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科學界面臨癱瘓危機 - Plataforma Media

巴西科學界面臨癱瘓危機

中國古話說的「危機」(「危險」與「機會」並存)——在巴西經常被引用,在經歷了兩年的政治和經濟管理的困難時期後,巴西的形勢開始穩定下來。然而對於巴西科學家來說,「危機」只是轉化為研究項目癱瘓的「風險」,而非機會,因為近年來政府連續削減針對科學發展的公共資金。

僅2017年,巴西科技創新與交流部(MCTIC)就削減了44%的研究經費,將初始預算從58億雷亞爾(15億歐元)削減到32億雷亞爾(8.4億歐元)。
預計到2018年,這一預算會進一步減少。到目前為止,科學研究組合的預算估計為27億雷亞爾(7.1億歐元)。
由於巴西的科學發展融資模式是圍繞公共資金的使用而建立的,主要來自與巴西科學、技術、創新和通信部(MCTIC)等部委相關的發展機構,削減經費除了會對阻礙新項目立項外,還會對項目進展產生直接影響。
巴西科學促進會(SBPC)主席Ildeu de Castro Moreira對《葡新社》表示,巴西科學正在經歷一個許多項目正在被叫停的微妙時期,並批評了削減發放給研究人員的資源的行為。
他表示,「削減科研資源是一個愚蠢的經濟舉措。如果在世界上有什麼事物可以激活經濟,毫無疑問就是科學和技術……科學技術給巴西經濟帶來了巨大的資源規模,我們只需要看看大豆和發現巴西最大的海岸石油儲備的例子就可以理解。」
Ildeu de Castro Moreira認為,「(政府)這個沒有用於投資的資源的論點並不能說服我們。這些是政治選擇。錯誤的政治選擇。」
這位巴西科學促進會(SBPC)的主席指出,有一個與科學相關的議案正在商談中,旨在將分配到科研的資源在2018年增加至約46億雷亞爾(12億歐元),雖然人承認,這個數額不僅不能得到確保,還可能會被削減。
當被問及未來一年將用於科學研究的資金總額時,MCTIC只報告說「它也在為實現2018年的預算而努力,因為它認為科學研究對於所有國家及社會的經濟發展而言都至關重要」。
巴西科學院(ABC)副主席JoãoFernando Gomes de Oliveira是另一位擔心投資下降的研究人員。
他表示,「我們觀察到經濟危機的存在,但市場開始反應,問題開始得到解決。似乎經濟危機已經走到了盡頭,而科學已經被粉碎了……科學危機比巴西正在經歷的所有危機都還要糟糕。」
他還提及了人們對於科學研究在巴西社會中的作用缺乏認識。
João Fernando Gomes de Oliveira說,「當你想要和一位領導人、一位行政權責人員、一位議員或一位參議員談論科學時,似乎這個主題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擔憂範圍.. ….人們對於社會中什麼是重要的缺乏認識。政治家們的看法更多地集中在公眾輿論的良好聲譽或投票上,而不是在考慮什麼是對國家未來及其重要的事物。」

公立大學捉襟見肘

巴西公立大學在科學界發展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因為它們培養了一大批的研究人員,同時也管理著大部分的實驗室。
聯邦高等教育機構(Andifes)全國董事會主席Emmanuel Tourinho表示,如今「聯邦大學系統負責一半以上的科學研究以及碩士博士培養。它在科學技術生產方面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對於國內的創造創新也最為重要」。
Tourinho指出,這些機構的資源被削減的幅度更大,預算被削減且負責維護這些大學運轉的教育部也受到衝擊。
他指出,「如今的現實是不僅資源缺乏,而且資源還在減少,無論是大學自己的預算,或來自聯邦系統的支持科學研究的財政撥款都在減少。科學技術部現在的投資數額只有2013年的三分之一。」
「相當高比例的高質量研究使巴西在世界科學生產的排名中從第23位躍升至第13位,但如今它開始面臨維持自身運轉的困難。目前仍在進行的研究所使用的資金是2014年前籌集到的,而新項目正在被擱置……實際上,整個巴西的科學生產體係都處於危險之中。」

科研項目最多的州也面臨風險

巴西的研究機構也會收到地方政府方面的資金。據聖保羅州科學院院長Marcos Silveira Buckeridge的介紹,在聖保羅這個巴西最富裕的州,聯邦政府方面的削減帶來了一定的影響,但是這個影響相對較小。
他解釋說,「聖保羅有一個比其他地方更好的系統。我們有一個聖保羅州研究基金會(FAPESP),會收到聖保羅州GDP的1.5%作為經費。根據法律,州長無權砍掉這筆錢。出於這個原因,研究的經費運營良好。」
Marcos Silveira Buckeridge說到,根據巴西科學院的一項調查(統計了2001年至2011年的數據),聖保羅州佔巴西科研總量的約60%。
但是這位負責人強調,聖保羅州的形勢也可能會變得嚴峻,因為存在資金缺口的風險——由於Fapesp無法為所有項目提供資金,而且很多投給聖保羅州的實驗室的資金也來自聯邦政府。
他說,「這個研究缺口的影響可能會在中長期,即5到10年內出現。舉一個實際的例子,我以繪製巴西人血管特徵的Elza項目為例。他們的成果正在幫助醫生和藥物製造商適應巴西標準。到目前為止,我們都在使用美國標準,這可能會帶來診斷錯誤的可能性。而因為沒有錢,這項研究可能會被停止。」

國際科學界的批評

巴西科學經費被削減的幅度如此之大,除了影響到了本地的研究人員外,還使得國外23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在今年10月份向巴西總統米歇爾·特梅爾致信,表達公眾的不滿。
諾貝爾獎獲獎者們在寄給巴西總統的聯名信中總結到,「這(削減巴西的研究預算)帶來的傷害會影響國家許多年。國際知名團隊解體以及『人才外流』將會影響到巴西頂尖的年輕科學家。而其他經歷經濟危機的國家有時也會削減5%到10%的科學預算,而削減50%以上是不可能被接受的,這將嚴重危害國家的未來。」

卡洛琳娜·得雷 —《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