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報告:在既有的東西上加碼 - Plataforma Media

施政報告:在既有的東西上加碼

在全年政治重頭戲上,崔世安首長的對上一次發表,只為民眾帶來了少量的新措施。而本年的施政報告發表昨日已告一段落。
行政長官以及各司長在過去數星期輪流到立法會發表《二零一八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距崔世安的任期已剩下兩年時間,發表澳門來年新動向的施政報告對本屆首長而言,已是最後的兩次。司長輪流講話,但來來去去也只有少量的新措施發表,主要仍是加強舊有的政策。
經濟學家何塞·艾薩克·杜阿爾特(José Isaac Duarte)放話:「政府最欠缺的就是解決澳門發展問題的中長期政策與方針,如勞動市場、住屋、交通、基建以及地區一體化問題。沒有一個完善的規劃,只懂派錢是無法解決主要存在的問題,這樣下去早晚會得反效果,站不住腳。」
澳門大學金融學教授蘇育洲指,對施政報告的內容無驚無喜。他也提到,澳門致力參與一帶一路政策以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智慧城市等等都是正確的政治道路,確保澳門未來五年的經濟發展。
澳門明愛總幹事潘志明在分析前指,希望能看見政府在社會服務方面投入更大的援助。行政長官預計投入社會福利方面的開支為一百二十八億九千萬元澳門幣,但並非所有的津貼都會有所提高。退休金維持三千四百五十元澳門幣,但他們獲得的津貼增加至九千元澳門幣,與去年比較,每月增加了一千元的收入。潘志明認為增幅可接受,但更重視首長講話的內容。行政長官想傳達的是社會需要關愛長者,這點更為重要。他認為政府需要提供更多的資源,幫助年長的長者。
更受批評的仍是關於教育方面的政策。無疑,政府對於教育方面相當重視,可謂重中之重。對此,行政當局決定提高學習用品津貼。每位幼兒學生的津貼達二千二百元澳門幣。而中小學生的學習用品津貼則提高至二千八百元及三千三百元澳門幣。而對於在廣東地區就讀的澳門學生則維持相應的援助金額,但涵蓋的地區則擴展到廣東地區所有城市以及非高等教育的學生。中小學生的書薄費津貼增加至六千元澳門幣,幼兒學生提高至八千元澳門幣。
行政當局決定提高由社會保障基金發出的出生津貼,增加至五千元澳門幣,父母雙方都能申請有關的津貼。維持最低維生指數提升至四千零五十元澳門幣,而對於醫療補貼計劃,每位永久性澳門居民都可獲六百元的醫療券,而使用的期限則比二零一七年更為延長。
對於持有殘疾評估登記證的澳門居民,其合符資格以及為受僱人士則可繼續獲得工資補貼,金額可達五千元澳門幣。就各方面的社會援助措施平衡而言,潘志明表示政府對明愛的建議有作出相對的回應,表示滿意但希望能更完善。他續指,「我希望政府能鼓勵學校容納、包容有特殊障礙的學生。」
交通方面,潘志明則不太滿意。崔世安強調政府每年投放五十萬澳門幣以減低市民的車資,承諾會關注民間的批評,也提到關於增加非澳門居民車資的提案。潘志明在會上指,「我們非常關注澳門居民與非澳門居民之間的分化問題。而重點是是長者、學生同樣也成為增加車稅的目標,然而,政府卻沒有一個決定性的解決方法。」 他指相關的政策的開支不會秏盡公庫的收入,政府必須提高交通方面的供應,尤其是為長者、學生以及殘疾人士,同時也不應歧視非澳門居民。

住屋:長久存在問題

住屋不足、樓市高企都是政府未來要解決的問題。對於住屋方面,政府所宣佈的措施總是無法達到市民以及議員的期望,指所謂的解決方案根本無法解決問題。對此,行政長官並不同意,在施政報告發表期間,他指現時的住屋供應足夠,政府只是以公平的方式分配。他強調政府會在二零一九年開放經屋申請,包括新城填海A區的經屋。公屋方面,施政報告提到會在該區域建立二萬八千個公屋單位,當中六千五百個位於氹仔偉龍馬路,一千個位於發電廠舊址以及接近兩千個位於路氹城以西路段東亞運大馬路。
蘇育洲認為,行政長官指未來兩至三年會增建公屋,這對某部分的澳門居民而言,實為一長遠的奢求,但政府已無可替代的方案。
他續指,「我們都知道住屋不足是由於缺乏土地。」考慮到短期內增加本澳土地資源以及公屋供應的難度,因此,他認為政府只有一個選擇,鼓勵更多的市民搬遷到附近的內地城市居住,如珠海及橫琴。然而,這也是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提到的其中一個措施,他簡略提到政府會利用稅務優惠或其它的措施,為選擇在廣東省居住的市民提供援助。經濟學家何塞·艾薩克·杜阿爾特(José Isaac Duarte)認為不管其意圖如何,這也是一個鼓勵市民搬遷的明智方法。
蘇育洲對措施表示支持,考慮到人口老化問題,政府鼓勵較年長的市民搬到內地生活,這也是一種緩和社會需求壓力的必要方法。
梁維特強調住屋供應不足不會影響樓價升幅,但他強調政府會在租金的條件下作出改善。提高空置房屋稅,目的是鼓勵業主出租其單位,這是其中一個政府將會實行的政策。蘇育洲指措施雖未為最理想的解決方法,但也是唯一的可替代方案。
何塞·艾薩克·杜阿爾特(José Isaac Duarte)認為該政策無太大影響力。「他本人(經濟財政司司長)也承認問題主要在房屋供應方面,這也反映政府治標不治本,不願為其採取措施。」這也是蘇育洲教授想表達的。
在住屋方面,有一個團體再次被遺忘。蘇育洲指,要建立一個和諧的社會,建立公屋或開出一個中產階級可接受的售價是逼切需要的,尤其對於那些未能達到公屋申請標準,同時也沒有能力購買私人樓宇的市民而言。本年十月,澳門的房屋每平方平均達到十一萬七千三百六十元澳門幣,比二零一六年同月超過百分之三十一。

眾目共睹的收入

就在崔世安興高采烈地發表其它的措施期間,他為立法會帶來一個好消息-明年澳門的經濟會繼續保持增長。行政長官没有以數據說明,只表示「對澳門經濟發展前景審慎樂觀,經濟有望繼續增長」。另外,他也提到2018年澳門博彩收入達到二千三百億元澳門幣。
澳門大學教授若熱·戈迪尼奥(Jorge Godinho)認為這是個很實在的預測。他相信「澳門的收入是迄今為止全球範圍內最巨額的,足以滿足澳門的金融需求。即使地區競爭不斷加大也不會改變這個現狀。」

蘇育洲也認為本澳未來兩至三年的可持續增長預期是良好的,但長期下很難維持。他表示:「很多的股票股值高企,我怕會還會有一場股市崩盤。另外,一些大型基建,如港珠澳大橋、賭場與酒店的完工,這會使部分行業如建築業的工作崗位需求降低。」
行政長官發表完畢後,博彩又成為政府與議員間討論的中心議題,由經濟財政司司長作出回應。博彩業賭牌將陸續於二零二零年及二零二二年到期,這也是其中一個重點議題,對此,梁維特司長認為為之尚早。他強調「博彩業是澳門的重心行業,如過早發放賭牌競投規則,其它的地區便會仿傚澳門的做法,從而加大競爭難度。我們應在適當時機發放競投規則,以確保博彩業健康發展。」
何塞·艾薩克·杜阿爾特(José Isaac Duarte) 認為,「司長的說法並不明確、也不清楚實際上是甚麼意思。無論如何,在中國,博彩業的壟斷就是給予澳門的特權,给予澳門的一個獨特的優勢,無人可取代。」
若熱·戈迪尼奥(Jorge Godinho)則認為沉默是金,他指,「幾年後才實行的措施無須急於一時宣佈,現時為之尚早。」
他補充,現時正處於政治尷尬時段,指「二零一九年前不利於發表未來發生的事情。」而二零一九年正是崔世安任期結束的年份。他強調「澳門自有自己的週期,無須急於求成。」
蘇育洲則持相反意見,他認為「愈早愈好。」教授認為這很公平,讓運營商提早得知在許可證到期後那一時間段仍可繼續營運。他認為未來總會出現不確定性,即使會在短時間內公佈相關的條件,但因為崔世安時代的結束,沒人知道誰會是新的接班人。
博彩業方面,政府已宣布將保持賭台數量的年增長率,截至二零二三年其數量不會超過百分之三。若熱·戈迪尼奥(Jorge Godinho)強調維持賭台數量的限制是為了保持博彩收益的適度增長,但他也提到有可能會出現反效果,如最低投注與混合賭台的增加。
對於免除專營權經營者所得補充稅的決定(其它政策會在二零一八年繼續實行),對此,若熱·戈迪尼奥(Jorge Godinho)認為合理。因考慮到自二零零二年以來,博彩業的毛收入税已達百分之四十一左右,其數字已超過要求的額度。其所徵得的稅是澳門有史以來以及區域範圍內最巨額的。而上述的豁免應繼續維持,甚至不認為這對專營權經營者有太大的幫助。
儘管博彩業是支撐澳門經濟的龍頭行業,但來年的施政報告中卻只提及到少量的相應措施。經濟財政司司長在上述的議題中只用了一段多的文字以作解釋。若熱·戈迪尼奥(Jorge Godinho)指這很平常,因為政府已接近一個週期的完結。他指,「政府的大改革只有在數年後才會出現,因此,現時政府的工作只是小層面上的改善,尤其是技術與博彩業方面。」
對於博彩業,行政長官沒有詳细說明,但從與博彩業有關的政策上來看,澳門變得不再只依賴博彩業的收益,這也是近年政府要實現的經濟多元化口號之一。若熱·戈迪尼奥(Jorge Godinho)認為若要達成目標,難度甚高,尤其要與鄰近的香港競爭。他相信港珠澳大橋的建成可推動三地的經濟有更大的相互聯繫,但他堅持不可只仿傚鄰近經濟的做法。他指,除博彩業外,澳門經濟多元化的範圍要更廣闊,但這相當困難,因此,重心應放在教育上, 「教育與人才是未來二十一世紀經濟發展的關鍵。」
何塞·艾薩克·杜阿爾特(José Isaac Duarte)提醒政府要解決經濟多元化與逐漸減少外勞兩者之間的矛盾,而減少外勞是政治講話中的重點內容。 崔世安指在博彩業方面,政府會採取更多的行政措施以取代本為中層或領導階層的外地僱員的工作崗位。行政長官也回應到未來會逐步減少去年聘請的外地僱員數量。而這也是其中一個社會中出現的根本壓力。但在減少外地僱員的同時,能增加經濟的增長或經濟多元化?這些都是相當矛盾的目標,永遠不會有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法。他批評政府信念左搖右擺,永遠在尋找方法以滿足矛盾的社會力量與利益。
外地僱員的數量仍在下跌。根據官方資料顯示,十月,共十七萬六千六百六十九名為藍卡持有者,這意味着外地僱員數量每年有零點八的跌幅。一個缺乏勞動力、尤其缺乏人才的城市,失業率近乎零,而經濟仍在不斷增長,但減少外地僱員卻一直是政府的目標,而年復一年,政府仍可驕傲地宣佈數量在不斷下降,他們作出了成績。

蘇爔琳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