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愛滋:毀滅盛年人口的幕後主因 - Plataforma Media

抗愛滋:毀滅盛年人口的幕後主因

莫桑比克專家警告,如果未來四年內莫桑比克無法控制愛滋病疫情,那麼由於人口持續高速增長,將面臨經濟上難以支撐抗擊愛滋病的風險。
根據官方數據,愛滋病是莫桑比克經濟活躍的成年人死亡的主要原因。該國總統菲利普·紐西12月強調了這一點。情況很嚴重,而且可能值得廣泛討論。但事實卻相反。愛滋病預防的第一步就是不要談論它。居住在印度南部那馬查(Namaacha)的一名60歲的社運人士安吉麗娜(Angelina)描述道:「當我們到達一個社區或一位患者家時,我們不能表明身份。」全國的這些社運人士參與對抗愛滋病項目是有薪水的,他們的主要工作是影響其街區的居民。帶他們去做診斷測試,使其接受治療,防止他們停止服藥。但信息不通、禁忌和偏見迫使社運人士採取一些詭計。「當我們到達時,會向他們普及關於瘧疾的知識,教其如何滅蚊。到某日我們會問道:你聽說過愛滋病嗎?我們就可以發現這個家庭中誰做過診斷。」我們的策略是:一步一步地慢慢進去,否則會被驅趕,因為在很多社區,愛滋病和其他疾病一樣是精神、巫術或嫉妒的作品。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駐莫桑比克負責人阿爾弗雷多·維加拉(Alfredo Vergara)表示,這種科學被忽視的討論方法在其他國家也存在,但在莫桑比克卻達到了驚人的水平。「教育水平很低,文盲人口比例很大。」根據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的數據,2880萬人中僅60%能書寫和閱讀日常生活中的一個簡單句。阿爾弗雷多·維加拉強調,這一背景「極大地影響了討論問題的理論體系」,尤其是疾病。在這種情況下,許多人甚至不考慮去看醫生,更傾向於找一個江湖醫生或巫師去尋找解決辦法。問題在於,如果沒有診斷和治療,感染者將繼續傳播疾病。

「具侵略性的」增長風險

莫桑比克約有190萬愛滋病感染者,即八分之一的成年人。阿爾弗雷多·維加拉警告,「我們的時間有限。隨著莫桑比克人口增長速度加快,如果到2022年之前我們不能遏制這種疫情的蔓延,其可能以「具侵略性的」方式增長,屆時該國和美國將無法為抗擊這種疾病提供資金。」美國是該國防治愛滋病的最大單邊夥伴。莫桑比克的生育率很高,平均每個母親不止六個孩子,是非洲最高的,而愛滋病的發病率仍然沒有下降,雖然新感染人數已經從2010年的12萬下降到目前的8.3萬。
就目前情況來看,該國幾乎很難實現聯合國製定的國際目標,即「90-90-90」 戰略:讓90%的愛滋病病毒攜帶者自身知情,90%知情的攜帶者獲得治療及90%接受治療的人體內病毒受到抑制——即實際上該疾病無法傳播。防治愛滋病毒全國委員會執行秘書弗朗西斯科•姆博法娜(Francisco Mbofana)指出,「有進步。」但也承認,莫桑比克距離達到其中任何一個「90」目標都很遠。這位負責人估計,如今,50%至56%的愛滋病病毒攜帶者自身知情,60%知情的攜帶者獲得治療及40%接受治療的人體內病毒受到抑制。
防治愛滋病毒全國委員會「對衛生單位進行了持續干預,而且花費大部分時間在社區和家庭層面進行個人干預」,以提高對該疾病的認識,並解釋說不能歧視該疾病。這些舉措涉及非政府組織、傳統當局、社區機構和宗教領袖。僅在非政府組織層面,弗朗西斯科•姆博法娜估計,就大約有1000個實體參與了防治愛滋病的工作,歡迎各方積極伸出援手參與該任務。
在治療層面,莫桑比克計劃在2018年將「啟動測試」原則延伸到全國各地,即不論病毒載量如何,自動給予所有檢測結果為陽性的病例抗逆轉錄病毒治療。目前,這一戰略正在贊比西亞省和主要城市進行試驗,其位於愛滋病流行率最高的中部地區。
新實驗室得到了國際合作夥伴的資助,越來越多的衛生單位能夠進行簡單的愛滋病毒/愛滋病檢測,還有11間較先進的分子生物學實驗室能夠使用技術來檢測每個血液樣本的病毒載量。

男性愛滋病問題

莫桑比克在抗擊愛滋病方面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就是診斷和治療男性,而不是女性,以防愛滋病蔓延。弗朗西斯科•姆博法娜表示:「他們比女性更害怕遭受羞辱和歧視。 因為懷孕和分娩,衛生服務機構經常觀察婦女,而男性更可能逃避診斷和治療。」

路易斯·豐塞卡—《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19.01.2018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