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下消散的老店 - Plataforma Media

新時代下消散的老店

大多位近議事亭米糙巷的商鋪,在業權人決定出售鋪位後都被迫撤離。同豐雜貨舖和天元雜貨舖是別具特色的傳統老店,也免不了要搬離這個市中心。
一間接一間的店鋪被歷史淹沒。位於市中心的特色老店正慢慢消失,被出售天價商品的珠寶店、瘋狂打折的服裝店,或是全球各地都有的連鎖式店舖所取代。同豐雜貨舖和天元雜貨舖便是具中兩間深受議事亭地段變遷和投資影響的店舖。這兩間店舖在米糙巷早已屹立數十載。曾經相鄰的這兩間店舖也因業主出售鋪位而各散東西。
記者嘗試了解天元雜貨店搬到庇山耶街的原因。雖記者沒有「摸門釘」,但店主拒絕接受記者的訪問,只是說「面對現實,接受改變」。雖記者仍然堅持,但無濟於事,他婉拒採訪,並表示不願發言。
接下來記者去到同豐雜貨舖,希望這次有人願意與記者分享遭被迫撤離的難言之隱。同豐雜貨舖店主蕭煒昌向記者予以微笑,打開店門和家門。他向記者分享現時小企營商所面對的難處,又向記者介紹天元的舊店。蕭煒昌與李兆端的交情有60年了,一個位於澳門,另一個在澳門回歸前移居澳洲。適逢李兆端每年都會回澳探親,他們都會聚一聚。今年是他們10年裡首次,不在議事亭,而是在位近鏡湖的同豐雜貨店現鋪碰頭。
蕭煒昌接手其父親的雜貨店,他坦言:「我仍經營雜貨店只是因為有感情,這不是什麼賺錢生意。我身邊的朋友都跟我說其實我可以退休,但我想找些事做做。」
其店舖早在1947年開張,當時店址位於米糙巷6號,經營70年,至2017年3月,因業權人希望出售舖位,惟有撤出。現鋪位於連勝馬路8號。他表示,仍經營是因為店舖已轉移至他的家。其位近鏡湖,古老且具葡式建築風格的家的地舖放置著乾果、谷物、凍肉和罐頭。
他感嘆到:「今時今日,人們習慣去超級市場。幸運的是,我父親留下這間屋給我。如果我要租一個一樣大小的店舖,我是負擔不起的。」他又指,「我不知道政府有沒有幫助店主。我知道年青人可申請貸款創業。我沒有想過,萬一償還不了怎麼辦?」
約四十年前,蕭煒昌嘗試過買起舊址舖位,但業主拒絕,因為業主正與某個買起整條街店鋪的集團磋商了。最終就像現在那樣,該區大部份店舖被迫搬離。像同豐、天元一樣的亦有大昌食品市場、好媽咪專賣店亦將搬遷,雖然仍不知道新址會在何處,但今月底議事亭店將結業。商界也不知道該區的後續發展。
本報嘗試詢問政府誰是前業權人,誰是現時的投資人及該區未來發展,但至今期截稿仍沒有答覆。記者亦嘗試了解還有多少同樣具特色的老店舖也因舖租而被迫搬離市中心,也同樣收不到答覆。經濟局回覆本報指,與澳門連鎖加盟商會簽署《澳門老字號扶持計劃》。該計劃有措施評選合資格老店,提供財政資助;協助推廣老店至中國大陸、海外和澳門等地方。
蕭煒昌嘲諷到:「店舖搬到這裡後生意下跌了,也許是好事,因為不會太忙。」71歲的他表示,沒有考慮太多難處,因為他沒有特意想要賺大錢。
「我不需要養家,子女都長大了。有生意我就做,總比沒有事做要好。但要說是有什麼困難的話,現時去經營這類生意其實不是易事。」他又打比方,以租金高企和勞動力障礙作例子。
店舖有送貨服務,他的妻子、加上8個員工在店舖工作,他的兄弟在香港居住,亦有幫助蕭煒昌聯絡香港的供應商,因他大多數的商品都是從香港進口。在他父親的時期,當時來自大陸的商品都要先經南光集團、中國土特產公司等供應商購入,這些公司是當時唯一有專利進口的公司。「我的生活十分平穩,以前賺百元,現在賺千元,但物價也上升了。」他坦言,「我始終喜歡以前的澳門,人們賺的錢是少一點,但開心一點。」
雖他懷緬本澳轉營至博彩業主導前的舊情懷,但不是所有方面的。他稱過去感覺到來自澳葡政府的壓力,但澳門主權回歸後他的感覺仍沒有改變。他總結道:「整個中國史中,出現如文化大革命等的時期,我不相信中國政府。即使現時很好,但我覺得這些事情或會再發生。」

舊時光

訪談就此結束,記者從樓上返回店舖。記者在店舖裡拍攝之際,蕭煒昌與一名朋友有講有笑。正當記者離開時,他向記者表示:「若你們想談歷史老店,跟這位先生談。」
混雜著中、英、葡的對話中,記者得知這位先生是天元的前東主。記者再次返回樓上,瞭解店舖的歷史,並得知店舖名轉手的事宜。
李兆端的雜貨店生意從他爺爺開始,在40年左右開張。一代接一代,至他父親,及後到他接手,涉足凍肉生意。直至1989,李兆端與他的家人決定離開澳門,到澳洲定居。
「我們已經經營多年了。當時亦適逢中葡政府就澳門主權回歸展開會談。我的家人認為應該離開澳門一段時間,看看回歸後的情況怎樣。」時間一過就到現在了。他稱:「我們沒有害怕。只是當時有不確定性,我們不能預測到澳門的發展。」
李兆端已經退休,在坎培拉居住。 他嘆謂:「當時的澳門很平靜,做生意亦很穩定。現在的成本很高,物價因為租金而上漲,因此,若不像我們一樣有自己的鋪位的話,繼續經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人工上漲了,但都追不上物價上漲。以前若一個人賺千元,那他的人工已算非常高了。而現在人們賺萬多元人工亦不會讓人覺得是高人工。」
雖然如此,但他認為澳門回歸中國的變遷是好的。他認為人們都滿意澳門的發展,沒有感到害怕。他稱:「正如我們是中國人,中國收回澳門主權,澳門回歸中國統治當然是好事。我沒有想念過澳葡政府時期。」
然而,他又強調,中葡社群以前沒有歧視,亦沒有敵意,這些社群亦是他的客人。店舖隨這名東主的離開而結業,當時的舊址位於現在的米糙巷3號B,而現在這個位置而變為販賣電器和電子產品的豐澤,不過,店舖名並沒有消失。他稱:「天元店主是我父親的伙記,我父親當時決定把鋪名讓與他。」
蘇爔琳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