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上李克強闡述中國政治及經濟 - Plataforma Media

論壇上李克強闡述中國政治及經濟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6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致辭後,回應世界經濟論壇主席克勞斯·施瓦布問題。同時與在場的商界領袖進行會談。以下是文字實錄。

施瓦布:非常感謝李克強總理剛才全面集中分析並和我們分享了對中國經濟現狀的看法,我們不應該低估領導如此大的經濟體所面臨的挑戰,毫無疑問,在領導這樣一個經濟體發展的過程中是會遇到逆風的。按照慣例我很榮幸能夠代表在座的參會嘉賓向您提出一到兩個問題。您在演講中談到中國正在推進的結構性改革和要實現的經濟結構調整,我也認為在今年一季度,中國經濟實現6.7%的增長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而且您也談到中國經濟繼續保持穩健發展的勢頭。同時我們也看到,中國經濟依然面臨巨大的下行壓力,在面臨這樣巨大下行壓力的時候,中國政府將會採取什麼特別措施來確保中國經濟保持健康和平穩的發展?
李克強:我首先想說明的是,中國經濟在今年一季度保持6.7%的增長速度基礎上,進入二季度以來,仍然是以穩定的態勢向前發展,這本身就不容易,因為這是在總量有十萬億美元基礎上的增長,今年一季度的6.7%實現的增量比若干年前兩位數增長的增量還要大,而且我們的增長又是在世界經濟復甦乏力的情況下實現的。到目前為止,我們的出口總的來講還是負增長,我們是靠自己的內生動力在拉動增長,是靠內需市場提供空間,我們又是在克服長期積累的一些矛盾當中推動增長。所以說這個增長繼續保持在合理區間,也就是我們希望達到的目標。
我們並不忽視世界經濟的「變量」,以及中國經濟存在的風險隱患和突出矛盾。我們仍然保留了比較充分的應對挑戰政策工具。正像我剛才在演講時所說到的,中國中央政府的債務率還比較低,我們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仍然可以加力;中國的儲蓄率比較高,我們推進金融改革、盤活存量資金,順暢金融對實體經濟的傳導機制也有空間,所以中國政策的「工具箱」有應對更大挑戰的準備和可能。我想強調的是,我們在經濟短期波動出現的時候,希望市場平靜看待,因為中國經濟從全年看、長期看一定會在我們預期的目標裡實現穩定增長,實現穩增長和調結構的平衡,通過推進結構性改革,尤其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能夠使發展的可持續性不斷提高。
中國經濟預期長期向好。希望在場的各位企業家,你們都能成為中國經濟長期的投資者和推動者。
施瓦布:談到第四次工業革命,也可能經過大概五到十年,我們就可以有植入式的麥克風或者是耳機來實現我們的交流。剛才您也多次提到了,對於中國經濟未來發展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性,所以我想問的問題就是中國政府將採取什麼政策措施來充分利用和發揮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潛力?
李克強: 我剛才在演講當中已經講到,要破解世界經濟復甦乏力的難題,還需要尋找「治本之策」,很重要的就是要推動結構性改革。而新一輪技術革命不論用什麼稱呼,它不僅在悄悄地產生,而且在蓬勃地發展,這是不可忽視的力量。
我們正在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努力把幾乎所有人的潛能盡可能地發揮出來。我們要珍惜每一個人的創造力。
第二,我們要實施支持創新發展新產業的財稅政策,中央政府已經出台了一系列稅收優惠和金融支持的政策。昨天我在天津市聽他們的匯報,他們對小微企業的創新不光給金融擔保,而且給風險補償,就是為了讓金融機構、讓創投基金、天使基金能夠發揮支持新產業的作用,包括對支持傳統產業改造的作用。
第三,我們要實施差別化的產業政策,支持新一輪科技革命。我們對那些傳統的行業要推動改造,要運用環保、質量等標準淘汰過剩產能。
荷蘭皇家帝斯曼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謝白曼:李總理,近幾年,中國政府大力推進結構性改革,包括國企改革、政府職能轉變、減稅降費等。我想了解的是,中國政府推進結構性改革的重點領域在哪裡?取得了哪些進展?
李克強: 中國政府這幾年一直在努力推進全面改革,著力為結構性改革創造條件,同時又通過結構性改革來推動經濟持續穩定增長,在經濟穩定增長和調整結構之間保持平衡。實踐證明,我們不依靠「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而是著力推進結構性改革尤其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效釋放人的創造力和市場的潛力。
我們著力推進的結構性改革尤其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使得中國這兩年每天新增的市場主體達到4萬多戶,這有力支撐了就業,每年城鎮新增就業人數都在1300萬以上。
結構優化也是與簡政放權、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結合在一起的。大量中小企業、小微企業不僅提供了就業機會,也使得服務業成為第一大產業,使消費快速而穩定地增長、超過投資對經濟的支撐。
第二,我們大規模減稅降費和清除不合理收費,實際上是為企業特別是新成長的企業提供發展的空間。今年新登記企業的活躍度比去年還要高,達到70%以上,這顯示了政策的效果。
第三,我們正在推進國有企業包括國有大企業的改革,讓國企瘦身健體,集中精力發展主業,減少過多的管理層級,發展混合所有製經濟,提高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同時,我們繼續努力創造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公平競爭的條件與環境,這本身也是結構性改革。
美國雲火炬(CloudFlare)公司首席執行官普林斯:感謝您今天與我們進行這樣的對話交流。我們公司與中國的百度合作,在中國對雲計算基礎設施進行大量投資。我非常讚賞您在特別致辭中專門提到了雲計算對中國發展的重要性。我的問題與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和互聯網發展有關。中國政府出台了《中國製造2025》和「互聯網+」行動計劃,這些政策對於中國將會產生什麼影響?中國政府在有關領域的工作重點是哪些?
李克強: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正處於工業化進程之中。製造業仍然是中國發展的基礎,現在的關鍵是要讓製造業轉型升級,由中低端邁向中高端。正因如此,我們推出了《中國製造2025》和「互聯網+」行動計劃,這與這次達沃斯論壇的主題第四次工業革命有契合之處。
首先,《中國製造2025》和「互聯網+」是不可分割的。我們要推動中國製造升級,使中國200多項產量佔世界第一的工業產品躍上新水平,必須依靠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等,向數字化、智能化方向發展。
第二,依托「互聯網+」推動製造業升級,可以在全球範圍內集眾智、匯眾力,以解決各種需要解決的問題。昨天我舉了所參觀的天津一家公司為例子,他們從事的就是以雲計算來服務製造業企業。希望你的公司不僅與百度這樣的中國大公司合作,也可考慮與中國正在成長的、新的雲計算類公司合作。
第三,製造業的升級必須適應市場的變化。中國已是中等收入國家,中等收入人群的需求是多種多樣的,製造業要走定制化、個性化的路子,通過互聯網迅速捕捉客戶的需求。
美國鋁業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柯菲德:剛才您談到了「雲」的重要性,那麼我的問題要從「雲」轉到重工業,雖然重工業也產生很多「雲彩」。中國政府一直下很大力氣解決產能過剩問題,產能過剩也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包括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我知道中國已經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我想具體問中國政府將如何應對去產能在經濟、社會等方面產生的影響?
李克強: 剛才我們討論了好像浮在天上的「雲」,現在要看看立在地上的傳統重工業。實際上兩者之間已經在發生密切聯繫,雲計算正在對改造提升傳統工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通過蒐集和分析海量數據資源,能夠找到傳統工業改造升級的新路徑,同時傳統工業也是雲計算能夠產生和發展的基礎之一。
重工業是傳統工業,我們不能放棄重工業,因為沒有重工業,在座各位手上拿的手機等產品用的材料就沒有來源。我們現在去產能,要去的是過剩、落後的重工業產能。重工業產能過剩,是世界經濟復甦乏力、貿易增長低迷造成的,需要各國共同應對。
中國在某些行業確實有過剩產能。中國在這方面的決心是堅定的,既是解決國內問題,也是履行一個負責任大國的責任。有一點我要強調,中國重工業產能主要面向的是國內市場,並不是大量出口。
我們正在著力消化鋼鐵、煤炭產業的過剩產能,未來幾年要消化1-1.5億噸鋼和8億噸煤,涉及近200萬人的就業。但我們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新產業、新業態蓬勃興起,支撐就業的能力超出預期,所以我們有能力使工人轉崗而不下崗。中央政府已安排1000億元資金,同時也要求地方政府有相應的配套資金,一起努力,使富裕員工轉崗得到比較妥善的安置。
對去過剩產能,既要堅定不移,又要堅持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用好環保、質量、安全等標準。毫無疑問,我們要保障職工的合法權益,政府有這個責任。
美國賽富時(Salesforce)公司主席兼首席執行官貝尼奧夫:非常高興今天有機會見到您,再次感謝您抽出這麼多時間與我們交流互動。我們都看到中國經濟取得了不起的發展成就,您也在多個場合向我們描繪中國經濟未來發展的規劃和藍圖,其中也有挑戰和困難。我的問題是,您認為現在中國經濟面臨最緊迫的挑戰和困難是什麼?另外,在應對這些挑戰和困難中,我們作為全球企業家的代表,應該怎樣與中國進行合作,可以提供什麼樣的幫助?
李克強:中國經濟面臨最大的挑戰,用一句話很難描述,但擺在我們面前的起碼有雙重重大挑戰。一個是世界經濟復甦乏力,使深入融合世界經濟的中國經濟遇到不確定、不穩定的外部環境。另一個方面是,中國長期積累的矛盾、傳統的粗放發展方式與機制性障礙糾纏在一起,使中國經濟轉型升級面臨挑戰。當然,我們還是立足於解決自身的矛盾,辦好中國自己的事。
我們要著力做的是,通過改革創新來推動中國經濟轉型升級、實現可持續的健康發展。這也需要外國企業的參與。中國的改革是與對外開放並生的,在許多方面開放可以倒逼改革。在中國經濟轉型升級過程中,新經濟在發展,服務業在成長,傳統產業的升級改造在推進,都有巨大市場需求。我們歡迎更多國外企業來華投資,也會為此進一步放寬准入條件,營造公平競爭的環境。不論是在中國投資還是合作,如果算一下總賬,絕大多數公司是有合理甚至比較高的回報。
畢馬威全球董事長維梅耶:非常感謝李總理對企業家所提問題給予開放、清晰和直接的回答,這對我們的意義非常重大。再次感謝您。我的問題跟資本市場有關。我們現在看到全球各國和地區的資本市場高度關聯,上周英國公投脫歐以後,資本市場的反映就進一步凸顯了這種關聯度,所以各方也高度關注中國的資本市場。我的問題是,中國政府將採取什麼措施來進一步加強和發展中國的資本市場和金融體系?
李克強:的確,世界金融市場因為英國公投脫歐的結果已經產生波動。我在昨天的特別致辭中講了,大家還是要攜起手來,提振信心,防止恐慌情緒蔓延,保持國際資本市場的穩定。
中國會儘自己的努力維護自身金融和資本市場的穩定,這本身也是對世界的貢獻。比如,企業的直接融資佔比只有15%左右,所以我們有必要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
中國的儲蓄將近國內生產總值的一半,儲蓄率偏高是長期形成的,這也就使得我們非金融類企業的槓桿率比較高。我們正在採取多種措施,包括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推進市場化的債務重組、兼併破產等方式,以逐步降低企業的槓桿率。今年1-5月份中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利潤增長了6.4%。
當然,在發展資本市場的過程中,我們要防範系統性、區域性金融風險,防止金融市場風險交叉感染,改革和完善金融監管體制。總的來說,還是要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方向來推進。像中國經濟一樣,中國的資本市場在某些領域中發生短期波動也是難免的,但我們要防止出現「井噴式」或「斷崖式」變化。與此同時,我們也要按照市場規則、國際慣例行事,包括對個別的違約行為依法進行處理,使資本市場更好地發展起來、發達起來,對中國經濟起到更重要的支持作用。
施瓦布:感謝您和中國代表團出席今年夏季達沃斯論壇以及對話交流活動。由於世界各國之間有相互依存的關係,我們也應該繼續傳達您跟我們分享的這些重要、積極信息。
李克強:感謝施瓦布先生和在座各位為天津達沃斯論壇所付出的努力。我希望在座的各位,用一個中國叫做「反彈琵琶」的做法,從你們的行業、從具體細節去證實中國的美好藍圖是可以實現的。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