由政府部門營運會受到很多掣肘,但輕軌成本畢竟相當大,公司沒有可能單靠日常營運收費來維持輕軌運作,一定需要靠政府大量補貼,會補貼到甚麼程度政府一定要有預算,也要考慮如何在維持良好運作和服務下,盡可能節約開支。

議員擔憂輕軌營運政府倚重外勞

從事職業培訓工作多年的議員梁孫旭也對輕軌運營公司的不清不楚感對不滿,他對本報記者指,「輕軌需要為數不少管理、技術、維護及營運等應用及專業人才。其實政府多年前與港鐵公司簽署培訓合作協儀,計劃開展相關的人員培訓,但至今仍未見有針對輕軌項目本地專業人員的培訓出台。」梁孫旭認為政府的態度難免令人擔心會以因缺乏本地人員為理由,倚重於外地人員,影響本地人的職位,也質疑當年簽的培訓協議是否仍存在。

輕軌票價不用低價吸客

澳門的巴士票價不高,而輕軌的票價多少仍是未知之數,區錦新估計澳門接通氹仔後,輕軌的使用率會相當高,尤其是由關閘出發到氹仔,相信會有很多客量,所以未必需要用低票價來吸引人使用,票價不用太過低價,可以定在合理的水平,能一定程度上減少營運成本壓力。有意見認為輕軌劃分市民與旅客不同價格,區錦新表示:可能本地人真的使用輕軌不多,如果本地人能有優惠也是合理。
經過十多年的努力,雖然氹仔段的建設已經臨近尾聲,但也不過建了輕軌的上半部分,而下半部分的澳門段就連走線也未有。有一些政界人士曾經建議不建輕軌澳門段,但行政長官崔世安曾經表示,會在去年底前公布輕軌澳門段的計劃,但最終仍未有對公佈走線。胡祖杰反對不建澳門段,認為輕軌氹仔線較短,若輕軌只興建氹仔段,對解決公交出行的意義不大,只有接駁澳門段,才能解決現階段澳門交通上所面臨的問題,當大部分市民都能使用公共交通出行時,才能減少路面擁擠的狀況。
胡祖杰稱,有一個可以方案是不進入澳門市區,僅銜接西灣橋及第四通道作內湖接駁,以作氹仔和澳門居民之間循環式的交通運輸,輕軌到澳門之後,利用改造後的亞馬拉前地,這樣的模式也可成為新的交通樞紐。他認為把輕軌延伸到澳門市區,他認為會面臨很多問題。
「未來在新城A、B、C、D、E區的長遠規劃中,需要澳門、氹仔和路環的交通出行配合,需要等待新城A區、B區較大的區份興建完成,才能梳理輕軌的交通路線。」胡祖杰認為政府要從長遠前瞻的目光去思考,配合一些新區設置重新審視澳門現階段的交通路線。

氹仔段建設經驗可借鑑澳門段

輕軌氹仔線的建設面臨重大的困難,這一次的經驗有何值得未來興建澳門線時借鑒。胡祖杰指:「氹仔線興建過程的交通安排比較好,市民普遍可以接受,雖然始終會有些小影響,但是未見大規模影響,而澳門比較小,需做好前期規劃,並需要分階段興建。」
他指出,氹仔線在開挖沿線交通的土木工程時,一些如地下管線修改、管線佈設、公共道路的更新接駁、地下通道或人行天橋的興建可同時進行,那樣一次施工則可進行不同工作,減少對居民的影響。
胡祖杰認為,任何工程都有不同工種,如何配合並非困難的事情,在工程施工的安排上設立先後次序,相信可以做到,但在氹仔段施工把道路長時間封閉期間,可能就只興建了一個橋墩、或更改了一些地下排水管道,未見其他改善地下管線的施工。他建議將來的澳門線挖路或封路時,可以做更多的工作改善更多的問題。

蔡少民  02.02.2018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